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64章 拨开云雾

    乱神术是黑巫教的至尊圣典,大部分人都只有听闻,哪里曾见过。

    鬼鬼不过是个普通教众,竟然接二连三的看到有人使出乱神术中的秘法,惊骇之情不言而语。

    看着鬼鬼哆哆嗦嗦的跪倒在自己的面前,刘浪微微一笑,心中暗想:果然,这个鬼鬼应该没有说谎,一眼就认出了乱神术中的秘法。看来,那个玉面还是不死心啊。哼,正好借此机会,将黑巫教揽到我自己的手下。

    刘浪轻轻咬了咬牙,心中主意已定,连忙上前一步,一把扶住鬼鬼,缓声说道:“起来吧,我只是会使乱神术而已,算不上什么教主。”

    鬼鬼并没有起来,只是抬起头,看着刘浪的眼神都带着热切。

    “教主,鬼鬼不知您就是教主,刚才放肆了,请教主责罚!”

    刘浪皱了皱眉头,心道:“这个鬼鬼倒是执拗,不过这种人,一旦决心追随,忠心方面倒是不用担心。”

    刘浪手上轻轻一用力,却似是千斤般,一下子将鬼鬼托了起来。

    鬼鬼面露诧异之色,惊奇的看着刘浪,似乎根本没想到刘浪看起来不起眼,竟然手上的力气却不小。

    关键是鬼鬼本就身负黑巫术,一般男人就算力气再大,在自己面前却也使不出来。

    鬼鬼心中惊骇的同时,眼神中也闪过一丝钦佩,心头一动,脱口道:“教主,玉面她也有乱神术。”

    刘浪微微一笑道:“我知道,她是从我手里抢走的。”

    刘浪说完,却是不愿再提及此时,连忙转移话题道:“鬼鬼姐,既然你是黑巫教的人,那我也不再对你隐瞒什么了,上一任教主乌不骨你可知道?”

    鬼鬼点点头,应道:“当然知道,不过,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听到消息了。”

    乌不骨是被玉面所杀,玉面怎么可能会将消息散播出去?

    刘浪将自己的知道的跟鬼鬼一说,鬼鬼顿时惊恐万分,差点尖叫了起来。

    “啊?还有这等事?”

    鬼鬼当初加入黑巫教虽然不情愿,但她所有的仇恨却只是玉面,对其它人倒也没什么。

    鬼鬼根本没想到刘浪竟然知道这么多东西,从开始时的联盟心态,也慢慢变成了遵从。

    鬼鬼毕竟在黑巫教待的时间长,尤其是她还是玉面是手下,让她去招揽黑巫教众,甚至传播玉面的所作所为,相信效果会好很多。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刘浪也没想到鬼鬼是黑巫教的人,此时心中窃喜,将乱神术一显,鬼鬼却是再也不敢有丝毫隐瞒。

    鬼鬼思躇着,稍一犹豫,也将自己隐藏在梦里香,暗中跟别人炼制尸傀婴的事情跟刘浪说了。

    尸傀婴虽然厉害,但却依旧比不上王鬼曼童。

    鬼鬼的目的非常简单,等有一天收服了王鬼曼童,用王鬼曼童去对付玉面,给自己的父母报仇。

    可是,鬼鬼却并不知道,冷氏兄弟对她也已暗藏了杀机。

    刘浪听完鬼鬼的话后,本来纷乱的思绪也缓缓捋出了一丝头绪。

    将之前自己知道的稍微联系了一下,刘浪慢慢也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去做了。

    沉默了一会儿,刘浪轻轻点了点头,面色却异常凝重,冷声道:“那些炼制尸傀婴的女尸是你弄的?”

    鬼鬼一听,吓得脸刷的一下就白了,连连摆手道:“教主,不敢不敢,全是冷吉和他背后的那个懂南洋巫术之人杀的,他们教我尸傀术,让我炼制尸傀婴,我、我真的从未杀过一个人。”

    看着鬼鬼惊慌失措的样子,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轻声问道:“他们既然懂得尸傀术,为何要让你来炼?”

    鬼鬼一愣,眼睛立刻瞪得巨大,似乎还不明白刘浪话中的意思。

    两人对视了好大一会儿,本来疑惑的鬼鬼却像是猛然间醒悟了一般,恍然道:“啊?教主,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只想着报仇,根本没想这其中的细节,难道,那个冷吉他、他想害我不成?”

    “哼哼,防人之人不可无。”

    鬼鬼想借助尸傀婴报仇,可冷氏兄弟哪里又会轻易将王鬼曼童如此巨大的诱惑拱手相让?

    鬼鬼被刘浪一句话点醒,顿觉自己早已陷入了危机之中。

    刘浪也不多言,既然知道了鬼鬼的身份,那很多事情就好做多了。

    刘浪问道:“现在的玉面在哪儿?你怎么突然想起对付她来了?”

    鬼鬼见刘浪问起,连忙老实的答道:“玉面,现在已易容成电台一个女人,好像叫陆小倩呢。”

    “啊?真的是她?”

    刘浪猜到了有这种可能,可当初在吴暖暖家时,刘浪看到了易容的明明的是个老太婆。

    竟然真的是玉面!

    刘浪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不禁微微一颤抖,犹如拨开了云雾一般。

    “当务之急,如果玉面不碍手碍脚,先放着她不用管,可是,那姓冷的却要先收拾掉,不能再让他们祸害人了。”

    刘浪冷冷的说着。

    鬼鬼动了动嘴,似乎有些不太情愿。

    刘浪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炼制尸傀婴这么久,无非就是为了对付玉面。

    如今刘浪突然让她不能再炼了,鬼鬼的心里难免有些过不去。

    刘浪不为所动,道:“玉面的仇,也是我的仇,放心好了,她活不久了。”

    刘浪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带着漫不经心,可鬼鬼听到这话,顿时像是一块石头落了地一般,惊喜的叫道:“教主,真的?你能杀死玉面?”

    鬼鬼太兴奋了,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不自觉的往前一扑,正好扑到了刘浪的怀里。

    顿时,一股男人的气息扑面撞向鬼鬼而来。

    刘浪脑袋一阵眩晕,立刻感觉到了无比的柔软与女人的芬芳冲进自己的感观。

    两人的姿势极为爱昧,别说是鬼鬼了,就连刘浪,已好久没有跟女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了。

    刘浪的心潮难以自制的澎湃了起来。

    “咚咚!”

    正在此时,敲门声却突兀的响了起来。

    鬼鬼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的笑了笑,连忙飞速的弹跳而起。

    刘浪半躺在沙发上,在鬼鬼离开的同时,竟然起了一丝莫名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