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40章 孟婆?

    据白巫牌所述,鬼曼童跟小鬼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鬼曼童最开始时是用佛法净化过的小孩骨灰,混合在一些圣物之中,经过佛法加持,使意外死亡的孩童的魂魄入住。

    这样做不但可以让孩童的魂魄去怨气,而且还能保佑供养者家宅平安,积福后代。

    供养鬼曼童的方法最初也只是用香火,根本不会用鲜血。

    可后来这种鬼曼童慢慢流传到了东南亚,被一些修习巫术的人利用,竟然炼制成了害人的利器。

    鬼曼童本性善良,但如果被人恶意炼制之后,不但会噬血成性,甚至会反噬自己的供养者。

    这种鬼曼童也正是刘浪所见到过的。

    可是,在炼制鬼曼童的历史上,最初却有一只王鬼曼童。

    王鬼曼童真身据说是天上的烧火童子,因一时贪玩下凡,反而死在了凡尘。

    结果那个烧火童子死时被人用巫术囚禁,炼制成了王鬼曼童。

    可因为王鬼曼童的威力太过强大,当初炼制它的人根本无力控制,便将其封印了起来。

    这一封却是不知过了多少年。

    正因如此,王鬼曼童的心性也一直处于闭塞状态。

    也就是说,如果王鬼曼童被人恶意释放出来,那定然也会跟其它的鬼曼童一般,噬血害人。

    可如果王鬼曼童被人用温和的方法释放出来,不但能够消灭其它的王鬼曼童,甚至还会保佑一方安宁。

    白巫牌中将两种释放王鬼曼童的方法都做了详细的描述。

    在脑海中回味着刚才白巫牌里讲述的那种恶意释放之法时,刘浪隐隐感觉自己触碰到了一些关键的东西。

    王鬼曼童几乎是巫术中的顶尖存在,而在南洋巫术中却有另一种可以与之相媲美的东西,尸傀婴。

    “妈的,难道有人想利用尸傀婴来对付王鬼曼童吗?”

    刘浪虽然有这种猜测,可却也并不肯定。

    最近越来越多的出现身中尸傀术的女人,但大部分体内都还没有中下尸傀婴。

    刘浪边想着,紧紧皱起了眉头,感觉头大无比。

    如果照此推测下去,梦里香极有可能正在炼制尸傀婴,用尸傀婴来对付王鬼曼童。

    可是,刘浪却有一点想不明白,既然在炼制尸傀婴,为什么需要这么多女人,难道他们还需要大量女人做实验不成?

    刘浪越想越感觉这种可能性越大,不祥的感觉也愈加强烈。

    “不行,按照白巫牌中所述,我完全可以试着用另一种方法唤醒王鬼曼童,根本不用管梦里香炼制尸傀婴到底是不是这个目的。”

    想到这里,刘浪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将刚才看到了唤醒王鬼曼童的方法仔细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却不禁又有些沮丧。

    要唤醒王鬼曼童,竟然需要一种连听都没听过的东西,女鬼泪!

    我艹,既然是女鬼,哪里会有实质的眼泪啊?

    刘浪本来升起的希望再次慢慢熄灭了下来。

    按照白巫牌中所述,如果以一种温和的方法唤醒王鬼曼童,正是需要女鬼泪。

    女鬼化泪成形,好似母体孕育的精灵一般,可以感化王鬼曼童,使其一心向善。

    刘浪一阵沮丧之后,不禁又有些茫然。

    妈的,难道只能阻止尸傀婴的出现不成?

    想了一圈,结果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刘浪此时再也忍不住,要见饶九妹的心变得愈加迫切了。

    饶九妹比自己知道的多,说不定有更好的方法呢。

    想定此节,刘浪再次起身,准备去找饶九妹。

    可是,刚走到花圈店的门口,忽然间闪出了四个人影。

    四个人影高矮不一,挡住了刘浪去路,正是刘浪养的四只鬼。

    四只鬼都低着头,不敢去看刘浪。

    刘浪一怔,猛然间想起了他们的窃窃私语,心中一动,若无其事的问道:“你们怎么了?不好好待在牌位里,怎么突然全部出来了?”

    风越捅了捅付少桓,小声道:“你说,告诉大师。”

    付少桓低着头,也嘀咕道:“风哥,不是你说吗?”

    刘浪看着几只小鬼推推搡搡的,不禁皱了皱眉头,道:“如果没事赶紧给我让路,我还有事呢。”

    四只鬼同时抬起头来,齐声道:“不,先别走,有事。”

    “有事?”

    刘浪歪着脑袋,饶有兴趣的看着四只鬼,问道:“你们今天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直接说,干嘛吞吞吐吐的?”

    四只鬼一怔,相互对视了一眼,将风越往前一推,说道:“风哥,你来说。”

    风越略一迟疑,张了张嘴,一咬牙,叹了口气道:“好吧好吧,我来说。”

    刘浪见他们的样子,心中不禁更加好奇,追问道:“到底有什么事如此难以启齿啊?”

    风越吞了口唾沫,霍的抬起头来,盯着刘浪,郑重其是的说道:“大师,开始时我们感觉这件事也没什么,可商量了许久,感觉还是应该跟您说一下。”

    刘浪听到风越这般说,不禁有些狐疑,忙问道:“有什么话就倒是说啊。”

    “是、是这样……”

    风越又看了看其余三鬼,道:“大师,你不在的前段时间,这里有人来过。”

    “嗯?什么意思?”

    付少桓看着风越结结巴巴的,似乎也忍不住了,上前拉了拉风越,急道:“浪哥哥,是这样的,前段时间阴司有人来过,但来了又走了,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当时我们没敢吭声,他们没找到了就走了。”

    刘浪一听,顿时愣住了,疑惑道:“什么?阴司?”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急问道:“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风越见已经说破,抢前一步,对刘浪说道:“大师,就在你从外面回来的头一天,我们家突然来了两个鬼差。那两个鬼差好像是专门拘魂的黑白无常,他们来了之后,到处找东西,边找还边说着一句话。”

    “什么话?”

    “他们好像一直在说:奇怪啊,孟婆说在这里,怎么可能没有啊?”付少桓抢话道。

    刘浪越听越糊涂,咋还整出了一个孟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