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606章 可以娶我吗?

    整整一钵盂的鲜血竟然全部被七颗佛珠完全吸收。佛珠变成了血珠,放着妖异的光芒。

    黑影消散,可故事却并没有就此结束。

    正当尚化眉以为一切都已结束的时候,本来慢慢安静下来的唐顽石竟然忽然俯下身,将自己的脖子送到了唐小笛的嘴边。

    唐小笛不过一岁,连牙都刚刚开始冒,却突然间像是受了什么感应一般,竟然霎时间张开口,滋的一声咬在了唐顽石的脖子上。

    已没有鲜血再流出来。

    尚化眉完全惊呆了,根本没想到还会有如此异变。

    唐顽石的身体慢慢蜷缩,萎缩,倾倒,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唐顽石一只手抚摸着唐小笛的脸,另一只手伸向尚化眉,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好好、活下去!”

    泪水从唐顽石的眼角流出,无尽的留恋。

    尚化眉愣住了,连悲伤都忘记了,怔怔的趴在地上,愣愣的看着。

    时间像是突然静止了一般,整个房间里没有半分声息。

    过了好几分钟后,和尚终于也流下泪来,朝着尚化眉轻轻施了一礼,满脸慈悲:“阿弥陀佛……”

    唐小笛终于哇哇哭了起来,哭得声嘶力竭,甚至都哭出眼泪来。

    尚化眉终于也再次清醒了过来,根本顾不上唐一笛,直接扑到了唐顽石的身上。

    “顽石,顽石,你、你怎么了啊?”

    尚化眉疯狂的摇晃着唐顽石,可唐顽石除了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外,身体却早已冰冷僵硬,像是死去很久了一般。

    尚化眉抱着唐顽石,痛苦不已,似乎也终于明白了为何唐顽石一直不肯说了。

    讲到这里,尚化眉抱着头,痛苦不已,战栗道:“刘先生,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位高僧告诉我,千万不要过了半夜十二点跟小笛滞留在外面,否则……”

    刘浪震惊无比,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唐小笛,不自觉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否则什么?”

    “否则,小笛会发生异变,每七天都会爆发一次。”

    “啊?怎、怎么会这样?这十多年来,你、你一直是这样度过的?”

    尚化眉流着眼泪,重重点了点头,哽咽道:“我一直以为没事了,没想到,还是发生了。”

    “那、那没有什么办法吗?”

    刘浪心中自责无比,如果不是今晚请她们出来吃烧烤,恐怕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动了动嘴,刘浪刚想道歉,却见尚化眉已抬起头来。

    尚化眉一双美目盯着刘浪,似乎知道刘浪想要说什么,生生挤出一丝微笑,眼神透着期盼的说道:“刘先生,你不用自责,这件事不怪你,早晚会发生的。那位大师说了,也许小笛命中注定会有这一劫,而能解开小笛身上诅咒的地方,只有玩偶镇。”

    “又是玩偶镇?”

    “嗯,那位大师临走的时候说过,小笛身上有着不无人知的秘密,而要解开这个秘密,必须还要回一趟玩偶镇。”

    “小笛身上有什么秘密?”

    尚化眉摇头:“不知道,顽石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就连那位大师都没有说过。”

    说着,尚化眉像是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一般,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走到那张黑白相框面前。

    “刘先生,在认识你之前,我以为我跟小笛这辈子会一直活在恐惧之中,可是,在遇见你之后,我知道,小笛身上的劫还有解开的希望。”

    边说着,尚化眉两只手扶到了相框上,轻轻抚摸着,手也在微微打着哆嗦。

    “刘先生,看在死去顽石的份上,我求您帮一个忙,好不好?”

    刘浪一听,立刻站起来,斩钉截铁的说道:“尚姐,有啥要帮忙的您就告诉我,我刘浪义不容辞。”

    尚化眉嘴角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感激的看了刘浪一眼,说道:“谢谢!”

    说着,尚化眉忽然间双手一用力,将相框直接推到了一边。

    “咣!”

    一声巨响,相框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躺在床上的唐小笛剧烈的抖动了两下,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刘浪惊讶的同时,抬头朝着相框的后面一看,顿时惊诧无比。

    “尚、尚姐,这、这是……”

    “顽石的尸骨。”

    相框后面竟然有一个空洞,空洞里正摆着一副人的骸骨。

    骸骨已经完全变形,发白,蜷缩,但依旧可以看出原来的模样,是一具完整的人的骸骨。

    刘浪震惊的看着那具骸骨,再次瞪大了眼睛,眼神中透着无尽的疑惑。

    “尚姐,这骸骨为什么、为什么一直还放在这里?”

    尚化眉痛苦的挤出一丝微笑,幽幽的说道:“刘先生,当时那位大师临走的时候,将那七颗血珠其中一颗做成了挂饰放到了小笛的身上,告诫我要让她时时佩戴,另外六颗分别放在了这间房子的六处,而顽石的骸骨也被他放在了这里。”

    “那位大师告诉我,顽石只能用自己的鲜血才能压制住小笛体内的异灵,不被人发现,也只有牺牲自己,才能暂时保全小笛。是大师让我把顽石的骸骨放在这里的。”

    “咝……”

    刘浪听罢,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暗感慨:都说父爱无疆,看来这句话一点儿也不错。先不管小笛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仅仅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自己女儿暂时的安宁,这份勇气与博爱……

    “哎……”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却是往前走了两步,道:“尚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您就尽管告诉我吧。只要我刘浪能做到的,一定会尽力帮忙,而且……”

    刘浪稍一犹豫,还是将唐落珠的事情说了。

    没想到,尚化眉一听到刘浪的话,立刻惊异的盯着刘浪,激动的抓住刘浪的胳膊,大声叫道:“唐落珠?你是说顽石的姐姐?”

    刘浪没想到尚化眉会如此激动,但还是点了点头,道:“不错,唐落珠说整个唐家、甚至整个玩偶镇都陷入了一个诅咒之中。”

    本来慢慢平静下来的尚化眉再次颤抖了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嘴里喃喃的低语着一些含糊不清的话。

    嘀咕了好大一会儿,尚化眉忽然间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盯着刘浪,满眼期待的问道:“刘先生,你能娶我吗?”

    “啊?啥、啥?”

    这个转变太大,刘浪一时像是被点了穴一般,根本反应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