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30章 冷氏兄弟

    本来一脸兴奋的排骨见到那块烙印般的东西渗进林弥月的脚心,顿时慌了,连忙问道:“浪人刘,怎么回事?弥月她……”

    刘浪一摆手,缓缓摇了摇头道:“排骨,你不用担心,这块烙印暂时不会对她造成伤害,只是,恐怕施这尸蛊虫的人也已经察觉了。”

    刘浪轻轻叹了口气,神色异常的凝重,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这种尸虫正是灭绝已久的赶尸虫,而林弥月身上所中的只是两只雌虫,那只雄虫应该在施蛊的人手里。”

    这种赶尸虫被养成蛊后,便会成为被别人控制的尸蛊虫,如果有人身上中过尸蛊虫,下次也会很容易被中下,除非将那只与之相联系的雄尸蛊虫杀掉,才能真正解掉被种蛊之人身上的隐患。

    在尸蛊虫再次被种之前,林弥月暂时会处于安全之中。

    刘浪将这种尸蛊虫的情况跟排骨一说,排骨吓得一哆嗦,带着祈求的眼神盯着刘浪,颤声问道:“浪人刘,那、那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再次被种蛊啊?”

    刘浪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没有办法阻止,只能让其暂时发现不了林弥月的存在。”

    “啊?有什么办法,你就别再卖关子了啊。”

    排骨急得一把抓住刘浪,热切的盯着刘浪。

    刘浪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对排骨说道:“排骨,我不是卖关子。想要暂时摒弃林弥月的气息、不被那只雄尸蛊虫发现,我还需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只要我能找到的,一定给你找到。”

    “鲜血。”

    “好!”

    排骨一挽袖子,将胳膊往刘浪面前一送,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那样子像是在说:拿去吧,想要多少血尽管拿去吧。

    刘浪本来只是想要一点儿沾沾就行了,没想到排骨竟然来这么一出,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一直躺着没有吭声的林弥月却感动的一塌糊涂,侧脸朝着枕头,偷偷的抹着眼泪。

    刘浪看着排骨认真的样子,也没了开玩笑的心情,一咧嘴,将排骨的胳膊推开,轻轻笑道:“罢了,我知道你是个好男人,为了林弥月死都可以。好吧,好人做到底,你的血我不用了。”

    说着,刘浪用力咬破自己的手指,分别用自己的鲜血在林弥月的手心脚心还有额头处画了五道符,然后嘱咐道:“排骨,这五道符是闭气符,可以闭塞林弥月体内的气息不扩散出去,但有效期只有七天,七天之后我再来给她画,但这七天之内,千万不能沾水或抹掉了,知道吗?”

    排骨一听,立刻点头,拍着胸脯道:“浪人刘,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督促好弥月的。”

    排骨咧嘴一笑,悬着的心似乎也终于落地了。

    刘浪却没有排骨想的那么简单。

    做完这一切后,刘浪再次转头看着林弥月,轻声问道:“弥月,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我说说,一字也不能落。”

    林弥月正在偷偷的感动着,听到刘浪的问话,连忙抽了两下鼻子,深情的看了一眼排骨,然后又转过头,用红肿的双眼看着刘浪,战战兢兢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件事,要说起来,还得从三四天之前开始……”

    刘浪听着林弥月讲述在失去知觉之前发生的事,心中却是惊怒不已。

    与此同时,东山职业学院的校长办公室里,两个长得一模一样,但着装却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正围着茶几,慢慢的品着香气四溢、热气腾腾的高级龙井茶。

    其中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脸上始终挂着一成不变的微笑,似乎一切都成竹在胸一般。

    而另一个,却穿着一身灰黄色休闲服,脚上穿着运动鞋,一只腿搭在另一条腿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穿休闲服的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皱了皱眉头,又放了回去。

    “哥,这是什么茶啊?味道怎么会这么苦?”

    穿西装的人也不反驳,微笑道:“冷吉,你看你,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如今都是大老板了,怎么还没个正形儿。”

    如果刘浪见过这俩人的照片,肯定会大吃一惊。

    这俩人,正是东山职业学院的新校长冷羽,跟梦里香背后的老板,冷吉。

    冷吉晃了晃脑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嘿嘿笑道:“哥,我在别人面前是老板,可在你面前,我还要装什么呀。嘿嘿,从小到大,只要有哥在,我还怕啥啊。”

    冷羽溺爱般的看了冷吉一眼,叹了口气,轻声道:“冷吉啊,话是这么说,可万一有一天我不在了,那你可……”

    “哥,你又怎么了?真是的,你从小就如此聪明,哪里有什么事可以难倒你呀。说这种话,嘿嘿,又想吓唬我吧?”

    冷吉不以为意,反手将茶杯里的水倒进了垃圾桶里,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满意的说道:“哥,我不会品茶,也不懂品茶,感觉还是喝水舒坦,天天大鱼大肉的,都烦死了。”

    “呵呵,你呀。”

    冷羽摇了摇头,喝了一口茶水,脸上浮现出一抹享受之色:“冷吉,其实喝茶跟做人的道理是一样的,只有不温不火合对脾性才可以,不到火候,再好的茶都品不出该有的味道的。”

    冷吉嘿嘿一笑,道:“哥,又开始了,你还是跟我说说,我也不关心什么茶道,你还是跟我说说,下一步该怎么做吧。”

    冷羽吧嗒了两下嘴,然后将茶杯放下,歪着脑袋看了一眼冷吉,反问道:“我听说尸傀婴快炼成了?”

    一听到冷羽说起尸傀婴,冷吉立刻一脸的兴奋,连连点头道:“嗯,哥,我跟你说啊,那小东西果然跟你说的那般厉害,本来我想让它直接将它娘的尸体吃掉的,可那个黑巫教的女人却太过小心,非要再试验几次。”

    “呵呵,她不过是黑巫教中一个小小的教众,隐忍了这么些年,自然不敢掉以轻心。不过,反正我们的目标跟她不冲动,只要到时候……”

    冷吉会意的点了点头,也是嘿嘿一笑道:“哥,我知道了,我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大力支持她,待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再动手。”

    “哈哈,哈哈,好!冷吉,你啊,虽然不好学,但演戏的本领还是比你哥我强的多啊。”

    两人相视一笑,一人喝茶一人喝水,却是注定要品味着不同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