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489章 尸体丢了

    排骨吐出黑水,脸色也慢慢有所缓和,抬头一看到刘浪,不禁满脸的疑惑:“浪人刘,你怎么在这里儿?我、我这是怎么了?”

    排骨看着自己身上**的,脏得一塌糊涂,却完全不记得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刘浪一看排骨没事了,顿时大喜,上前抱住排骨,泣笑道:“排骨,你他娘的终于活了,吓死老子了。”

    刘浪收起那四枚铜钱,心中莫名有些激动。

    看来这种方法也算是有惊无险,被自己歪打正着了。

    刘浪顾不得跟排骨叙旧,也没多问,见排骨除了身体有些虚弱以外,倒也没有什么大碍,将他往旁边一拉,对老鼠精说道:“老花生,你看着他,别再让他受伤了。”

    也不管排骨满脸的狐疑,刘浪手执无邪鞭,朝着古怪的大树走了过去,抬手就要抽在怪树的树干之上。

    正在此时,树干突然间发生了一声嘤嘤的啼哭,一个女声大声求饶道:“先生,饶命,饶命啊……”

    刘浪手举无邪鞭,刚到半空,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不禁一愣,但还是将手停了下来,冷声问道:“什么人?鬼鬼祟祟害我,再不现身,看老子不将你抽筋剥骨。”

    刘浪话音刚刚落下,却见怪树前面显出一个淡淡的人影。

    人影身穿白衣,亭亭玉立,身材婀娜,可脸上却挂着淡淡的泪痕。

    刘浪一看到这个人影,顿时愣住了,一脸愕然的看着人影,连声音都有点打颤了。

    “什么,你、你是翠花?”

    人影正是女鬼翠花,之前被刘浪埋葬的骸骨的主人。

    可是,此时的翠花给刘浪的感觉有点不太一样。

    刘浪从地下室出来惦记着排骨,完全忘了这只女鬼,此时见到翠花突然出现,大脑还有点反应不过来,颤声问道:“你、你到底?”

    “哎……”

    翠花轻轻叹了口气,忽然间欠身作揖道:“先生,请赎落珠无礼,欺瞒了先生。”

    “啥?啥玩意儿?”

    刘浪愣住了,不明白翠花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翠花声音有些哽咽,目光也有些躲闪,看了一眼站在刘浪身后的老鼠精跟排骨,又是一声幽怨的叹息:“哎,先生,我本无意冒犯,落珠也是无心,还望先生赎罪。”

    “别别别,你老是先生先生的叫着,我一直感觉太古怪,你如此这般说,我更加好奇,你先把事情给我讲明白,如果有一言相欺……”

    刘浪不再说话了,而是怔怔的看着翠花。

    翠花低头垂目,撇了刘浪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先生,其实,小女根本不叫翠花,本名唐落珠,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也并非因为那只飞僵,而是……”

    翠花正想解释,在塔山村的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叫:“浪人刘,快来,快点来啊,出事了……”

    刘浪转头一看,却见眼镜慌慌张张的从村子里跑了出来,远远朝着刘浪几人招手,刚跑到百米之外,扑通一下摔倒在地,然后再次爬了起来,急慌慌的叫道:“浪人刘,快点,快点,美丽不见了。”

    刘浪一听,顿时惊异不定的问道:“眼镜,你、你说什么?什么美丽不见了?”

    从眼镜家跑出来之后,刘浪虽然对韩美丽的身份有所怀疑,可既然老鼠精跟眼镜的爷爷都说韩美丽是阴司之人,那自己倒也少了几分难过。

    尽管如此,刘浪还是有些怀疑,韩美丽为何会来到这个世界,而又为何回去?

    当时他们都说韩美丽的身体常年不腐,而且还有特殊的用途,此时听到眼镜突然这般说,刘浪也急了。

    “眼镜,快,带我回去,到底怎么一回事?”

    刘浪也顾不得跟翠花再纠缠,连忙让眼镜带路。

    眼镜看了一眼排骨,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也来不及更多的寒暄,连忙转头带着刘浪往回走。

    在回去的路上,眼镜告诉发刘浪事情发展的经过。

    眼镜说,自从韩美丽魂魄离体的半天时间,自己一直守在韩美丽尸体的旁边,但人毕竟有三急,难免有在所难免的事情。

    眼镜去了趟厕所,不过三五分钟的时间,再次回来的时候,韩美丽的尸体却消失不见了。

    当时眼镜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懵了老半天,终于反应了过来,里里外外将整个院子跟屋子找了个遍,却依旧没有发现韩美丽的身影。

    最后,眼镜终于急了,急慌慌去了村子,四下一找,才在桥头上找到了刘浪。

    说话间,刘浪几人已跟着眼镜回到了眼镜家。

    刚一进门,刘浪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迎面扑来。

    一感受到这股气息,刘浪不禁一愣,狐疑的看了老鼠精一眼。

    老鼠精有所感应,连忙说道:“师父,好像是有人来过了。”

    “啊?真有人?是谁?快、快点告诉我,不能让人将美丽带走了。”

    眼镜一把抓住老鼠精,撕心裂肺的喊叫着。

    好个痴情的男儿啊。

    翠花也跟刘浪等人来到了眼镜家。

    眼镜跟排骨都见过了鬼,此时看到翠花并没有多少惊恐,只道是刘浪的朋友,也没有多问。

    刘浪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人来过,但一感受到这股奇怪的阴冷,也有些疑惑。

    这种阴冷的气息跟血池中的气息差不多,但却要淡上很多。

    几人一直跟着眼镜来到了之前放韩美丽的床前,看着床上没有任何的异样,甚至连半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问道:“眼镜,你什么都没听到?”

    眼镜急得满头是汗,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我要是能听到声音,就知道是谁将美丽偷走了,根本用不道这么急了啊。”

    刚说完,眼镜忽然间定住了,像是想起了什么般,猛然间抬起头来,盯着刘浪,颤声说道:“不、不对,浪人刘,我、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了。”

    “啊?什么声音?”

    “我、我也不确定,像是有什么东西摩擦地面的沙沙声,可声音极短,不过几秒钟。我、我根本没往心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