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616章 美丽不只是梦

    燕京市,尚化眉的家里。

    尚化眉半躺在床上。何尚打了地铺,合衣躺在地上,背对着尚化眉,一动也不也动。

    灯光闪烁,略显昏黄。

    尚化眉轻轻动了一下,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床板声,低低的呻吟了一声。

    听到尚化眉的声音,何尚本来闭着的双眼猛然间睁开。

    “何尚,你睡了吗?”尚化眉轻轻问了一句。

    “没、没有……”

    何尚连忙回答道。

    “哦,冷不冷。”

    “不、不冷。”

    “哎……”

    尚化眉轻轻叹了一口气,忽然又问道:“何尚,你说刘浪他们应该到了吧?”

    “嗯,应该到了。”

    “哦……”

    空气中弥漫着异样的气氛,仿佛突然凝固了一般,两人背对着背,又不说话了。

    这种安静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尚化眉忽然间翻了一个身,面对着何尚,轻声问道:“何尚,你真的喜欢我吗?”

    何尚瞪着双眼,却是重重点了点头,坚定的答道:“当然!”

    “那、你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吗?”

    “当然,死我都愿意。”何尚说得斩钉截铁。

    尚化眉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忽然又问道:“那、你会背叛刘浪吗?”

    “啊?”

    何尚本来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听到尚化眉这话,顿时怔住了。

    何尚刚想转身,似乎又记起尚化眉可能没穿衣服,强压住心中的疑惑:“尚姐,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尚化眉幽幽的说道:“没有什么意思,只是问问而已。”

    “问问?”

    何尚皱起了眉头,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又不知该如何回答。

    一时间,房间里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尚化眉一直睁着眼睛,看着何尚的背影,眼中不觉缓缓流出泪来,喃喃低语道:“何尚,我不想骗任何人,可是,如果我不照他说的做,小笛恐怕就活不了……”

    声音非常细微,饶是房间里安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但何尚却还是没有听见。

    何尚的确喜欢尚化眉,那种感觉从见到她第一眼时就已然注定。

    何尚甚至不在乎尚化眉曾经结过婚,有一个小笛,他感觉自己可以为尚化眉做一切,只要能跟她在一起,一切都是值得。

    尚化眉自然能感觉出何尚的情感。

    眼中闪烁着泪水,尚化眉缓缓坐了起来,赤着脚,将睡衣慢慢剥落了下来,一步步朝着何尚走了过去,躺下,张开双臂,从后面将何尚环抱……

    何尚身体微微一颤,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惊喜,刷的转过身,将尚化眉牢牢圈进了自己雄壮的胸膛里……

    玩偶镇。

    老板娘微笑的看着昏睡中的刘浪,慢慢将他扶到了床上。

    “刘浪,人有人道,鬼有鬼途。我本不应该管这里的事,可是,我不想你陷入危险之中。”

    老板娘面带笑意,然后又慢慢爬在了床上,紧紧抱住刘浪,眼中竟然滚出泪来。

    “我知道,你心中没有我。可是,在我死去的那一刻,我明白我是谁了,我再也不可能拥有爱情,也不会拥有爱情了。我知道,你让我跟子墨是为了我好,可是,我现在才知道,我永远忘不掉的,只有你……”

    老板娘轻轻抽泣着,抱着刘浪哭了一会儿,又慢慢站起身来,穿好衣服。

    站在床前,老板娘脸上始终挂着一丝牵挂的笑,那笑容,却是几多苦楚。

    “刘浪,玩偶镇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你一定好自为之,我把你留在这里一个晚上,是为了你好。如果你还记得另一条阳关路,我多么希望有一天你能来找我……”

    老板娘缓缓的说着,眼中的泪水却如决堤一般。

    “刘浪,剩下的事只能靠你自己了,太阳快出来了,我必须要回去了。”

    说完,老板娘弯下腰,在刘浪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朝着门口走去。一直沿着街道走到了刘浪来时的地方,走到岔路口处。

    老板娘深深回望了一眼玩偶镇,嘴角勾起了一丝不舍的笑意,然后转过头,一脚踏进路标指示的‘阳关路’。

    在老板娘踏阳关路的那一刻,她的面容竟然发生了变化,赫然正是死去已久的韩美丽。

    而身影,却像是没入了虚空中一般,竟然缓缓消失不见了。

    就在老板娘消失的刹那,太阳也从山后露出了头。

    那个路标上面标示着阳关路的三个字,竟然慢慢虚化,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而那条路,竟然也诡异的消失了。

    一缕阳光慢悠悠的透过峡谷,缓缓洒落在镇子上,带着丝丝安详与宁静,像是在唤醒玩偶镇一般。

    本来安静的玩偶镇在刹那间热闹了起来,一时间不知哪里钻出来的人,一下子将整个街道挤满了。

    刘浪感觉自己头痛欲裂,使劲揉了揉脑门,费力的睁开眼睛。

    一看到自己躺在床上,刘浪吓得嗖的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仔细检查了自己衣服。

    完好无损,并没有被脱下来的痕迹。

    刘浪长长吁了一口气,又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

    一切跟昨天晚上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没有老板娘的影子。

    “咦,不对啊?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老板娘跟我说了很多话,那口气,怎么那么像美丽啊?”

    刘浪一脸的迷惑,想不通透,又使劲揉了揉太阳穴。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会突然梦到美丽啊,再说了,老板娘跟美丽长得千差万别,怎么可能是一个人呢。”

    刘浪自嘲的摇着头,从床上爬起来,背着骸骨下了楼。

    刚下楼,刘浪迎面正碰上王五。

    王五满脸堆笑,“哟,醒了啊?”

    刘浪点了点头,问道:“王大哥,你们老板娘呢?”

    “老板娘?”

    王五满脸的疑惑:“我还没结婚啊?”

    刘浪连忙解释道:“不、不是,王哥,我没问你结婚没有,我是说你们老板……”

    “我就是啊!”

    “啊?你、你是这家酒店的老板?”

    刘浪顿时愣住了,不由得紧紧皱起了眉头,脑海中跟过电影一般将昨晚的一切快速捋了一遍。

    昨晚在房间里,难道不是梦?

    刘浪怔怔的想着,不觉又是一阵头痛,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般,急问道:“王大哥,这里晚上不让出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