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56章 我的徒弟是老鼠

    掌掴声清脆悦耳,打在赵二胆的脸上,却弄得刘浪一愣一愣的。

    刘浪傻眼了,瞪着小孩徐甲,暗暗惊奇:这小家伙是啥意思?这赵二胆又不是暂时昏厥了过去,咋一巴掌还能打醒不成?

    刘浪这个念头刚刚落下,却发现赵二胆的手指竟然诡异的动了一下。

    下一刻,赵二胆啊的大叫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刘浪顿时惊呆了,张大着嘴,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这也行?竟然真的一巴掌把人给打醒了?”

    刘浪大喜,急冲冲的跑到赵二胆面前,一把将他扶了起来,惊喜道:“胆哥、胆哥?”

    赵二胆歪着脑袋看了一眼刘浪,喉头鼓了两下,哇的一口吐出一摊黑血。

    黑血散发着浓烈的腥臭气味。

    徐甲小脸一憋,挥舞着小手皱着眉头叫道:“哎哟哎哟,怎么这么臭啊?臭死了。”

    徐甲的表情极为夸张,看得刘浪忍俊不禁。

    赵二胆却是一脸的疑惑,盯了一眼徐甲,茫然的问道:“刘哥,这小孩是谁家娃?”

    还没有等刘浪开口说话,徐甲突然抢话道:“哼,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在我回去之前,你跟我同命,我回去之后,这条命才可以给你。”

    徐甲突然语出惊人,吓得赵二胆惊惧不已,求助般的盯着刘浪:“刘哥,这小孩说啥呢?什么同命?回哪儿去?”

    赵二胆不明白,但刘浪却听明白了。

    这跟之前寄居在赵二胆身上的鬼曼童是一个道理。

    小孩因为是仙体,本不需要在凡间续命,但此时修为大损,根本无力回天,自然还需要**凡胎。

    但在祭祀的过程中,赵二胆的血脉已通过女鬼的玲珑泪与小孩的**凡胎融和在了一起。

    换句话说,其实赵二胆现在活的依旧是徐甲的命。

    这听起来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有了之前鬼曼童的经验,倒也没有那般让人无法接受。

    看着赵二胆一直盯着自己,刘浪嘿嘿一笑,道:“胆哥,他就是王鬼曼童的前身,是他救了你。”

    “王鬼曼童?”

    赵二胆这才想起那个巨大的孩童雕像,抬起头来回下一打量,却并没有找到,不禁疑惑道:“那个大东西,变成了这么个小孩?”

    “喂,我本来就是这么大个小孩,之前是被坏人给炼制成那么大的。”徐甲又是一阵抢白。

    “坏人?”赵二胆又是一脸的疑惑。

    “哼,当然,那个坏人将我的囚禁在泥塑之中,想要控制我,哼,想得倒美!”

    “啊?那你、你真是……”

    赵二胆就跟好奇娃娃似的,这一醒来竟然问个不停。

    刘浪倒有点不耐烦了,白了赵二胆一眼,打断道:“好啦,没事就好了,他叫徐甲,别老小孩小孩的叫了。”

    刘浪说的是实话,人家还不知活了多少年了,虽然还跟个孩子一样,但早晚有一天还得飞升,不能轻易得罪。

    赵二胆被刘浪这么一说,连忙闭上了嘴,将疑惑强压在了心底,脑袋一歪,正看到了不远处的老鼠精。

    “啊?好大一只老鼠!”

    赵二胆忍不住两脚往上一撑,直接弹跳而起,惊叫一声。

    刘浪转头一看,瞬间记起了还有老鼠精。

    见赵二胆没事了,刘浪连忙跑到老鼠精身边,带着祈求的眼神看着徐甲,问道:“他怎么了?你能救活他吗?”

    徐甲歪着小脑袋,使劲摇头道:“叔叔,我现在救不了任何人。”

    “什么?你不是刚才把胆哥……”

    “咯咯,叔叔,他早就没事了,我只是一巴掌把他打醒而已。”

    徐甲一指赵二胆,竟然捂着小嘴咯咯笑了起来。

    徐甲边笑着,两只小脚来回倒腾着,走到了老鼠精的面前,小手放在下巴上,瞅着老鼠精,有模有样的思索着。

    刘浪大气不敢喘一口,期待的盯着徐甲,生怕打搅了这个小神仙。

    可是,徐甲想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道:“不行了,这只小老鼠恐怕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想再修炼成精,得从头开始了。”

    “啊?怎、怎么可能?”

    刘浪不信,使劲摇晃了两把老鼠精。

    老鼠精没有反应。

    徐甲看着刘浪,不禁皱眉头道:“叔叔,你这样摇晃是没用的,你不是有玲珑泪嘛,给他吃点儿,至少别让他的魂魄散了啊。”

    刘浪一听,连想都没想,将剩余的一滴女鬼玲珑泪直接塞进了老鼠精的嘴里。

    奇迹并没有发生,老鼠精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化,反而是一点点变小,至到变成了一只小猫般大小。

    那样子,却是完全变成了一只大个儿的老鼠了。

    刘浪愣住了,呆呆的问道:“怎么?女鬼泪不管用?”

    “嘿嘿,肯定管用,至少他不用死了。”

    徐甲话音刚落,老鼠精竟然真的动了两下,一骨碌站了起来,四只小脚着地,趴在了地上。

    刘浪一怔,死死的盯着老鼠精,却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此时刘浪面对的就是一只老鼠,对着老鼠说话,童话故事呢。

    可是,刘浪没开口,老鼠精却是小嘴一张,竟然口吐人言:“师父……”

    刘浪被老鼠精这一句话差点吓得跳了起来,旋即大喜过望,惊叫道:“花生,是、是你在说话吗?”

    “嗯,师父,是我,你、你没事了?”

    刘浪一听,眼圈立刻就红了,心中愧疚无比。

    这老鼠精都变成这样儿了,竟然还惦记着自己,这个徒弟……哎!

    刘浪在心中长长叹了一口气,一脸惭愧道:“花生,你一直叫我师父,可我从来没有真正收你为徒,如果不嫌弃,我现在就正式收你为徒,可以吗?”

    “吱吱!”

    老鼠精尖叫了两声,似乎显得有些兴奋,可又忽然间低了下头,口出人言道:“可是,师父,我、我现在只是一只没有修为的大老鼠……”

    “花生,一日为徒,终身为徒!这辈子我只有你这一个徒弟,再也不收了!”

    刘浪说得斩钉截铁,回身盘膝而坐,朝着老鼠精一指,说道:“说干就干,现在,我就收你为徒弟。”

    老鼠精迟疑了一下,小眼睛嘀哩骨碌的转了两圈,竟然滚出了两滴泪来。

    “师父,师父在上,请受徒弟花生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