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63章 囚神咒

    鬼鬼清晰的看到了自己母亲临死时那惊恐的眼神,满脸的难以置信,甚至像是大彻大悟了一般,在身体瘫软的同时,嘴角竟然莫名勾起了一丝笑意。

    鬼鬼的父亲双眼木讷,双手瑟瑟发抖,缓缓松开手后,忽然转过身,扑通一声跪倒在那个女人面前,带着祈求的语气喊道:“堂主,我将她杀了,求你不要再伤害我的女儿了,好吗?”

    女人面无表情的冷哼一声:“你的女儿……”

    说着,女人慢慢抬起手来,手中飘出了一团黑烟。

    那团黑烟像是一条索命的绳索一般,慢慢缠在了鬼鬼父亲的脖子上,然后一点点的绷紧。

    鬼鬼的父亲惊恐不已,可却根本没有挣扎,只是瞪着两只眼睛,只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伸出手来,说出了此生中最后两个字:“求你……”

    边说着,鬼鬼已是泪如雨下,哭得一塌糊涂。

    刘浪沉默了片刻,却又无处安慰,沉闷道:“那个女人,就是玉面?”

    鬼鬼重重点了点头道:“对,那个女人就是玉面!我看到她将父亲害死之后,吓得晕了过去,可等我醒来后,我才发现,自己被施了囚神咒。”

    囚神咒,是黑巫术中一种阴毒的诅咒,可以封掉人的记忆。

    精通乱神术的刘浪自然也知道。

    鬼鬼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为了平复自己的内心,过了好大一会儿,忽然间站起身来,一撸袖子,将自己的胳膊展现在刘浪面前。

    刘浪被鬼鬼这个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一愣神,低头一看,顿时吃了一惊。

    只见在鬼鬼的手臂上,竟然有好几条清晰的纹路,那些纹路正是血管的位置,不时跳动两下,像是有什么潜伏在其中一般。

    鬼鬼本来白皙柔嫩的胳膊因为这几条纹路,显得突兀又狰狞。

    刘浪大惑不解,抬起头来,茫然的看着鬼鬼,问道:“这是什么?”

    “蛊!”

    “什么蛊?”

    “生死蛊!”

    “生死蛊?”

    鬼鬼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极其难看,沉声道:“其实,玉面一直不知道我早就冲破了她的囚神咒。”

    鬼鬼手臂上那些清晰的纹路慢慢变淡,一点点消失不见,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再次露出了鬼鬼娇嫩的肌肤。

    刘浪看得目瞪口呆,脑海中飞速的在乱神术中搜寻着关于生死蛊的一些资料。

    忽然间,刘浪的脑海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般,蓦然间记起乱神术中的确有生死蛊的记载。

    生死蛊,即为他死我生,还有一个名称,叫续命蛊。

    这种蛊是将自己的精血通过饲蛊之法培养在身体异常之人的体内,一旦自己身死,就可以通过被种蛊之人重新复活,也相当于拥有了第二次生命。

    这种生死蛊既然为续命所用,就需要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甚至要以十年二十年为单位计算。

    更为诡异的是,被种蛊之人如果不懂得这种生死蛊,基本上没有任何感觉,至到施蛊者身死之时,才会猛然间惊醒。

    想到这里,刘浪的震撼可想而知,惊异不定的看着鬼鬼,沉声问道:“玉面正是因为生死蛊才杀死你的父母的?”

    鬼鬼眼中早已滚出了泪来,摇了摇头,叹息道:“其实,我的身体异于常人,是玉面后来才知道的,而根本的原因,只是因为我的父母犯了他们黑巫教的大忌。”

    “什么大忌?”

    “我的父亲是黑巫教的人,而我的母亲是白巫教的人,他们相爱之后本想远离纷争,找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隐居起来,可是,却没想到,还是没有逃脱黑巫教的毒手。”

    鬼鬼一边抽泣着,将事情的起因也毫不隐瞒的告诉了刘浪。

    黑、白巫教自来就是两不相和,一为害人,一为救人,争斗从未断过。

    这种事情刘浪以前就知道,当初马有德也跟自己说得很详细,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真的碰到了黑白巫教结合的案例。

    鬼鬼告诉刘浪,自己从出生那一刻起,自己的父母就用融合的黑白巫术淬炼自己的身体,让鬼鬼的身体异于常人。

    七岁那年,鬼鬼竟然发现自己可以隔空操控一些看不见的东西。

    当时鬼鬼的父母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惊恐远远大于兴奋。

    鬼鬼曾清晰的听到自己的父亲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只想让女儿好好的活着,没想到,却让她拥有了鬼厉之身。”

    开始时鬼鬼还懵懵懂懂,根本不理解父亲说这话的意思,可后来,在被玉面种上生死蛊之后,鬼鬼突然间就明白了,自己竟然可以游离出自己的三魂七魄。

    这种可以将自己三魂七魄游离出来的本事,有一个名字,就叫鬼画符。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玉面在鬼鬼身上施加的囚神咒根本起不了作用。

    后来,鬼鬼便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技能,成为了玉面暗香堂的一名黑巫教众,供玉面驱使。

    鬼鬼知道,玉面的手段厉害非常,单凭自己的力量很难对付,所以一直隐忍。

    直到现在,鬼鬼见玉面对刘浪如此忌惮,心中的复仇之火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

    听完鬼鬼将讲完后,刘浪心中的戒心像是一块石头一般,砰的一声落地了。

    “你就是玉面潜伏在梦里香的那个手下?”

    刘浪忍不住问了一句。

    鬼鬼听到刘浪这般问,猛然间一怔,疑惑道:“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刘浪突然间记起之前是听千叶说过的,本来是想将这个人拉拢过来,好发展自己在黑巫教的势力。

    没想到,绕了一圈,刘浪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见到这个人。

    刘浪见鬼鬼如此坦言,也不忌讳,微微一笑道:“千叶你知道吗?”

    鬼鬼皱了皱眉头,并不确定道:“千叶?这个名字好像听玉面提起过,好像是凤起堂的堂主吧?”

    刘浪微笑着点了点头,也不作声,将手轻轻一摆,使了乱神术中的一招魅影无踪术。

    魅影无踪其实就相当于变魔术一般,让人眼前一花,并没有多大效果,但真正用起来,却也绝非易事。

    鬼鬼本来见刘浪抬手,还有些疑惑,可一见到他使出这一招乱神术,顿时惊呆了,声音也跟着战栗了起来:“乱、乱神术?”

    鬼鬼大惊失色,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身体微微打颤,战战兢兢的叫道:“教主,鬼鬼有眼无珠,还请教主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