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05章 兄弟情义

    牛大壮身为刑警,打过架、杀过人,甚至也见过很多诡异的事情,可今天突然看到赵二胆的模样,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先不说赵二胆已面目全非,长得跟木乃伊似的,而且赵二胆体内竟然还藏着一个小孩。

    最诡异的是这个小孩还有自主意识,甚至能自己说话。

    我擦,这是什么节奏?

    牛大壮一时拿不定主意,刘浪更没了主意。

    刘浪知道,鬼曼童寄居在赵二胆的体内,几乎已与赵二胆生命同体了,如果真想将鬼曼童杀了,恐怕赵二胆也活不多长时间了。

    可是,不将鬼曼童杀死,赵二胆早晚会被鬼曼童吞噬掉,到时的痛苦更是此时的千万倍。

    刘浪死死的盯着赵二胆,汗水从额头噼里啪啦的滚了下来,很快就顺着睫毛滚到了眼睛里。

    刘浪的视线变得模糊了起来,而手臂上被赵二胆推的那一下,也传来了阵阵的隐痛。

    可恶,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啊。

    刘浪盯着赵二胆,脑海中跟陀螺一般飞速转动着,想找寻杀死鬼曼童的方法。

    悲催的是,刘浪虽然精通乱神术,可其中没有记载这种南洋的鬼曼童术。

    难道就这样等死不成?

    刘浪心急如焚,正发愣间,忽然见赵二胆的身体又在急速抽搐了起来,整个人像是被电了一般猛然的抖动着,仿佛跳舞一般。

    牛大壮早已紧张的要死,见刘浪没有吭声,以为赵二胆又要过来攻击,终于忍不住手一哆嗦,啪的一声响,直接开枪射击了。

    子弹从枪膛中飞速的钻了出来,噗的一声扎进了赵二胆的胸口。

    赵二胆闷哼一声,猛然间停止了跳动,脸色瞬间惨白,眼皮一翻,竟然径直倒在了地上。

    可是,让人惊恐的是,赵二胆被子弹打中的地方,竟然连一滴鲜血都没有流出。

    刘浪看到赵二胆倒地,一愣神间,突然间反应了过来,飞也似的跑了过去,大叫道:“胆哥,你、你没事吧?”

    刘浪冲到赵二胆的面前,弯腰将他扶起。

    赵二胆气息微弱,几乎感觉不到呼吸的存在。

    可是,刘浪还是怕赵二胆体内那只鬼曼童使花招,在抱起赵二胆的同时,直接将无邪鞭拿了出来,捆向赵二胆的双手。

    令赵二胆没想到的是,无邪鞭刚把赵二胆的手捆起来,赵二胆忽然间抽搐了起来。

    “啊?这、这是什么东西?快放开,放开我。”声音尖细,正是那只鬼曼童。

    刘浪一惊,却见赵二胆嗖的一下睁开眼睛,疾声喝道:“刘哥,不要松开,这小东西怕这条鞭子。”

    站在门口的牛大壮此时是彻底傻眼了,看着跟精神分裂似的赵二胆,握枪的手不自觉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牛大壮虽然已有了点心里准备,但毕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景。

    这完全跟流血断骨是两码事,妈的,人家是不流血啊。

    牛大壮直愣愣的站着,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刘浪听到赵二胆突然说话,一愣神,手上跟着一用力,将无邪鞭直接捆住了赵二胆的双手。

    “啊……!”

    一声尖叫从赵二胆的口中发出。

    赵二胆本来已经虚脱,可身上竟然还能流出汗来。汗水的颜色却黑中透着红,每流出一滴,都会发出阵阵恶臭。

    刘浪皱了皱眉头,也顾不得气味愈加浓烈,急切的问道:“胆哥,怎么办?我怎么才能救你,快告诉我啊。”

    无邪鞭显然对鬼曼童有着极强的克制之力。

    刘浪一将无邪鞭绑到了赵二胆的手上,本来占据上风的鬼曼童似乎再次被压制进了赵二胆的体内。

    赵二胆翻了翻白眼,努力睁开眼睛,看着刘浪,感觉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刘、刘哥,王、王鬼曼童,只有王鬼曼童才能救我。”

    说完,赵二胆的手猛然间耷拉了下去,重重的闭上了眼睛。

    刘浪一试,赵二胆的鼻息竟然也停止了。

    “胆哥,胆哥。”

    刘浪摇晃着赵二胆。

    赵二胆却再也没有了反应,整个身体像是撒了气的气球一般,慢慢干瘪萎缩。

    刘浪怔怔的看着赵二胆,心情无比沉重。

    因为鬼曼童的原因,那颗子弹根本对他造不成多少伤害。

    虽然此时赵二胆已停止了心跳,甚至没了呼吸,可刘浪知道,只要鬼曼童没死,赵二胆肯定没这么容易死去。

    当初赵二胆被王鬼曼童喝了血,难道还是要让王鬼曼童将赵二胆救活不成?

    一想起那个巨大的孩童石像,刘浪不禁打起了寒战。

    那个东西既然被称为王鬼曼童,肯定不是这种小小的鬼曼童所能比的,而当时有人曾经试图释放王鬼曼童。

    一想到这里,刘浪顿觉脊背生寒。

    当时彩云曾出现在那里,而彩云现在又在梦里香。

    不对,难道这件事真跟梦里香有关系?

    刘浪看了一看跟死人一般的赵二胆,不禁凝眉不语。

    牛大壮见赵二胆不动了,终于颤巍巍的向前凑了凑,低声问道:“兄弟,这是怎么回事?他、他死了?”

    刘浪一回头,看了牛大壮一眼,冷声道:“牛哥,他没死。”

    “没死?”

    牛大壮一愣,似乎感觉出了刘浪的情绪有点不太对劲,连忙尴尬的笑了笑,将枪收了起来,缓声说道:“兄弟,要不,我叫人来,先把他抬去做个法医鉴定?”

    刘浪没有吭声,而是伏身将赵二胆抱了起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牛大壮见刘浪不理自己,先是一愣,随即嘴角勾起一丝莫名的笑意,连忙跟了上去,急急的说道:“兄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跟我说啊。还有,冯队已经等你很久了,我们有几个案子一直没有头绪,冯队想让你帮忙看看呢。”

    刘浪对赵二胆的兄弟情谊越来越深,此时哪里有心情去管刑警大队的事。

    刘浪虽然没有多想,可不知为何,这次回来之后,总感觉牛大壮跟之前有点不太一样了。

    具体哪里不一样,刘浪也说不清楚。

    俩人之间像是藏着什么一般,尤其是那‘兄弟’俩字,虽然依旧还是同样的两个字,但此时从牛大壮的嘴里发出来,莫名有种生涩的感觉,不如之前那般亲密自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