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646章 变妖逆妖

    “喵……”

    猫妖像是被踩了尾巴一般,尖叫一声,转身就要跑。

    可是,刚刚转过身,那道青影竟然上前一把抓住猫妖的一条腿,用力往下一拽,嘎嘎笑道:“小猫咪,你往哪里跑?”

    刘浪定睛一看,不禁惊骇不已。

    只见那道青影赫然是一个身穿破旧青色道袍,披头散发的道士。

    道士脸上胡子拉茬,侧脸对着刘浪,根本看不出年纪。

    刘浪见道士并没有理自己,连忙后退了两步,护住吴暖暖跟唐小笛,低声道:“小心点。”

    道士抓住猫妖之后,直接将猫妖拽到了车下,然后一伸腿骑到了猫妖的脖子上。

    那只猫妖喵喵的大叫着,想要挣脱,却根本挣脱不掉,被道士用手牢牢的抓住,惊恐不已。

    刘浪此时震惊无比,可搞不清状况,又不敢上前。

    道士速度利索,嘴里一直不停的嘿嘿笑着,手上却不停。

    道士一只手掐住猫妖的脖子,另一只手快速从腰间的口袋里摸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着猫妖的嘴里一扔,含糊的说道:“吃,小猫咪,快吃。”

    猫妖根本挣脱不掉,张着嘴一下将那个黑东西吞了下去。

    道士看着猫妖吃下黑东西,似乎极为满意,拍了拍手,从猫妖的身上跳了下来,快步走到三米外,掐腰盯着猫妖。

    刘浪看着道士如此古怪,不禁同样疑惑,也目不转盯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猫妖,想知道道士到底给这只猫妖塞了啥东西。

    猫妖一见道士起来了,立刻也跳了起来,一个急跃再次翻到了吉普车上,正欲朝另一侧逃去。

    可突然间,猫妖像是被电击了一般,扑通一下又从吉普车上摔了下来,在吉普车下极速抖动了起来。

    “喵……喵……”

    猫妖的叫声痛苦不已,四肢不停的在地上扒来扒去,原地打起了滚。

    道士看到猫妖的模样,却是连连拍着手,哈哈笑道:“小猫咪,哼,让你烧我的房子,让你吃我的鱼肉,我看你还能跑到哪儿去。”

    道士说起话来疯疯癫癫的,倒是惊得刘浪一愣一愣的。

    敢情着火的那间茅草屋是这个道士的啊。

    刘浪心里琢磨着,目光再次移回了猫妖的身上。

    猫妖不停的挣扎着,不一会儿工夫,身上就像是撒了气一般在慢慢萎缩,那本来已化成人形的手脚竟然慢慢长出了尖指跟体毛,甚至变得跟猫爪子差不多了。

    猫妖的体型也在一点点变小,很快就变成了一只半米多长的大花猫。

    见此情景,别说是刘浪了,就连吴暖暖跟唐小笛看到,都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唐小笛更是天真的问了一句:“叔叔,那个人在变魔术吗?”

    刘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窒息了。

    这可不是什么魔术,甚至连什么术都不知道,如果非要硬加上一个名字的话,倒是可以叫变妖术。

    也不应该叫变妖术,其实可以叫逆妖术。

    我艹,那颗黑东西将一只猫妖变成了普通的大花猫。

    刘浪的心里沸腾了,似乎也明白刚才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只猫妖可能是个半成品,在道士的手中变成了猫妖,此时又被他变了回去。

    我去,这妖都能弄出来,也太离奇了吧?

    刘浪怔怔的盯着大花猫,似乎想要看出个究竟。

    大花猫痛苦的大叫着,过了好大一会儿,似乎也察觉出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喵的叫了一声,瞅了刘浪一眼,直接钻到了吉普车底下,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叔叔,大花猫跑了。”

    唐小笛连连拍着手,似乎很是新奇。

    刘浪的震撼可想而知,脑袋近乎僵硬的转过头,跟看一个稀世珍宝一般看着道士。

    道士脸上一直挂着傻乎乎的笑,十根手指不停的来回指来点去,像是在掐算什么东西一般。

    看着大花猫跑了,道士咧嘴一笑,嘎嘎笑道:“哼,今天就饶了你的小猫命,回头我再碰到你,非把你变成老太婆不可。”

    说着,道士歪了歪脑袋,先看了看吴暖暖跟唐小笛,嘴里不停的嘀咕着,可一看到刘浪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啊?是你、是你,你、你是……”

    道士语无伦次的大叫着,转身就要逃跑。

    刘浪心下生奇,哪里会让他跑,见他要逃,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道士的后领,叫道:“前辈。”

    “刺啦!”

    没想到,道士的衣服太过破旧,刘浪这一用力,竟然直接将道士的衣服扯碎了。

    道士一下从刘浪手底下溜走,顿时又惊又喜:“你是怪物,你要杀我,你要杀我。”

    边喊着,道士连蹦带跳的朝着大花猫离开的方向跑去。

    刘浪听道士说话越来越古怪,更是不肯放他走了,立刻将小黑放到了地上,三步并作两步,跟着道士就追了过去。

    道士似乎极为惧怕刘浪,本来身形比刘浪速度还要快,可因为太过着急,竟然扑通一声被一块石头绊倒了。

    刘浪立刻扑上前去,一把扭住道士的胳膊,大叫道:“前辈,你跑什么!”

    刘**他前辈,只因为见他手中的黑乎乎的东西太牛皮,而且脸上全是络腮胡子,看起来比自己要老上很多。

    可是,那个道士一被刘浪扭住,立刻吓得蜷缩成了一团,抱着头大声求饶道:“刘浪,刘浪,你赢了,你赢了,求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

    刘浪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心中狐疑不定。

    这个人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带着满心的疑惑,刘浪抓住道士的衣领往上一提,朝着他的脸上仔细看去。

    刚看了几眼,刘浪并没有认出来,可仔细看了一会儿,刘浪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声音也跟着哆嗦了起来。

    “步、步知非,你是步知非?”

    眼前之人虽然满脸络腮胡须,但刘浪还是认了出来,正是当初在茅山上比试时,被自己打败的步知非。

    当初步知非似乎被安玉桥炼成了某种傀儡,可被自己打跑之后,却是再也没有了消息。

    竟然在这里碰到了。

    而且,看步知非的样子,已然是疯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刘浪认出步知非后,顿时一脑袋的问号。

    怪不得他会怕自己呢,感情在茅山上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