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52章 守墓人

    唐落珠没有疯,却是再正常不过。

    刘浪手中捧着唐落珠的眼泪,听到唐落珠的讲述,手中微微一颤,一粒泪珠倾斜滑落,叮的一声掉到了地上,瞬间钻进了泥土中消失不见了。

    刘浪一惊,连忙放平手心,惊异不定的看着自己的手中的女鬼泪,却是诧异不已。

    唐落珠深深的看了刘浪一眼,哽咽道:“刘先生,自从我死了之后,**被炼到了血树里面,一辈子也只能滴出七十七滴眼泪。这些眼泪对我毫无意义,可对一些鬼物来说却是大补之物。有人曾叫我的眼泪为玲珑泪。”

    玲珑泪本就生于无根,所以必须存在于无根,如果一旦碰到地面,就会立刻消失不见。

    唐落珠告诉刘浪,七十七滴眼泪滴光之后,自己就会彻底的烟消云散,如果还不能回到故乡的话,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如今唐落珠已流过了七十滴泪。

    五鬼看着刘浪掉了一滴,纷纷咬牙跺脚,个个惋惜不已。

    刘浪听罢,连忙将随身带的一个矿泉水瓶子拿了出来,倒掉里面的水,将剩余的九滴玲珑泪放了进去。

    做好这一切后,刘浪神色异常的凝重,盯着唐落珠,郑重其事的承诺道:“唐姑娘,请你不要再哭了,无论你说的事情是否真的发生了,我刘浪既然答应了要送你回去,一定会办到的。如今恶人当道,我不能再让更多的人死了,既然有了玲珑泪,一切就可以提前进行了。”

    说完,刘浪告别了唐落珠,让她先躲在五鬼阵中,然后让老鼠精带着赵二胆一起,直奔西山墓园而去。

    刘浪对玩偶镇惊异的同时,却也掩饰不住得到女鬼泪的狂喜。

    这个世界上无奇不有,招照唐落珠的说法,玩偶镇像是一个巨大的阴谋一般,而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别人的玩偶。

    关于玩偶的传说是唐落珠的爷爷那辈开始的,据说但凡离开玩偶镇的人,肯定会在三年之内死于非命。

    而如何死亡,甚至具体死于何时,并没有人知道。

    当时年轻气盛,唐落珠跟唐顽石根本就不信这些,一起离开了玩偶镇。

    可是,没过两年,唐落珠竟然被人炼制成了血树,而唐顽石横死,也正验证了这个传说。

    唐顽石的死法刘浪不知道,但听唐落珠的口气,肯定也非常人难以想象的死法。

    诡异之所自然有其恐怖之处,刘浪不相信这是什么传说,或者是天意。

    刘浪知道,肯定是什么人对镇子下了诅咒,甚至极有可能有那么一个厉害的角色,暗中一直操控着整个镇子,把整个镇子当成了玩物。

    离开别墅之后,刘浪也没耽搁,直接打了一辆车,奔西山墓园而去。

    好在老鼠精已幻化成人形,又是白天,虽然赵二胆处于昏迷之中,但刘浪跟老鼠精逮着一个司机,也不管三七二二一就把赵二胆塞进了车里。

    到了西山墓园的时候,刘浪看到山上正零零落落的下来几个扫墓的人。

    仔细一想,今天好像是阴历初一。

    燕京有一个古老的传统,每月初一十一五的时候,有的人会去祭拜祖先,有人的会去寺庙祈福。

    看了看时间,才下午四点钟,墓园里还有人。

    刘浪吩咐老鼠精背着赵二胆,从墓园旁边的小路绕了上去,然后悄悄潜伏到墓园中间的位置。

    那里有一座大坟,墓碑镶嵌在杂草之中,有一个空洞,年代已久,而刘浪上次就是从那个空洞里爬出来的。

    刘浪跟老鼠精刚刚偷偷靠近了大坟,正准备从空洞中下去,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呵斥。

    “喂,什么人?”

    声音浑厚,但有些气力不足。

    刘浪回头一看,却见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手里扶着一把铁锨,另一只手正指着刘浪。

    刘浪眼皮一跳,心道:“真是的,怎么碰上守墓人了?”

    每个墓园都有守墓人,这些守墓人大都是孤寡老头子,一个人常年住在墓园里,防止有人图谋不轨。

    现在天还没黑,守墓人一般除了打扫打扫卫生之外,就是蹲在自己的小屋里睡大觉。

    刘浪来过好几次,却从来没有看到这个守墓人。

    守墓的老头长得精瘦,但腰板很直,胳膊上挂着一个红袖章,袖章上写着一个字:墓。

    这种时候碰到守墓人可不是好预兆,刘浪转头对着老鼠精说道:“花生,你先带着胆哥下去,我去会会那个守墓的老头。”

    说着,刘浪大踏步朝着守墓的老头走了过去,边走边从口袋里往外掏着烟,乐呵呵的笑道:“大爷,您怎么不好好休息,这个点儿出来了?”

    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守墓老头面前,刘浪抽出一根烟,给老头点上,又递到老头的手里,谄媚道:“大爷,来来来,抽烟。”

    老头一脸正色,将手一推,严肃道:“墓园禁止吸烟!”

    我晕。

    刘浪的手顿时僵在半空中,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刘浪知道一个道理,这些守墓人是千万不能得罪的,且不论他们到底有没有一些真本事,光凭他们常年呆在墓园里,整日接受阴气的洗礼,身上的阴气已经非常重了。

    这种人一般的厉鬼都不敢接近,甚至有些新鬼见了还会害怕。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能当守墓人,不光身上阴气重,而且命硬,大部分都是八字属阴,很容易将身边的亲人克死。

    这也正是守墓人基本上都是孤寡老头的原因。

    刘浪见老头板着脸不吃自己这一套,连忙将烟收了回来,往地上一扔,直接踩灭了,满脸堆笑道:“大爷,真不好意思,我、我是来给朋友上坟的。”

    老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刘浪,赫赫一笑道:“上坟?嘿嘿,从你鬼鬼祟祟绕小道上来时我就看到你了,连烧纸都没带,还好意思说上坟呢。说,你想干嘛?”

    我艹,这老头眼真毒,自己怕被人看见,竟然还是被这个老头给看到了。

    刘浪正想着如何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忽然见老头又抬起手来,指着刘浪的身后,高声喝斥道:“喂喂喂,你要去哪儿?那里不能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