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15章 起尸

    自我修复?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是,周张并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而且冯一周眼中的震惊也完全不像是掩饰。

    “这、这怎么可能?”

    冯一周之前见过这具女尸,所以还是有些不太相信,上前一把抓住油布,用力一扯,将女尸的整个身子都露了出来。

    女尸浑身赤着,除了身上零散的分布着一些尸斑之外,倒是没有看到任何腐烂的迹象。

    可女尸的腹部却是出奇的光滑,肌肤白皙细腻,甚至连块尸斑都没有。

    冯一周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女尸,围着解剖台转了三圈,依旧还是震惊无比。

    “这怎么可能?当初发现这具女尸的时候我也看到了,这具女尸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而且腹部像是被什么东西撕裂了一般,从胸前一直到肚脐,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里面更是空空如也,这、这才几天不见,怎么可能?”

    女尸的表情依旧狰狞恐怖,跟身体完全成反比,依旧是高度腐化的状态,根本看不清原先的模样。

    刘浪也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再次将照片往周张面前送了送,不解的问:“周大哥,你确定这具女尸是照片上的女尸?并没有被人动过?”

    周张重重点了点头,十分肯定的说道:“我确定,这正是最为诡异的地方。这具女尸脖子以上的部位依旧在不断的腐烂,可是身体却开始慢慢恢复。”

    刘浪清楚的记得彩云的模样,上次见到时还是在开源啤酒厂的枯井下面,而且,当时彩云的腹部似乎微微隆起了一点儿。

    不对,当时鬼曼童说彩云肚子里怀了孩子。

    刘浪突然感觉后背上汗毛直立,头皮都差点炸开了,身体不自主的一哆嗦,急问道:“周、周大哥,发现这具女尸的时候,她肚子里面有没有怀孕?”

    “怀孕?”周张略一迟疑,又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

    就连冯一周都不明白刘浪为何会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疑惑道:“刘浪,当时这具女尸体的腹部被拉开了一刀口子,连内脏都没有了,怎么可能……”

    冯一周刚说到这里,两只眼睛立刻瞪得巨大,像是突然间想明白了什么般,大声叫道:“啊?怎么可能?刘浪,你、你是说,这具女尸是因为怀孕了腹部才被破开的?”

    刘浪不置可否,但隐隐感觉事情的复杂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刘浪问周张:“周大哥,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在这里在这里杀死的那只尸傀吗?”

    周张一愣,被刘浪这么提醒了一下,显然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心有余悸的说道:“当然,你当时说那具女尸中了尸傀术,而且极有可能体内还有一只尸傀婴,如果不快点弄死,里面的尸傀婴出来了,恐怕……”

    周张边说着,语气也越来越缓,说到最后,身体竟然开始瑟瑟发抖。

    “刘、刘浪,你、你不会说,这具女尸腹部破开了一道口子,是因为已经生了尸傀婴吧?”

    刘浪摇了摇头,神色异常凝重,道:“我不太确定,但是,这件事恐怕跟梦里香那家娱乐会场脱不了干系。”

    彩云在梦里香上班,老熊因此惹祸上身,而再往推,早就死的了荷花却再次出现在梦里香,甚至是以活人的身份出现。

    这其中怎么可能没有联系?

    刘浪此时只是推测,并没有明显的证据,只是将自己的想法跟冯一周解释了一下。

    冯一周本来已经是满脸的震惊,听完刘浪的解释之后,却是久久不语。

    整个检验科的气氛显得极其压抑,甚至空气都像是凝固了一般。

    刘浪、周张、冯一周,三人各自想着心事,推测着其中的可能。

    足足沉默了十几分钟,突然间滴答一声响,像是有什么液体流到了地上,彻底打破了这里的安静。

    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移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滴液体,从解剖台滴到了地上,炸开了一朵绚丽的花。

    紧接着,嘀嘀嗒嗒水花溅落的声音此起彼伏。

    陷入沉思的三人看到水花之后,脸色同时大变,再次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盯着彩云的尸体。

    刘浪更是大惊失色,尖叫道:“啊?不好!起尸了!”

    话音刚落,女尸的手指忽然间突兀的动了一下。

    下一刻,女尸的身体里竟然发出嘎巴嘎巴骨头活动的声音。

    刚才的水滴声,正是从女尸的肚脐里流出来的黑色液体。

    那些液体越流越多,速度也越来越快,仿佛源源不断一般。

    这种情景对刘浪还稍微好点儿,可对周张跟冯一周来说,更多的却是恐惧。

    发现女尸的时候,女尸的腹部被划了一道口子,里面没有内脏,更别提还会有什么液体了。可此时竟然诡异的出现了这么多的黑色液体,正疯狂的流到了地上。

    刘浪一直随身携带着定身符,见此情景,哪里还敢迟疑,一翻手拿出一张,啪的一声正贴到了女尸的腹部。

    “天灵灵,地灵灵,定身祖师来降临……急急如律令!”

    刘浪快速念动着咒语,刚刚念完,那些正在外流的液体也突然停了下来,不再往外滴了。

    正当三人以为没事的时候,女尸的身体猛然间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好似筛糠一般,以极高的频率上下起伏着。

    周张跟冯一周吓得面色大变,急急的后退了两步,惊恐的叫道:“刘浪,怎么回事?怎么办?”

    刘浪此时也失了主意,但根本没时间多想,又接连甩出了三张定身符,啪啪啪贴到了女尸的身上。

    女尸终于安稳了一点儿,可这种安稳还没持续三分钟,却再次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这次的抖动比刚才还要剧烈,甚至幅度也越来越大,眼见女尸就要直挺挺的坐起来了。

    周张直愣愣的盯着女尸,顺手抓过了一把解剖刀,颤巍巍的拿在了手里。

    冯一周更是条件反射般一把将枪掏了出来,指着女尸大喝道:“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我晕,你可太有才了,这女尸能听得懂你说话吗?

    刘浪心下一沉,嗖嗖嗖接连甩出了三枚铜钱,分别打在了女尸的双肩和脑门上,然后快速抽出无邪鞭,朝着女尸的额头就抽了下去。

    正在此时,解剖室外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刘浪,千万不能让它跑了!”

    刘浪回头一看,凝重的表情瞬间扩散开来,形成了又惊又奇的颤抖:“吴、吴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