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53章 祭祀仪式

    刘浪转头一看,却见老鼠精正背着赵二胆往碑洞中钻。

    刘浪心中一紧,连忙说道:“大爷,你眼花儿了,哪儿有什么人啊。”

    说着,刘浪直接挡在了老头的面前,将他的视线挡住。

    老头急了,一伸手推了刘浪一把。

    这一把,刘浪顿时感觉一股冷飕飕的寒意传了过来。

    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心中暗暗惊叹:这老头身上阴气果然很重,就跟结了冰似的,好冷。

    刘浪一哆嗦,身体往旁边一闪,嬉笑道:“大爷,轻点儿、轻点儿。”

    老头狐疑的轻咦了一声儿:“咦?人呢?”

    刘浪回头一看,哪里还有老鼠精的影子。

    老鼠精速度很快,肯定早就背着赵二胆钻进洞里去了。

    守墓老头暗暗嘀咕道:“奇怪了,难道又眼花了?哎,我就说不要来守墓,墓管所非要让我来。真是的,眼都花了,是人是鬼都分不清。”

    老头边说着,摇着脑袋,忽然间抬起头来,盯着刘浪的身后,又喝斥道:“滚出去,大白天的,你出来干嘛!”

    刘浪猛然间听到老头这句话,回头一看,哪里有半个人影。

    我艹,这老头是故意吓我吧?

    刘浪心中暗暗惊恐,正想说话,却忽然间感觉自己的脖子上吹来了一股冷风。

    冷风嗖嗖,像是有什么东西摸着自己似的。

    刘浪连忙跳开,惊恐不已。

    那种感觉太真实了,刘浪隐隐感觉自己的背后的确有一只鬼。

    可这大白天的,自己又没有开阴眼,什么也看不见。

    娘的,这老头难道也跟志刚一般,阴眼是开着的?

    刘浪往老头身后一躲,暗擦了一把冷汗,满脸堆笑道:“大爷,有鬼?”

    老头白了刘浪,语气生硬道:“哼哼,这里全是死人,没有鬼才怪呢。”

    说完,也不管刘浪如何害怕,老头抗起铁锨就往回走,边走边说道:“小伙子,早点下去,可别让我看到你有任何企图。否则晚上把你锁在这里,让那些鬼陪你玩玩。”

    这要是换作其它人,肯定得吓得尿裤子了。

    可刘浪毕竟不是普通人,听到这句话后第一反应不是害怕,反而是惊奇。

    看着老头步履稳健,根本不像是七八十岁的人,刘浪不禁满脸的狐疑,心中暗想:奇怪,不会吧?难道这里还有什么隐世高人不成?

    见老头越走越远,拐过一座坟后身影消失不见了。

    刘浪长长吁了一口气,连忙回过身,快速跑到了墓园中间的大坟处,飞速的钻了进去。

    就在刘浪钻下去的同时,那个老头的身影却诡异的出现在了大坟前,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哎,老大啊,我老崔在阳间待不了多长时间了,希望你快点成长起来啊。”

    说完,老头一扬手,一只足有半米的粗毛笔凭空出现在了老头的手里。

    老头挥舞着粗毛笔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圈。

    “老大,我能做的,就是这些了。”

    说完,老头的身影慢慢变淡,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却说刘浪钻进地下之后,早已是轻车熟路,顺着王鬼曼童的冲天辫一直爬到了地上。

    老鼠精已将赵二胆平放在了王鬼曼童的身前,正一脸警惕的等着刘浪。

    一见刘浪下来,老鼠精立刻迎上前,小心的说道:“师父,我怎么总感觉这里的气氛不太对啊,你确定我们能唤醒这只王鬼曼童?”

    在来之前刘浪已将此行的目的告诉了老鼠精。

    老鼠精听到后连想到没想,直接答应了下来,还信誓旦旦的说唯刘浪之命是从。

    可此时来到了这里,老鼠精莫名感觉一股压力,鼻子不停的抽来抽去,一只手紧紧攥着化生骨,显然紧张无比。

    刘浪神经也绷紧了,并没有吭声,先是疑惑的转头看了看四周。

    周围的情形跟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依旧是一个巨大的山洞模样,而泥塑般的王鬼曼童也同样屹立不动,仿佛一具高有十几米的巨大雕像。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阴冷的味道。

    刘浪皱了皱眉头,低声问道:“花生,怎么不对了?我怎么没有感觉出啊?”

    老鼠精也有些疑惑,并不肯定道:“师父,我也不知道,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还是快点吧,这只王鬼曼给我的压力太大了。”

    老鼠精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刘浪点了点头:“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祭祀。”

    要唤醒王鬼曼童需要进行祭祀仪式,最根本的方法是将女鬼泪溶入王鬼曼童的体内,与其原本的七魄相互融合,使其萌生善念,然后配以赵二胆的鲜血,使赵二胆与王鬼曼童的生命结合在一起。

    在唤醒王鬼曼童的同时,也救活赵二胆。

    这虽然说是一种两全其美的办法,但风险却非常大,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激怒王鬼曼童。

    一旦操控不好,王鬼曼童体内的暴虐之气就会完全溢发出来,到时候再想对付,恐怕堪比登天。

    刘浪的神色慢慢凝重了起来,将赵二胆放在自己的身前,然后跪倒在地,两只手伏于地上,掌心朝上,开始了祭祀之礼。

    老鼠精心中砰砰乱跳,更是不敢大意,手中紧紧握着化生骨,站在刘浪五步之外,两只小眼睛一眨不眨的警惕着四周。

    祭祀的过程千万不能被打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刘浪事先早就有吩咐,老鼠精今天来的主要任务就是确保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不能让人干扰刘浪的祭祀活动。

    刘浪跪拜之后,缓缓将装有女鬼泪的矿泉水瓶子拿了出来,倒出来七滴女鬼泪,放在手心,口中念念有词。

    “神魔天尊,火烧真人,下凡庇护我辈凡人,顾念长久之心,收我悲悯,着我命数,天理所在,故请真身,以慈悲苏醒,以吾道之真……”

    刘浪所念的正是白巫术中的唤醒之术。

    道道真言从刘浪的口中缓缓滚出,字字犹如罗珠一般缓缓回荡在空荡荡的虚洞之中。

    足足念到了七遍之后,整个虚洞忽然间起了一阵微风,像是有什么吹了一口气一般。

    刘浪手中的女鬼泪竟然缓缓飘起了一颗。

    那一颗像是受了什么牵引一般,不急不缓的往上飘,一直飘到了王鬼曼童雕像的鼻尖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