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36章 一剑完事儿

    黑灯瞎火的,想要找桃树哪里有那么容易。

    刘浪也是急了,想用桃木枝将这具尸体烧掉,可周张刚跑远了,刘浪立刻就后悔了。

    就算找到桃木,折下来的桃木枝也是潮湿的,哪里能点得着啊。

    但用普通的方法来烧,这具尸体不一定能烧得着。

    周张连想都没想,对刘浪的话也是深信不疑,一会儿就跑没影儿了。

    刚刚急喘了两口气,刘浪正在想办法怎么让这具尸体内的蛊虫不发作,可是,七步之外的那个脑袋忽然间拔地而起,竟然像是一个球一般朝着刘浪直飞了过来。

    刘浪的神经立刻绷紧,哪里见过脑袋可以自己飞起来啊,一怔间顺手抓起了无邪鞭,正想朝着那个脑袋抽过去。

    可是,刘浪身体刚想往前移动两步,脚下却突然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刘浪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低头一看,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艹,这是怎么回事?

    那具尸体竟然伸出两只手来,死死的抱住了刘浪的一只脚。

    刘浪心中一颤,那个脑袋已然飞了过来,噗的一下砸到了刘浪的脖子上,头发像是鱼网一般,瞬间缠住了刘浪的脖子。

    那个脑袋嗖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嘴巴张开,朝着刘浪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窒息感瞬间蔓延了过来。

    刘浪也感觉到了威胁,正想抓住那个脑袋将它扯开,突然间一阵刺痛。

    “啊……!”

    刘浪一声尖叫,顿时感觉脖子上的鲜血开始往外涌。

    “妈的,敢咬我!”

    刘浪这个气啊,挥起无邪鞭,反手一抽,啪的一下正好击中了脖子上的那个脑袋。

    “吱吱!”

    那个脑袋似乎惧怕无邪鞭,尖叫一声,头发也瞬间松开,从刘浪的脖子上掉了下去,跟足球一般朝着尸体的脖子上滚。

    刘浪一抹自己的脖子,粘糊糊湿嗒嗒。

    狗东西,竟然下这么狠的死口,咬得这么厉害。

    刘浪一看自己的手,满是鲜血,钻心的疼啊。

    刘浪气不打一处来,低头一看,顿时又出了一身的冷汗。

    只见自己刚刚贴到了尸体身上的好几道定身符竟然全部褪了颜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失效了,而那具尸体的两只手也松开了刘浪的脚,正举着自己的脑袋,在往脖子上按。

    这、这是啥节奏,难道还想把脑袋按上不成?

    刘浪愣了,竟然一时忘了过去制止了。

    正在此时,周张跑开方向忽然传来一声疾喝:“不能让它将脑袋接上。”

    下一刻,一阵疾风呼啸而止,噗噗两声越过了刘浪,直接钻到了尸体的脖子上。

    眼见那个脑袋就要接到脖子上了,可被这道疾风一击,那个脑袋忽然像是被线牵起来一般,呼的一下飞了起来。

    刘浪大惊,转头一看,却见一个身穿道袍,身姿窈窕,面色冷峻的美女正举着一把宝剑,脚下生风般已逼了过来。

    “啊?饶、饶九妹?”

    刘浪一看到来人,心下一喜,刚想打声招呼。

    饶九妹根本没有理会刘浪,却是直接跃过刘浪,两手举剑,朝着尸体的脖子上直劈了下去。

    尸体的脖子本来已经结痂,而饶九妹的宝剑正劈到了痂下一指的地方。

    顿时鲜血狂涌,跟泄了洪的洪水一般,汩汩往外冒,不一会儿就将周围的一片地全部染成了血红色。

    那个被饶九妹击飞的脑袋,开始时还发出吱吱的叫声,面色狰狞,刚刚飞起半米,忽然间又坠到了地上。

    鲜血往外淌的越多,那个脑袋吱吱的声响也愈加强烈,似乎极为痛苦一般。

    饶九妹冷哼一声,银牙轻咬,又是举起宝剑,噗的一声,再次砍了一下死者的脖子。

    死者本来还倒在地上挣扎着,可这一剑下去,立刻像是僵硬了一般,一动也不动了。

    那个脑袋同样吱的嘶鸣一声,滚到了地上,不动了。

    刘浪愣愣的看着饶九妹做的这一切,不禁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的问道:“这、这就行了?”

    刘浪根本没想到,只要从脖子里面给尸体放放血,就能搞定了,还费了半天周折想将尸体烧毁。

    又观察了一会儿,尸体跟脑袋再也没有了动静,刘浪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谄媚般朝着饶九妹一拱手,说道:“多谢女侠!”

    饶九妹白了刘浪一眼,面无表情道:“我以为你得了火麒麟就会天下无敌了,结果还是这么菜。”

    一句抢白,顿时将得刘浪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可刘浪嘴硬,哪里会在这个大眼睛小沪士面前认栽,将脸一撇,哼哼道:“切,我只是想看看这具尸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根本还没真动手。”

    刘浪嘴上不服,可心中却是佩服不已。

    刘浪此时已经明白,这显然不是只是中了尸傀术那么简单,甚至这具尸体的身上可能不仅仅只中了尸蛊虫。

    饶九妹见刘浪一脸臭屁的样子,转身就要走。

    刘浪顿时急了,一把抓住饶九妹的胳膊,讨好般道:“喂,干嘛走这么急啊?上次你从黄河边跑了,我想找你喝酒都没人了,这次宰了这个玩意儿,我们不得坐下来聊聊啊?”

    刘浪说得倒是轻松。

    上次人家饶九妹本就是奔着火麒麟去的,可没想到却被刘浪搞到手了,还腆着脸跟人家喝酒聊天呢。

    刘浪眼巴巴的看着饶九妹,打心眼里是想请教一下。

    饶九妹是龙虎山出生长大的,打小就浸在道术的氛围之中,肯定对一些奇门异术也有了解。

    好不容易抓住这个机会,刘浪哪里肯放过。

    饶九妹挣了两下,却是挣不掉,脸色不禁一红,恼怒道:“放开,连小小的降头术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自己懂巫术?”

    “啊?啥?你、你说什么降头术?”

    刘浪一愣,心下窃喜,暗道:“果然,这个大眼睛小沪士似乎真的知道死者为何会这样呢。”

    这样以来,刘浪更不肯放手了,指着尸体叫道:“女侠,虽然我自己也能对付这玩意,但你毕竟帮了我的忙。我刘浪是个有情有义、有恩必报的人,你帮的忙虽然多此一举,但我还是要感谢你,我必须要请你吃顿饭!”

    刘浪说得义正言辞,可让人听起来,咋就这么别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