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37章 让我采访吧

    刘浪扯着饶九妹,饶九妹涨红着脸,竟然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按照饶九妹的性格,这要是换作以前,甚至换作其它人,饶九妹恐怕早就一脚就将对方踢飞了。

    可是,今天饶九妹不但没有动,竟然还低着头,一声不吭。

    刘浪可见识过饶九妹的本事,普通的老爷们一招就被她整趴下了。

    大言不惭的念叨了一会儿,刘浪不禁有些纳闷了:咦,今天她这是咋了?怎么也不接受,也不拒绝?

    正疑惑间,饶九妹的声音突然细细的传了过来:“我想吃面。”

    “啊?”

    刘浪一愣,根本没有反应了过来。

    正在此时,周张已抱着好几根桃树枝喘着粗气从远处蹒跚着回来了。

    远远的看到刘浪,周张就吆喝道:“刘浪,这些桃树枝够不够啊?”

    饶九妹狐疑的转过头,看着周张,面露古怪之色。

    刘浪一怔,连忙撒开手,急急的说道:“饶女侠,我、我先走了,明天我去东山医院找你,请你吃饭哈。”

    刘浪也不管饶九妹满脸的不解,逃也似的冲向周张,一把抓住他手里的桃树枝,低声说道:“周大哥,搞定了,这些桃树枝用不到了。”

    “用、用不到了?”

    周张立时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刘浪,傻傻的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似乎还不太相信。

    “不用桃树枝你也搞定了?”

    “嗯,我找到破绽了。”

    刘浪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己本来想用桃树枝将尸体烧掉的,这种方法虽然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但的确也是最笨的。

    但跟饶九妹比起来,人家一剑见血,就把那具古怪的尸体给搞定了。

    刘浪知道,自已这个蠢方法千万不能让她知道,否则还不被笑话死啊。

    刘浪好面子,就怕周张把自己的蠢方法泄露了,从周张手里拿了一根桃木枝,拽着他就往回走,根本不给它多说话的机会。

    反正饶九妹白天的时候在东山医院上班,明天去问个清楚,到底啥是降头术。

    饶九妹见刘浪就这么走了,心里顿时恼怒不已,暗骂自己:真是的,我怎么会答应跟他吃饭啊?笨死了,直接连降头术都不懂,我怎么不羞辱他一番啊?

    饶九妹看着刘浪跟周张拉拉扯扯的朝着墙边走去,莫名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哼,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喜欢上这个小混混的。”

    饶九妹一跺脚,快速的离开了现场。

    自从上次黄河边上没有得到火麒麟,跟刘浪分开之后,饶九妹就马不停蹄的回到了燕京市,然后白天上班作护士,晚上跟夜行侠似的,到处抓鬼除妖。

    燕京学院断头案传得很快,饶九妹听说的第一时间就跑了过来,没想到竟然正好碰到了刘浪。

    说实话,现在的饶九妹有点不敢见刘浪,既害怕揭穿自己是他娃娃亲的身份,又怕刘浪看自己那不正经的眼神。

    一想起当时在茅山上时刘浪的威风凛凛的样子,饶九妹都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

    哎,小女人的心思,恐怕没有几个人能懂。

    刘浪更不会懂,拽着周张匆匆离开了之后,墙那边那些人竟然都还没有离开。

    四五个刑警跟保安守在墙那面,阻挡着记者冲过来。

    众人一见刘浪二人翻墙回来,却是再也拦不住,纷纷冲了上来。

    周张至今还没搞明白刘浪是啥意思,就算是把尸体给搞定了,咋还显得有些匆忙呢。

    看着记者们围了过来,周张立刻小声问道:“刘浪,真搞定了?”

    “当然,你让几个人去收拾一下尸体,这个应该不会发生再诈尸了。”

    周张脸上的一缓,腰板一直,指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说道:“小李,你跟他们一直去把尸体收拾回来,带回检验科,我们做下检测。”

    那个年轻人应该是周张的助手,听到之后立刻点了点头,找了两个刑警一起,抬着担架到了墙的另一面。

    刘浪不想跟这些记者打交道,转头要走,却一把被牛大壮拉住了。

    牛大壮笑嘻嘻的说道:“兄弟,今天你是大英雄,对着镜头说两句吧。”

    刘浪狐疑的抬起头来,看了牛大壮一眼,尽是不解之色:“牛哥,他们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让我说什么?”

    牛大壮一听,顿时面露尴尬的笑道:“呵呵,哦,我差点忘了,这种灵异事件根本不能曝光的。”

    牛大壮的表现太过明显,刘浪哪里还会看不出来。

    自从认识牛大壮以来,刘浪一直认为他是一个老实人,甚至连说谎都不会,这最近却总是说话颠三倒四,甚至不着正题。

    刘浪此时根本没心思去琢磨牛大壮到底哪根神经搭错了,跟周张打了声招呼,一猫腰闪过人群,匆匆的离开了。

    可是,刚走出没多远,一个女声突然在后面响了起来:“刘先生是吗?”

    刘浪回头一看,见正是那个吐得一塌糊涂的女记者。

    刘浪不禁有些好奇,眯眼玩味般的看着女记者,问道:“怎么?你怎么会知道我出来了?”

    女记者急走了两步,张了张嘴,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其实,自从你背着尸体出去了,我就在这里等着你,我相信你不会凑热闹的。”

    “哦?你这么了解我?”

    刘浪不禁好奇心大起,上下仔细打量了两眼这个女记者。

    长相一般,身材姣好,就是年纪大了点儿,看起来差不多应该是个当妈的了。

    刘浪不喜欢跟这种级别的女人开玩笑,但又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只得耐下性子问道:“你等着我有什么事吗?我累了一天了,想尽快回去。”

    女记者迟疑了片刻,忽然间双腿一软,竟然扑通跪倒在刘浪面前。

    刘浪一看,顿时急了,连忙上前拉起女记者,慌张的说道:“你、你这是干嘛,有话好好说,你、你再这样,我直接转身走了。”

    女记者眼圈已经哭红,带着祈求的语气眼巴巴的盯着刘浪道:“刘先生,请你让我采访你一下吧,如果我不能抓住这条新闻,我、我很有可能就会被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