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29章 引蛊出身

    刘浪将定身符一贴到林弥月的身上,林弥月立刻停止不住,身体僵硬。

    正在此时,排骨也端了一杯水走了进来,急问道:“浪人刘,接下来怎么做?”

    刘浪一转头,看着排骨木讷的盯着自己,一脸的茫然,可脸色已变得煞白,显然是急不行。

    刘浪快速的又从口袋里掏出了几枚铜钱,分别压在了林弥月的额头与双肩还有四肢,轻轻念动着定身咒,让林弥月体内的蛊虫不会太过猖獗。

    做完这一切后,刘浪道:“排骨,把你的血混进水里面,然后涂在她的脚底那些纸灰上,快点!”

    排骨端着半盆水,听到刘浪这般说,不禁顿时愣住了,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水盆,颤声问道:“浪人刘,你确定要这么做?”

    刘浪转头一看,立刻明白了排骨的意思。

    这一盆水太多,得放多少血才能分散开啊?

    刘浪一阵郁闷,指着床头小桌子上的一个水杯说道:“你加几滴血混满那一杯水就可以了。”

    排骨一听,连忙拿过杯子。

    杯子里的水空空如也,排骨犹豫了片刻,似乎不太愿意将盆子里的水倒进去。

    刘浪看着他迟疑的模样,不禁急了,催促道:“快点啊,再等,你想不想救林弥月了啊?”

    “想、想倒是想,可、可这是洗脚盆……”

    我晕,这种时候还在乎这个?

    刘浪一脸郁闷,一把夺过杯子,把杯子一头扎进了盆子里,装了大半杯水,随手又递回排骨的手里,说道:“快点,放血。”

    排骨咬了咬牙,看了看一动不动、但脸色已涨得红中透白的林弥月,一咬牙,从床底下摸出了一把菜刀,对着自己的手指刺啦一下拉了一道大口子。

    刘浪一怔,没想到排骨竟如此给力,倒还是个热血青年呢。

    鲜血从排骨的指头里滚了出来,又滴进杯子里。

    刘浪眼见杯子里的水已差不多被染红了,一把抢过杯子,倒在了自己的手心,然后快速的在林弥月的脚心涂了起来,把剩下的半杯往床边一放,说道:“剩下的全给她灌进嘴里。”

    “啊?这、这是洗脚盆装的水……”

    排骨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看着刘浪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也不敢再废话,爬上去捏着林弥月的鼻子给她灌了下去。

    刘浪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利用鲜血的味道把林弥月体内剩余的蛊虫勾出来。

    可如果用单纯的鲜血的话,要涂同样的面积却要很多,混杂在水中不但更易与纸灰混合,而且表面积也大,更容易散发气味。

    至于倒进林弥月嘴里的那半杯,其实刘浪只是为了稳住那些蛊虫,让它们不要太快熟悉林弥月的鲜血。

    被刘浪压制住的林弥月的身体明显在小幅度颤抖着,可根本动弹不得,但林弥月的脸色却越涨越白,不一会儿已变得跟石灰一般,惨白的吓人。

    排骨站在一边,急得团团转,可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看着刘浪盘膝坐着,不断的在林弥月的身上点来点去。

    诡异的是,刘浪每点在林弥月的身上,那个部分都会微微隆起一下,然后又快速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正好是刘浪下一次点到的地方。

    如此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刘浪的脸上已出现了汗珠,神色也变得异常凝重。

    而林弥月的脸色也是一会儿白,一会儿黄,看得排骨心惊胆战。

    这种状态又持续了十几分钟,刘浪忽然间低喝一声:“出来了。”

    眼见刘浪的手快速点到了林弥月的左脚底,点完之后,本来成指的手快速变成半握状。

    排骨瞪大了眼睛看着,猛然间看到到一只跟蜈蚣似的东西一下子从林弥月的脚底钻了出来,正好落进了刘浪的手心。

    刘浪飞速的捏住蜈蚣样的虫子,反手在林弥月的脚心一滚,立刻就将虫子的身上涂抹了鲜血跟纸灰。

    下一刻,刘浪冷哼一声,将蛊虫朝着地上重重摔去。

    噗!

    一声闷响,纸灰散开,里面的蛊虫竟然消失,不见了踪影。

    排骨在一旁看着,惊奇的张大了嘴巴,跟看魔术一般,愣愣的问道:“浪人……”

    排骨话刚说到了一半,却见刘浪双眉一挑,再次将手戳在了林弥月的另一只脚心,如法炮制,快速的将另一只蛊虫弄了出来。

    做完这一切后,刘浪的脸也变得有些苍白,长长出了一口气,缓声说道:“把她身上的符纸跟铜钱拿下来吧。”

    排骨如梦初醒,按照刘浪的吩咐连忙上前将林弥月身上压的东西拿了下来。

    就在排骨最后将符纸揭下来的时候,林弥月忽然间坐了起来,两只眼中透着茫然,左右看着排骨跟刘浪,疑惑的问道:“你、你们这是在干嘛?”

    林弥月显然还有些虚弱,说完之后,又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排骨似乎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一见林弥月竟然能够开口说话,顿时喜极而泣,上前一把抱住林弥月,竟然跟着孩子般痛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弥月,你、你可吓死我了。”

    边哭着,排骨抱着林弥月的脑袋,哽咽道:“弥月,你、你怎么回事啊?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啊?”

    林弥月眼中尽是茫然,看了看刘浪,又看了看排骨,抬起手来,溺爱般的摸了摸排骨的脑袋,叹声道:“响哥,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去了梦里香之后,开始时还好好的,可后来,却什么也不知道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呢。”

    林弥月边说着,又虚弱的喘息了两口。

    刘浪看在眼里,眼皮跟着一跳,连忙说道:“排骨,你先将她放下,我检查一下。”

    排骨此时对刘浪已经佩服的无体投地,哪里还会不听,连忙让林弥月躺下,战战兢兢的守在一旁,担忧的问道:“浪人刘,不会还有事吧?”

    刘浪没有说话,而是拿起毛巾沾了一点儿水,将林弥月脚心上的纸灰跟血渍擦干。

    开始时并没有什么异样。

    可是,等刘浪将林弥月的脚心全部擦干之后,原本那两块烙印般的东西突然间像是融化了一般,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渗进了林弥月脚底的皮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