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76章 新仇旧怨一起算

    刘浪知道,这个女人不可能是陆小倩,只是玉面而已,可是,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玉面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冷冷的看着冷羽,咯咯一笑道:“我观察你们很久了,没想到,你们竟然差点打成了平手,哈哈,哈哈。”

    玉面张狂的笑着,双眉一挑,得意的叫道:“今天,这里的所有人都得死,王鬼曼童跟尸傀婴都是我的啦,哈哈,哈哈,有了它们,黑巫教的教主算什么!”

    “哇!”

    正当玉面得意不已的时候,突然一声婴孩的啼哭传了过来。

    玉面一愣,回头一看,却见那只尸傀婴猛然间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哼,你主子都死了,竟然还如此嚣张!”

    玉面根本不为所动,一挥手,只见一条足有胳膊粗细的大蛇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朝着尸傀婴就扑了过去。

    “哇哇!”

    尸傀婴尖叫了两声,却并不应战,而是回身就逃,几个跳跃之下竟然直接窜到了虚洞顶上,眨眼间消失不见了。

    玉面似乎根本没想到尸傀婴会逃跑,怔怔的愣了一会,暗骂道:“哼,逃了尸傀婴怕什么,还有王鬼曼童!”

    再次转过头,玉面正想将冷羽杀死,可再次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

    本来已处于垂死边缘的冷羽竟然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到手的肉飞了?

    玉面暴怒不已,气得一跺脚,转身朝着刘浪奔了过去。

    玉面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可刘浪却看得清清楚楚。

    刚才那只尸傀婴明显受了冷羽的控制,故意吸引了玉面的注意力。

    而正当玉面将注意力转移到尸傀婴的身上的时候,冷羽不知使了什么法术,竟然化成了一阵烟,消失不见了。

    冷羽跟刘浪可谓是两败俱伤。

    玉面本以为自己坐收了渔利,可被冷羽跟尸傀婴跑掉了,本来阴暗的心理顿时暴露了出来。

    玉面转过身,走到刘浪身边,两只眼中透着无尽的阴毒,声音冰冷,好似要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刘浪身上一般。

    “刘浪,你害得我好苦啊。”

    玉面边说着,嘴角勾起了一道阴险的弧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耳根处,用力一撕。

    “咝!”

    一声刺耳的锐响,像是有一层薄薄的东西被揭下了一般,本来白皙透亮的陆小倩眨眼间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干瘪的老太婆。

    老太婆满脸的皱纹,弓着腰,嘴巴跟鸡屁股一般,就连眼窝都深深的凹陷了下去,活像童话故事里的老巫婆。

    刘浪早就料到了陆小倩就是玉面,可没想到,这个玉面竟然会变成这副模样。

    “嘿嘿,刘浪,你还记得我吧?”

    玉面阴森森的笑了一声,绕着刘浪转了一圈。

    冷羽逃走之后,赵二胆失了控制,早已扑倒在刘浪的面前,完全晕厥了过去。

    徐甲却是盘膝坐定,闭目打坐,正在排着冷羽中在赵二胆身上的南洋巫毒。

    这俩人此时对玉面根本构不成威胁。

    “咳咳!”

    刘浪重重的咳嗽了两声,硬撑着身子站了起来,轻轻一笑,玩味般的看了玉面一眼,讥讽道:“玉面?呵呵,我终于见到你的庐山真面目了啊。”

    想起跟玉面的种种,刘浪忽然间感觉像是过了许久的岁月一般。

    两人其中的恩怨百丝难绕,从茅山一直到何诗雅家,甚至到雁氏集团。

    玉面像是一直不死的小强一般,虽然每次都狼狈逃窜,但却依旧硬生生的活了下来。

    看到玉面,刘浪莫名想起了何诗雅,想起了那个自己曾经心目中的女神。

    玉面弯着腰,似乎根本不怕刘浪会伤害自己,冷冷的笑着。

    “赫赫,刘浪,你是不是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我啊?今天,我可以让你死个明白。”

    刘浪缓缓摇了摇头,嘴角一直挂着讥讽的笑意:“我没有任何的疑问,唯一的疑问就是,你什么时候会死?”

    “哈哈,哈哈,我死?刘浪,你不用痴心妄想了,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

    玉面将手一招,那条大蛇咝咝吐着蛇信,慢慢爬到了刘浪的面前。

    “刘浪,我虽然得到了乱神术,但却变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今天,新仇旧怨,我要好好跟你算算了。”

    “哼哼,好个拜我所赐,你可真是大言不惭!”

    刘浪冷哼一声,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死死的盯着玉面,颤声说道:“你杀死了阿雅,抢走了乱神术,自己走火入魔竟然还怨到我的身上?你杀死乌不骨,想要抢夺黑巫教教主的位子,却终究本领不济,这也怨我?你再次回到燕京市,易容成陆小倩的样子,想伺机杀我,不过就是为了一已仇恨?”

    “哈哈,玉面,究竟今天鹿死谁手,恐怕还说不定吧?”

    刘浪似乎要将心中所有的怨念全部抛出一般,猛然间大喝一声,朝着玉面就扑了过去。

    玉面听到刘浪的话,顿时惊异无比,面露惊恐之色,声音微微颤抖了起来:“你、你竟然全知道?”

    话音刚落,刘浪已合身扑了上来,一口咬在了玉面的脖子上。

    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钻了出来。

    “啊……!该死!”

    玉面没想到刘浪这种时候还要拼命,不禁勃然大怒,用力往后一挣,噔噔噔急退了两步,捂着脖子惊恐的瞪着刘浪。

    “刘浪,今天,我要将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玉面一挥手,那条大蛇咝咝吐着蛇信,朝着刘浪就扑了过去。

    刘浪嘴角挂着一块血肉,冷声笑着,身体跟着微微颤抖着,喃喃自语道:“哼哼,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刘浪身体未动,强撑着站定,哪里还有半分躲闪的力气?

    大蛇极其嚣张的吐着舌信,猛然间张开大嘴,朝着刘浪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刘浪心中闪过一丝绝望,刚才咬了玉面一口,已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此时哪里还能反抗?

    看着大蛇扑了过来,刘浪慢慢闭上了眼睛,眼中缓缓滚出两滴泪来,喃喃低语道:“阿雅,这辈子我不能杀了玉面,下辈子,我一定给你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