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81章 喜添贵子

    刘浪回到燕京市后,忽然间感觉空气清新了很多,就连心情也莫名舒畅了很多。

    刘浪一下子感觉莫名的放松,甚至忙了整整一晚上都没有丝毫的倦意,便溜达着去了学校。

    赵二胆见没有什么事,也自顾自的回去了。

    本来刘浪想让赵二胆跟徐甲多待待,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心中放松的同时,却也有些许遗憾。

    刘浪并不知道,赵二胆因为与徐甲同命了几天,身上的体质早已非常人所能比拟的了。

    鬼鬼依旧回到了梦里香。

    梦里香的老板冷吉虽然死了,但肯定还会有新人的接手,至于是谁刘浪并不关心,只要不害人,正常做生意,刘浪也懒得去管。

    再次回到学校之后,刘浪对学校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回到住了三年的宿舍,顿时恍如隔世。

    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没有人。

    看着空荡荡的宿舍,刘浪本来兴奋的心情莫名跟着沉了下去,带了些许的伤感。

    拿起手机,停留在老熊的上面,又在眼镜的名字上面停留了一会儿,最终只有拨通了排骨的电话。

    电话刚响,就听排骨带着粗喘声喊道:“浪人刘,快来宿舍,我买也吃的了。”

    刘浪一愣,道:“我在宿舍啊?”

    “咣!”

    话音刚落,却见排骨提着大包小包跟林弥月一起站在门口。

    刘浪跟排骨大眼瞪着小眼,手里还拿着电话,迷糊道:“排骨,你咋了,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怎么买了这么多水果啊?”

    排骨咧嘴一笑,将水果放到了桌子上,拉着林弥月走到了刘浪面前,冲着刘浪深深鞠了一躬。

    刘浪被排骨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忙上前扶住二人,问道:“排骨,你这是搞哪儿出啊?”

    “嘿嘿,浪人刘,我先谢谢你几次三番的救了我跟弥月。”

    刘浪听着,目光在林弥月身上扫了扫,见她虽然脸色也还些苍白,但显然已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觉心下了然。

    冷氏兄弟死的死逃的逃,林弥月身上的尸傀术自然也解了。

    排骨今天看起来非常高兴,咽了一口唾沫,又独自对着刘浪深深鞠了一躬,发自肺腑的说道:“浪人刘,大恩不言谢,我跟弥月已经商量好了,毕业后离开燕京,回家乡养猪。”

    刘浪见排骨这么高兴,不觉也眼带笑意,可突然间听到排骨这么说,顿时愣住了。

    刘浪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声音不觉也战栗了起来,颤声问道:“排骨,你、你们要回去?”

    “嗯,这里生活压力太大了,而且弥月她……”

    排骨低头看了看林弥月的肚子,眼中泛着精光,不觉压低了声音:“有了。”

    “啊?有、有了?”

    刘浪顿时瞪大了眼睛,惊奇的看着林弥月,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道:“你、你的意思是林弥月怀孕了?”

    排骨满脸的喜色,重重点了点头道:“嗯,今天早晨刚查出来的,我们上午接着去领了证,这次不再作了。”

    林弥月也是一脸的娇羞,却是洋溢在幸福之中,只是看着排骨,并不说话。

    刘浪由衷的高兴,上前捶了排骨的胸膛一下,嬉笑道:“好啊,排骨,你还真是行,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儿子了。”

    “哈哈,哈哈,浪人刘,你就是不想找,想找还不是后宫佳丽三千嘛。”

    仿佛回到了从前,一切都变得那般和谐融洽。

    刘浪心里着实高兴,连忙上下翻腾自己的口袋,好不容易翻出了两百块钱,直往排骨手里塞:“排骨,到时候你儿子出生的时候我再塞大红包,今天是个大喜日子,这个你先收下。”

    排骨一看,顿时急了,连忙往后推,急道:“浪人刘,你要是这样可没意思了,这钱我不能要,不能要!”

    刘浪将眼一瞪,叫道:“我给我干儿子的,又不是给你。”

    一听这话,排骨顿时没话了,一旁一直没吭声的林弥月倒是小声嘀咕了一句:“刚查出来,还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呢。”

    “哈哈,哈哈……儿子、女儿都得认我当干爹!”

    刘浪爽朗的大笑着,似乎这些天来,心情从来没有如此舒畅过。

    刘浪跟排骨拉着手坐到了床上,跟两个好基友一般谈天说地。

    林弥月跟家庭主妇似的,来来回回的忙活着将已经乱成狗窝的宿舍收拾了起来。

    排骨跟刘浪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不离林弥月,满脸的柔和。

    刘浪看在眼里,却是莫名有些羡慕。

    如果真的男耕女织,就算没钱,又怕什么呢?

    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也追随着排骨的目光,看着一直忙碌不停的林弥月。

    正当刘浪看得出神的时候,排骨突然一拍脑门,叫了一声:“对了,浪人刘,我差点忘了一件事。”

    刘浪吓了一跳,狐疑的看了排骨一眼:“啥事啊,都快当爹的人了,咋还这么一惊一乍的。”

    排骨嘿嘿一笑,道:“浪人刘,你知道我刚才在学校门口碰到谁了吗?”

    “谁啊?”

    刘浪白了一眼,一脸漠不关心的样子:“现在你的眼里只弥月,谁还让你这么兴奋啊?”

    排骨脸上露出一丝狡诈,声音也压低了很多,往刘浪身边凑了凑,微笑道:“欧阳清织。”

    “谁?”

    刘浪一听到这个名字,跟被踩了尾巴一般,嗖的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

    “砰!”

    一声闷响,刘浪的脑袋直接撞到了上铺的床板。

    刘浪也顾不得疼,一手捂着脑袋,急急的问道:“排骨,你、你没看错?真的是我们班的欧阳清织?”

    排骨点了点头道:“应该没错。人家是班花,我没好意思打招呼。可是,我看到她穿着一件白色长裙从我的身边走过,应该是她没错的。”

    “真、真的?”

    刘浪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一把抓住排骨,颤声叫道:“在哪儿?你见她去哪儿了?”

    排骨似乎根本没料到刘浪竟然反应如此激烈,还有点不太适应。

    “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好像有什么事,急匆匆的从学校里往外走呢。”

    “叮铃铃……”

    正当刘浪还要追问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刘浪强压着自己激动的内心,拿起电话一看,是尚化眉。

    “喂?尚姐?”

    尚化眉声音有些打颤,似乎正处于恐慌之中,结结巴巴的说道:“刘、刘先生,屈、屈台长他死了……”

    “啊?屈胖子?”

    刘浪顿时大惊失色,喃喃道:“怎么会突然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