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678章 酒店男尸

    欧阳清织站起身来,轻轻擦了擦眼角,连忙说道:“兰花,我得走了,万一被刘浪回来碰见就不好了。”

    兰花一脸的不舍,抓着欧阳清织的手:“清织姐姐,那、那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你?”

    “如果你想见我,就去西子公寓号找好了。”

    欧阳清织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口,突然又响起了什么,回头冲着兰花一笑,说道:“对了,千万不能告诉刘浪我来过,而且,如果你要去找我,一定要偷偷的,不要被刘浪发现,知道吗?”

    “知道了,清织姐姐。”

    兰花乖巧的点了点头,看着欧阳清织远去的背影,却是一脸的羡慕。

    “大哥哥,清织姐姐对你真好,希望你不要辜负清织姐姐啊……”

    欧阳清织从花圈店出来时,刘浪刚离开了巷子口。

    见与不见,只有一条街的距离,擦肩而过……

    牛大壮跟刘浪说的地方是一家快捷酒店。

    刘浪挂了电话之后,直接打了辆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那家快捷酒店。

    牛大壮早就在酒店门口等着了,一见刘浪来了,练满热情的迎上前,笑呵呵的说道:“刘兄弟,你终于来了,类似的事情发生好多起了,冯队实在没办法了才让我叫你来的呢。”

    刘浪点了点头道:“牛哥,你客气了,现在我也是刑警队的一员嘛。”

    两人边说着,进了酒店,一直上了六楼。

    整个酒店总共有六层,而事发地点正是最顶层的一间房间里。

    到了六楼之后,除了警察之外,其余人大都已被遣散了,现场已完全封闭了起来。

    在牛大壮的带领下,刘浪跟着来到了房间里。

    一进门,刘浪就闻到整个房间散发着阵阵尸体的腐臭,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房间只是普通的客房,里面此时正站着几个人,一个保洁工。一个穿着西装的女人,应该是客房经理之类的人的,冯一周跟周张也在其中。

    房间里有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一具男性尸体。

    尸体已经出现了尸斑,看起来应该死了好几天了。

    尸体仰面朝上,浑身赤果,胸口有三道划痕,像是被什么动物的爪子抓过的一般,嘴巴张得巨大,两只眼睛外突着,显得极为惊恐,而嘴唇有些青紫,像是有些瞬间窒息的感觉。

    刘浪看了两眼尸体,已基本确定,这具尸体的魂魄被人硬生生的抽走了。

    冯一周几人正围在尸体旁边,一见刘浪来了,连忙让出一个位置让刘浪来到床前。

    “刘浪,你终于来了,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冯一周问道。

    刘浪点了点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环顾了一下四周。

    周围并没有任何异样,只有窗户开着,窗帘被风一吹还轻轻荡了两下。

    “周大哥,尸体检查过了?”

    刘浪看了周张一眼问道。

    周张连忙说道:“嗯,我刚才看过了,这具尸体至少死了三天以上了。”

    “啊?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被发现?”

    冯一周看着那个客房经理,沉声道:“刘浪,事情的经过还是让经理给你说一下吧。”

    客房经理是个女的,三十多岁,穿着一套小西装,披着头发,脸上涂着艳妆,看起来倒还有点姿色,只是此时吓得脸色苍白,浑身正在不停的瑟瑟发抖。

    客房经理听到冯一周的话,使劲咽了口唾沫,惊恐的看着床上的死者,颤声说道:“这、这位客人长期住在这里,我、我们只是在他需要的时候才会来打扫卫生。就在前天,徐姐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这位客人,又按了门铃没人回应,就、就打开门想打扫一下卫生,结、结果就看到他死在了床上……”

    客户经理指着身边的保洁员说道。

    那个保洁员应该就是客户经理口中的徐姐。

    刘浪扭头看了一眼徐姐,只见她脸色不比客户经理好看多少,同样苍白如纸,身体也在微微颤抖着。

    刘浪问道:“徐姐,那你进来看到死者时,有什么异常发现吗?”

    徐姐慌乱的摇着头,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刚开始还以为他没穿衣服睡觉,刚想转身离开,可忽然发现他的表情不太对劲,仔细一看,他、他早就死了,就连忙叫人了。”

    “哦?那窗户呢?”

    “我、我们也没有动过。”

    刘浪沉默了,看着尸体,又看了看冯一周,问道:“冯队,这里有摄像头吗?”

    “有。”

    冯一周一指周张说道:“最近一个星期的视频我们都调取过了,可是并没有发现任何人进出。”

    周张闻言,连忙拿出手机,在刘浪面前打开。

    刘浪看了看,不禁眉头越皱越紧,轻轻叹了口气,走到窗边。

    窗户的边缘是塑料做的,总共有两扇,其中一扇是打开的。

    窗户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异常之处。

    刘浪看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什么,正想转头,忽然发现在窗户下沿的部分有三道明显的划痕。

    “嗯?这是什么东西?”

    刘浪一愣,连忙低头一看。

    划痕很新,应该是最近才弄上的。

    “这里以前有划痕吗?”

    刘浪转头问客户经理。

    客户经理却是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些窗户都是统一安置的,应该……”

    客户经理刚想说什么,忽然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指着划痕叫道:“这、这跟尸体胸口的好像啊。”

    众人顿时一愣,转头一看,顿时一脸恍然:“对啊,都是三道划痕,虽然长度不太一样,但间隔的确差不多。”

    刘浪倒吸了一口气,又往窗户外看去。

    六楼,而且外设的构造都很平滑,一般人根本爬不上来。

    将脑袋探出去之后,刘浪清晰的看到外窗的墙上也有许多同样的划痕,都是三道一起,而且看起来还不少。

    “难道是金刚狼那种东西吗?”

    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回头再看尸体时,猛然间双眼一瞪:“冯队,那是什么东西?”

    在尸体头部下面的枕头底下,赫然有半张纸露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