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618章 唐宅

    随着修为的提高,道巫之术愈加厉害,甚至对鬼神之说了解的越多,刘浪也慢慢明白了一些事情。

    阴司可能跟传说中的并不一样,甚至可能还要复杂的多。

    阴阳两界,一直以来总是维系着平衡,可是,阴间的鬼物难免会出现在阳间,甚至有时候还会让普通人看得见。

    尤其是遇到什么大灾大难的时候,死得人多了,很多人都会看到阴兵过境。

    可是,阴间的鬼魅却并非能随意在阴阳之间穿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阴阳的秩序定然会大乱。

    所以,其实在阴阳之间会有一些通道,在特定时候开启,然后可以让阴间的鬼魅来到阳间。

    可这种地方常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刘浪虽然现在还想不通透,但隐隐像是触碰到了什么一般,心中渐渐有了一丝眉目。

    就像上次阴伏村口的那棵大树,刘浪清晰的看到了阴兵过境,全部从大树中走了出来。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昨天晚上在岔路口看到阳关道,极有可能就跟阴伏村的大树一般,是一条阴阳的通道。

    刘浪并不肯定,但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玩偶镇的情形极有可能会跟阴伏村一般,陷入了一个极大的阵法之中。

    正是因为这个阵法的存在,一切就算再诡异,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难道又是那个黑衣人在作祟?”

    刘浪心中一紧,越想感觉这种可能性越大。

    “不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吴暖暖跟唐小笛可能会有危险。”

    想到这里,刘浪再也不想跟王五废话,不禁急问道:“王大哥,昨晚你看没看到有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女孩进来?”

    王五闻言,顿时一怔,迟疑了片刻,还是说道:“他们,好像去了唐家……”

    “啊?果然如此!”

    刘浪一拍脑门,瞪大了双眼,大叫道:“王大哥,快,告诉我唐家在哪儿?”

    王五不明白刘浪为何突然如此激动,一脸茫然的盯着他,颤巍巍的说道:“沿着这条街走到头,朝右有一条巷子,一直沿着巷子往前走,就能看到唐家大宅。”

    王五此时心中已是胆怯不已,恨不得赶紧将刘浪这尊瘟神送走。

    整个玩偶镇不过千户人,这些年来个个安分守已,不敢有丝毫过界的行为。

    这并非是因为玩偶镇的全是好人,只是他们根本不敢。

    玩偶镇的人都知道,自从唐家出事之后,整个玩偶镇似乎就完全变了样儿,不但与阴间有着某种交易,甚至一不小心说错话,都会莫名其妙的死掉。

    死状恐怖异常。

    时间一久,玩偶镇的人都明白了,整个玩偶镇暗中有一个厉害的角色窥视着自己,如果自己有任何不轨的行为,都会死于非命。

    正因如此,整个玩偶镇的人看起来个个像是那人手中的玩偶一般,活得提心吊胆不说,还不敢有任何一句违逆之言。

    刘浪虽然也猜出了个大概,但并不知道其中的详情,此时心中惦记吴暖暖跟唐小笛,也顾不得跟王五多说,大步一迈冲出了酒吧,沿着街道往前跑去。

    街上人来人往,倒也络绎不绝,可个个目光痴呆,对周围的事情显得漠不关心。

    他们活着的目的,似乎仅仅只是为了活着。

    刘浪此时也顾不了这些人,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十几分钟便冲到了街道的尽头。

    还别说,在那里朝右的地方果然有一道巷子。

    巷子不宽,只能容纳一辆马车通过。

    刘浪也没多想,往右一拐,直接钻进了巷子。

    这条巷子比想象中要长一些,弯了好几道弯,一直往前延伸了好几百米。

    巷子两边有着好几户人家,可个个大门紧闭。

    刘浪边走边看,在快走到巷子的尽头时,忽然看到一座稍微大一点儿的门楼。

    朱漆大门,门上挂着蜘蛛网,显然已很长时间没有动过了,就连那些漆也铺了厚厚的一层尘土。

    大门上着锁,锈迹斑斑,似乎一掰就会拽断。

    刘浪沿着门楼往上看了看,在门楼的最顶端,挂着一块牌匾,写着两个字:唐宅。

    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

    刘浪点了点头,正欲推门进去,稍一犹豫,又往后退了两步,助跑、轻轻往上一跃,直接翻墙而过。

    唐宅的墙不过三米多高,对刘浪来说想要翻过去倒也不难。

    一个跳跃翻进唐宅之后,刘浪刚刚站稳脚根,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哇哇的大哭声。

    哭声撕心裂肺,听起来像是一个小女孩。

    刘浪脸皮一紧,仔细一听,心中不禁咯噔一下:这个声音怎么那么像唐小笛啊?

    刘浪并没有轻举妄动,却是抬头举目观瞧,将整个唐宅的大体概况打量了一番。

    宅院比想象中要大,可到处都长着一人多高的杂草,显得荒凉无比。

    那些窗屋瓦砾都生出了陈旧之色,每道房门口都生着蜘蛛网,显然是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宅院明显已经荒废,有一间竟然还塌了一半。

    见此情景,刘浪不禁皱了皱眉头,暗自思躇着:这么一处大宅,竟然落魄到这种地步,看来整个唐家当初定然发生了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否则,不可能所有人都死得蹊跷。

    时隔这么久,没有人再相信唐家还有人会活下来。

    刘浪想了想,并没有立刻循着哭声找去,而是四下环顾了一圈,见左前方有一块类似空地的地方。

    那地方以前像是一个菜园子,但如今生着人高的杂草,已完全掩盖了原先的模样。

    刘浪走过去,轻轻叹了一口气,将后背上的床单拿了下来,放到了地上,自言自语道:“唐顽石,你已死去多时,骸骨不能入土,今天我把你送回来,先将你埋在这里,让你入土为安。”

    说着,刘浪将袖子一挽,弯腰就挖了起来。

    这块土上面全是杂草,比想象中要松软很多,加上刘浪手指坚硬,暗暗运起道术,不到十分钟就挖出来一个小坑。

    “先这样吧,如果我还能活着走出玩偶镇的话,再给你立个碑。”

    刘浪边说着,将唐顽石的骸骨放了进去,又将土填满。

    做完这一切后,刘浪拿了拿锁鬼符,犹豫了一会儿,又放了回去。

    唐落珠对自己有所隐瞒,这么快就放出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异变。

    算了,等找到吴暖暖她们再说吧。

    这么想着,刘浪又将锁鬼符贴身放好,抬眼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