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590章 无贪无念

    龙虎山,掌门所在的偏厅,未央阁。

    未央阁为平时掌门卧榻休息之所,而今日,正是龙虎山掌门、饶九妹的父亲饶无贪出关的日子。

    天光已黑,夜幕笼罩,天宇中滑过一颗流星,正擦过龙虎山而过。

    未央阁内,泥人王来回不停的踱着步,两只手不停的搓来搓去,脸上掩饰不住兴奋。

    饶九妹的哥哥饶万春坐在一边,看着泥人王来来回回,不禁皱了皱眉头。

    “师叔,父亲很快就出来了,你坐下等吧。”

    泥人王看了饶万春一眼,鼻子一挑,不屑的看了饶万春一眼,语重心长的说道:“饶老大,你整天就知道修炼,根本不知道关心九妹的婚事。哼,这一次我有这么重大的发现,当然要给师兄说喽。”

    饶万春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师叔,你都跟我说了八百遍了,刘家那个服食七尸蚀魂丸的人没死,而且还在跟九妹谈恋爱。我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可你急也没用啊,还是得等父亲啊。”

    泥人王脸一涨,狠狠的瞪了饶万春一眼,不满的吼道:“饶老大,我平时也懒得跟你说话,就跟对牛弹琴一样,连你妹妹的一半聪慧都没有,去去去,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饶万春被一阵抢白,也不反驳,顿时闭嘴不言了。

    山上的秋夜更是透着微凉,除了偶尔有几声兽鸣之外,倒是比城市里要安静的很多。

    “哐……!”

    山顶上的突然响起了一声钟鸣。

    “哐哐哐!”

    紧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钟鸣声响了起来。

    本来一脸期待的泥人王一听到如此急促的三声钟鸣,顿时脸色一变,大惊道:“饶老大,怎么回事?”

    饶万春也嗖的一声站了起来,大惑不解道:“师叔,好像出事了,怎么会突然接连响了三声呢?”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快速跳出房间,冲到门口,朝着山上看去。

    未央阁在龙虎山的半腰之处,而那钟鸣却来自山巅。

    山巅上本来灯光昏暗,突然间亮起了数盏灯,将整个山顶照得灯火通明。

    泥人王脸皮一紧,大叫道:“不好,出事了,我先去看看,你留在这里,带领弟子守护好龙虎山。”

    说着,泥人王身影一闪,犹如猴跃一般朝着山顶上跑去,几个腾挪间已窜出去了数十米。

    饶万春张了张嘴,根本没来得及阻拦,只得叹了口气,朝着外面大喝一声:“龙虎山弟子全部起床,进入戒备状态。”

    龙虎山的山顶处有一座龙头虎身的大钟,平日里基本上不会敲响,而偶尔敲响时也只是敲击一两声。

    一声报平安,两声报急,三声以上就是发生了生死的大事。

    就像今天,是龙虎山的掌门饶无贪出关的日子,按正常来说,只要撞击一声就可以了。

    可是,钟鼓竟然直接撞击了三声,既突兀又让人忐忑。

    龙虎山的弟子平时都训练有速,听到三声钟响之后,纷纷从屋中跑了出来,各处戒备着。

    再说泥人王别看只是一个瘦小的老头,可一身本事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十几分钟后,泥人王直接冲到了龙虎钟的旁边,正看到一个小道士愣愣的攥着撞钟,一动也不动。

    “怎么回事?”

    泥人王看到小道士,疾声问了一句。

    小道士并没有反应,身体却是轻轻一歪,扑通一下倒在了钟下。

    泥人王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小道士惊恐的瞪着两只眼睛,嘴角滚着一滩黑血,身体僵硬,显然已经死了。

    “啊?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在龙虎山上杀人?”

    泥人王爆喝一声,两只眼睛立刻快速的警惕的周围,两只手成奇怪的拿捏状态。

    泥人王本名王无念,是饶无贪的俗家师弟。

    这泥人王的性格跟吴半仙差不多,不愿意逗留在山上清修,动不动就跑到山下捏泥人卖。

    据说泥人王捏出来的泥人栩栩如生,甚至跟活人一般灵动,所以也极为畅销。

    渐渐的,泥人王的原名也被别人忘记,而被泥人王这个绰号取代。

    可不知为何,泥人王虽然捏泥人的手艺出神入化,但却很少去捏,就算有人出大价钱想买,他也只有一句话:“等过了四十九天之后再来。”

    四十九天,七七之日。

    很多富贾之人听闻了泥人王的手艺,甚至不远万里前来求得一个泥人,可大部分都被据之于门外。

    用泥人王的话来说:灵物送有缘人,不能用价钱来衡量。

    越是这样,泥人王的名声反而越响,倒是给龙虎山打了一个很好的广告。

    却说泥人王看到敲钟的小道士死了之后,心中一动,立刻四处张望。

    周围除了沙沙的风声之外,倒也没有任何人影,甚至连点生人的气息都没有。

    “谁,有本事给滚出来,别躲在暗处!”

    泥人王又吼了一句,回答他的依旧是呼呼的风声。

    泥人王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也顾不得寻找是谁害死的小道士,沿着山路急速的冲了下去,待冲到一半时忽然间纵深一跃,踩着一棵足有五六人才能环抱的不老松往下一坠。

    不老松长出后山腰上,与龙虎钟成垂直的一条直线,枝叶覆盖近五六百平米,可谓枝繁叶茂。

    泥人王翻身之下,身影犹如猴子一般直接冲向树冠,钻进了树干之内。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燕京市,餐馆之内。

    李邱受了冯一周威胁,脸皮急跳了两下,暗骂了一句,命令手下将刘浪跟穿运动服的女孩一并带到了西城警局。

    刘浪没有反抗,那个运动装的女孩也没有反抗。

    倒在血泊中的女孩被人抬走,说是要做法医鉴定。

    餐馆二楼虽然很多人都不让警察将刘浪带走,但刘浪怕再出人命,便安抚大家,告诉大家自己没事。

    牛大壮更是接了冯一周的命令,带着两个刑警紧紧跟着李邱。

    刘浪跟运动装女孩被关在一辆车上,两人双手都被拷了起来。

    运动装女孩自从在餐馆发了一次飙外,就再也没有说话,而直到两人被押上警车之后,才慢慢凑到刘浪旁边,趴在刘浪的耳朵上说了一句话:“你不用担心,洁不会死的,要死的人,是那个小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