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642章 不要歪心思

    甘露降临,恶鬼退去。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转变得太快,本来准备拼死一搏的刘浪二人,此时怔怔的竟然还没反应过来。

    “真、真走了?”

    吴暖暖像是做梦一般,使劲扭了自己一把。

    “应、应该是吧。”

    刘浪也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抬头一看,却见天色阴沉,雨水已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让人奇怪的是,本来一片荒芜的荒野,此时竟然慢慢变化了颜色,像是两副画正在相互切换一般。

    周围虽然还有点荒凉,但跟之前的干涸却完全是两个概念。

    吉普车歪倒在一道小水沟里,不远处有几棵杨柳,正在随风摇摆。

    水沟是一潭死水,发出淡淡的腥臭气味,而在十余步之外,正有一只小黑狗蜷缩着,嘴里不时发出汪汪呜呜的声音,一脸惊恐的盯着四周。

    刘浪跟吴暖暖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神中均是难以置信。

    不会是这只小狗救了我们的命吧?

    狗吃骨头,而那些骸骨惧怕狗倒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这条小狗一身黑毛,看起来不过刚刚断奶,竟然一声狗叫将全部的饿殍都吓跑了。

    刘浪顿时乐了,收起无邪鞭,双腿一屈跳下车,径直跑到小黑狗旁边,弯腰将小黑狗抱起,一脸谄媚的说道:“小黑,你救了我们?”

    “呜呜……”

    小黑狗冲着刘浪呜咽了两声,眼中竟然还挂着泪。

    刘浪一愣,这才注意到小黑狗的后腿竟然在流血。

    “啊?小黑,你受伤了?”

    刘浪已将这只小黑狗当成了救命恩狗,自然不能对它受伤置之不理,连忙回头冲着吴暖暖喊道:“吴警官,这条小狗腿好像受伤了,你会治吗?”

    吴暖暖此时也跳下了车,但并没有跟刘浪一般过来看小黑狗,而是正围着吉普车打转——

    听到刘浪的喊叫,吴暖暖抬起头来,略一迟疑,说道:“我试试吧。”

    刘浪闻言,连忙抱着小黑狗走到吴暖暖面前,抬眼一看,顿时张大了嘴巴,口水都流出来了。

    经过这一场厮杀,吴暖暖本来就破旧不堪的衣服更加破烂了。

    那身衣服只能包裹住吴暖暖的关键部位,而其余的皮肤大片大片的露在外面,除了一有些泥土之外,依旧没有一点儿伤痕。

    更让刘浪眼直的是,吴暖暖的小蛮腰上此时只挂着一块碎布,半遮半掩,让刘浪看了,愣是咕咚一声,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喂,发什么愣啊,把小狗给我看看。”

    吴暖暖也注意到了刘浪贪婪的眼神,脸色一寒,使劲挖了刘浪一眼。

    刘浪闻言一愣,连忙点头哈腰的将小狗递了过去:“吴警官,你、你能行不?”

    说这话时,刘浪的眼睛还跟扫描仪一般,忍不住多看两眼。

    吴暖暖似乎完全将刘浪的眼神过滤掉了,将小狗抱在怀里,扯出小狗的后腿看了看,不禁皱起了眉头,一脸疑惑的说道:“真是奇怪了,这只小狗看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打了,谁这么狠心对一只小狗下这么重的手啊?”

    “啊?打的?我看看我看看。”

    刘浪一听,连忙凑上前去,低头朝吴暖暖的怀里一看,顿时感觉大脑缺氧了。

    刘浪本来就比吴暖暖要高一个脑袋,此时加上吴暖暖身服已破得不成样子了,而小狗正好被吴暖暖抱在怀里。

    从刘浪的角度来看,却恰好能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刘浪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心跟电动小马达一般扑腾扑腾急速跳动了起来。

    我擦,这种感觉怎么比第一次见到吴暖暖时还让人喷血啊。

    刘浪心里慌乱,可还是装作没看见般,认真的盯着小黑狗。

    “这、这伤口好深啊……”

    刘浪一张嘴,这才发现,自己的喉咙都有点干痒痒。

    上火了。

    饶是刘浪身边美女如云,可真正动心的并没有几个。

    刘浪对吴暖暖的感觉说不上喜欢,但也说不上不喜难,甚至可以用复杂来形容。

    刘浪连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对吴暖暖到底是什么感情,甚至在猜到吴暖暖可能跟陆小倩是百合的时候,心中竟然还隐隐有些作痛。

    如今陆小倩已经死了,吴暖暖又损了情魄,不能对任何人动感情。

    这种事情对刘浪来说,太过戏剧化。

    可是,无论如何,刘浪还是希望吴暖暖能变得正常一点儿。

    人有七情六欲,残缺了哪一样,都会让人抱憾不已。

    贪婪的、深深的看了一眼吴暖暖,刘浪心中莫名有种冲动:如果我将她追到手,会不会能让她摆脱那损伤的情魄的困扰?

    一想到这里,刘浪猛然间吓了自己一跳。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啊?

    如果真追到手了,那吴暖暖为情所累,岂不是会天天接受钻心的痛苦?

    想到这里,刘浪在心里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连忙将视线移开,一本正经的看着小黑狗。

    “吴警官,它是我们的救命恩狗,你有办法治好它吗?”

    吴暖暖没有吭声,一只手托住小黑狗,另一只手往腰间一放,突然又停住了。

    吴暖暖脸瞬间涨红,似乎刚刚发现衣服已经不见了,连忙冲着刘浪一伸手。

    刘浪一愣:“干嘛?”

    “给我撕块布条。”

    刘浪又瞄了一眼吴暖暖性_感的腰枝,立刻明白了。

    一只手扯住自己道袍的衣角,刘浪一用力,刺啦一声响,撕下了一块布条,递到了吴暖暖的手里。

    吴暖暖接过之后,将布条缠在了小黑狗的腿上,然后又轻轻揉搓了两下,再次将小黑狗送还到刘浪的手里,说道:“刘浪,这只小黑狗受伤不轻,我暂时将它的腿骨固定住了,回到燕京后还要弄点药上去,不然它这条腿可能会断掉。”

    刘浪闻言,连连点头,一脸谄媚的说道:“吴警官,没想到你还能当兽医啊?”

    吴暖暖狠狠的白了刘浪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小时候家里养过小狗。”

    “啊?你、你小时候?”

    刘浪一听,不由得吃了一惊,那意思明显是在说:你不是孤儿吗?难道孤儿院还可以养小狗。

    吴暖暖根本没理会刘浪,却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别废话了,车子报废了,赶紧到附近看看,哪里有能修车的地方吧。”

    刘浪这才记起来,车子超负荷运转,此时根本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