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27章 林弥月的蛊

    林弥月跟何尚都是东山职业学院的学生。

    刘浪跟何尚一起到了学校,吩咐何尚尽量想办法找到发帖子的那个梦里香的工作人员,如果可能,也联系几个去过梦里香的人。

    跟何尚分开后,刘浪直接去找排骨了。

    排骨跟林弥月在学校外租了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屋,每到周末的时候,俩人就会钻到小屋里面享受二人世界。

    刘浪这是第一次来到排骨租的小屋,找了好几圈之后,好不容易在一片犄角旮旯里找到了。

    小屋地处偏僻,跟刘浪租的地方差不过,阴暗潮湿,常年不见阳光。

    小屋是平房,独门独户,夹在一片拆迁房中间,周围还到处堆积着别人扔的垃圾。

    刘浪敲门,刚进小屋时,迎面扑来一股潮气,甚至还有发霉的味道。

    刘浪皱了皱眉头,抽了两下鼻子,隐隐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排骨一见刘浪来了,连忙让进屋里,急冲冲的说道:“浪人刘,你总算来了,你快看看,弥月到底怎么回事?可急死我了。”

    刘浪抬起头来,四下打量了这间小屋。

    房间不大,放上一张双人床之后,就没有其它活动的空间了。

    刘浪轻轻叹了口气,暗道:“哎,没钱人想在这种地方生存下去,真不容易啊。”

    排骨的家庭状况刘浪自然知道,并不富裕,恐怕租了这件阴暗潮湿的房子之后,每个月过得比之前更加紧巴了。

    不过人家有女孩愿意跟穷小子,这种女孩倒也让人敬佩。

    刘浪琢磨着,如果排骨能要留在燕京的话,回头可以让他去灵异KTV里工作,把工资给他开得高点儿,也不枉朋友一场。

    一想起宿舍的几个哥们,刘浪心中莫名一疼,冲着排骨点了点头,朝着床上看去。

    林弥月正仰面躺在床上,两只手并在一起放在腹部,面带微笑,一副典型的迎宾的形象。

    刘浪看了一眼林弥月,皱了皱眉头,转头问排骨:“排骨,这是怎么回事?她回来就是这个样子吗?”

    排骨一脸的担忧,说道:“那倒没有,回来的时候开始时还很正常,跟我说工作的地方很好,而且每天上班的时间并不长,活儿也轻松,可聊了一会儿,她突然间就躺在了床上,非要跟我展示学到的东西。”

    “然后呢?”

    排骨摇了摇头,叹气道:“哎,我也不知道啊,然后她就把手放在自己的腹部,而带微笑,一动也不动了,开始时我还以为她跟我闹着玩,这不,快一个小时了,还是不动。”

    刘浪越听越心惊,上前试了试林弥月的鼻息。

    呼吸还算正常,也感觉不出有任何的不同。

    刘浪不禁有些好奇,围着林弥月左右又打量了一下,猛然间看到在她的脖子上有一个奇怪的小烙印。

    刘浪一愣,连忙指着林弥月的脖子问道:“排骨,这个东西以前就有吗?”

    排骨往前凑了凑,看了看林弥月的脖子,不禁也有些奇怪,使劲摇了摇脑袋,肯定的说道:“浪人刘,弥月的脖子上有什么东西我还不知道吗?之前根本没有这个东西啊。”

    排骨说完之后,脸一红,连忙转移话题道:“浪人刘,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你看看她的脚心,有什么东西没有。”

    林弥月脖子上的烙印跟指甲盖差不多大,中间缺失了一块儿,跟被切掉一块的蛋糕一般。

    刘浪想起何尚说的一句话,梦里香里面有人可能会巫术。

    通晓乱神术的刘浪,看到这块烙印的第一眼,就莫名想起了一种利用蛊虫侵入人体的巫术。

    那种巫术可以控制人的魂魄,使其迷失自己,成为别人的傀儡,甚至可以操控人的身体。

    排骨听到刘浪的话,虽然有些疑惑,可还是将林弥月的袜子脱了下来。

    “啊?浪人刘,真、真有东西!”

    排骨往林弥月的脚上看了一眼,连忙又将另一只袜子脱了下来,两只眼睛立刻瞪得跟牛眼似的,朝着刘浪连连摆手道:“浪人刘,两只都有,你快过来看看。”

    刘浪连忙也绕到了林弥月的脚底,抬眼一眼,脑袋立刻嗡的一声,急急的说道:“快,快去烧些纸灰,涂到她的脚上。”

    排骨一怔,不明所以,可看到刘浪严肃的样子,也不敢怠慢,连忙回身准备去了。

    刘浪此时已基本肯定,林弥月身上指定中了巫术,但这种巫术却与自己在乱神术中看到的有所不同,甚至要略高一筹。

    刘浪想了一圈,也想到了一种可能,林弥月极有可能也中了尸傀术。

    对于尸傀术刘浪并不是很了解,但与乱神术中的一些巫术相互比较一下,也难免会找到一些彼此间的影子。

    不过,刘浪知道,尸傀术所炼制的目标必须是死人,这种巫术在活人身上根本无法实现。

    刘浪怔怔的盯着林弥月的脚底,脑海好似陀螺一般飞速转动,不停的思索着。

    林弥月的脚底同样有两个像是胎记般的标记,那两个标记跟脖子上的一般无二,可却要稍微大上一些。

    “妈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林弥月体内应该是有了可以吞噬意识的蛊虫。”

    乱神术中有记述,这种烙印标记正是蛊虫爬进去的入口。

    刘浪再次确认了一下林弥月的气息,脉搏虽然微弱,但依旧还存在着,而鼻息同样也一起一伏,但相对于正常人却要缓慢了很多。

    又仔细检查了一下林弥月的四肢和脑袋,刘浪再也没有发现其它类似的标记,但在思索的过程中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虽然刘浪并不精通尸傀术,但却精通乱神术,结合之前的一些经验,刘浪基本也明白了对方的一些手段。

    林弥月中了蛊虫已毋庸置疑,但这蛊虫应该不只是一种。

    林弥月体内至少有两种以上的蛊虫,一种是为了让她死,而另一种应该是控制林弥月的身体运动。

    通过三个烙印不同位置,脖子上钻进去的那只蛊虫应该就是让林弥月致死的,而脚底下的两只,极有可能是控制林弥月活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