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683章 再来风尚

    不作不会死。

    没有见过刘浪的本事,永远不知道痛是什么滋味。

    几个混混此时彻底傻眼了,怔怔的盯着刘浪,却又不敢上前,而发哥爬在后座靠背上,不知死活。

    “吱……”

    司机吓得腿都哆嗦了,从后视镜里看着刘浪拿着铁棍折来折去跟玩似的,一刹车,屁滚尿流的跑了下去,也顾不得兄弟们了。

    刘浪将折弯的铁棍往外一扔。

    “当啷……”

    铁棍撞击到了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兄弟们,把发哥弄醒吧。”

    最后排座的两个小混混惊恐的看着刘浪,颤抖着双手上前推了两把发哥。

    发哥没动,嘴里还挂着血丝。

    “上耳刮子!”

    刘浪将眼一瞪,吓得那个混混轮起胳膊,啪的一声,直接甩在了发哥的腮帮子上。

    “额……”

    发哥闷哼一声,眼睛也微微睁开了一点儿。

    刘浪皱了皱眉头,低沉着声音道:“再来。”

    “啪!”

    又是一巴掌,发哥的脸上透出了血红的五指山。

    “哎哟……”

    一声嚎叫,发哥将腰一直,没想到根本没直起来,反而往后一仰,扑通撞到了前座靠背上。

    看着发哥痛苦的样子,车里四个小混混脸皮都急跳了两下,却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扶。

    刘浪眯眼看着发哥,心中不禁暗暗惊叹:看来发哥的身体也很强壮啊,如果是普通人,挨上那两铁棍,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可发哥背上的骨头虽然断了,但还没有伤到脊柱。

    如果脊柱真断了,发哥这个人也算是废了。

    刘浪看到混混们是真下了死手,自己自然也没有什么好仁慈的。

    刘浪抬起头来,抓住发哥的头发,一把将他拎了起来。

    “发哥,有什么遗言吗?”

    此时发哥虽然有了意识,但疼的根本直不起腰来,两只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的盯着刘浪,呸的吐了一口鲜血。

    鲜血径直朝着刘浪的脸上飞了过来。

    刘浪嘴角轻轻一勾,将头往旁边一偏,躲开那口鲜血,冷哼一声:“怎么,还不服?”

    发哥深吸了一口气,怒骂道:“姓刘的,老子不服,老子大意了!”

    都伤成这样儿了,竟然还煮熟的鸭子,嘴这么硬。

    那四个小混混听发哥竟然还敢叫嚣,脸都吓白了。

    其中一个混混冲着发哥挤眉弄眼,哆嗦道:“发哥,别、别说了,老、老大……”

    “闭嘴!咳咳……”

    发哥高喝一声,胸口猛然间起伏,又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刘浪看着发哥的样子,不禁冷笑了起来:“哟,看不出来,你骨头倒是真硬。哼,那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说着,刘浪举起拳头,朝着发哥的脑袋就要砸。

    发哥一看,本来梗着脖子,突然脑袋一缩,立刻哭丧了起来:“别、别打了,老大,别打了,二胆说你就看不惯软骨头,他、他娘的骗我……”

    “噗嗤……”

    刘浪一听,顿时笑出声来。

    我艹,怪不得这家伙这么嘴硬呢,原来是想以毒攻毒,让自己放过他呢。

    可是,发哥哪里知道,刘浪看不惯软骨头也是就事论事。

    对于解散红灯小屋这件事,无论你骨头软还是硬,都根本没得商量。

    刘浪的意志非常坚决。

    发哥此时像缩头乌龟一般,艰难的举着双手作求饶状,大声叫道:“老大,我、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回去我就将那些娘们放了,放了……”

    看着发哥的怂样儿,四个小混混却是长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暗暗盘算着:发哥呀,你终于服软了,再不服软,我们这些人全就交待在这里了。

    刘浪的拳头没有落下去。

    “发哥,看在你跟胆哥的关系上,我今天不会把你怎么样,可是,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就没这么便宜了。”

    刘浪见吓唬的差不多了,撂下一句狠话,直接推门下了车。

    几个混混根本没料到刘浪转变如此之快,怔怔的看着,却是一动也不敢动。

    直到刘浪走远了之后,混混们才如梦初醒,连忙七手八脚的扶住发哥,让他躺在了座椅上。

    发哥嗷嗷惨叫着:“医院,快送我去医院……”

    发哥去了医院,但却永远留下了阴影。

    那两铁棍下去,正好打到了关联下体的神经,发哥虽然没死,但这辈子却再也直不起腰来了。

    甚至从那以后,一旦有人在发哥面前提起刘浪俩字,发哥都会吓得小便失禁。

    当然,刘浪这个老大的位置也算是真正坐稳了,再也没有人敢违逆了。

    甚至在以后的几年里,整个燕京市的红灯区竟然变得出奇的干净,就连那些警察闲着没事干,除了吃喝就是到处抓些小偷小摸的惯犯玩。

    话说回来了,刘浪一通杀罚之后,直接跳下了车,沿着公路往回走。

    面包车虽然也没开出去多远,这一段插曲却完全影响了刘浪的心情。

    以恶制恶!

    不知何时,刘浪心里慢慢印下了这个词,而在以后的岁月里,刘浪也始终贯穿的一个信念:善者柔,恶者惩!

    本来只是想随意溜达一下的刘浪,沿着公路走了一会儿,不觉想起了尚化眉说的九让和尚。

    “对啊,祁连山,那个花和尚齐连山不知最近过得怎么样啊?上次好像还请我吃饭,正好借此机会去看看。”

    路边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刘浪跟司机说道:“风尚礼仪。”

    一脚油门,没到十分钟,司机就停下了车:“到了。”

    刘浪一愣,没想到这么近,抬头看着风尚礼仪的独楼,不禁暗暗感慨时光过得太快。

    第一次知道风尚礼仪还是因为沈菊花,而转眼间,大篮球沈菊花去了东北,身边的人也来来去去。

    从出租车上下来之后,刘浪抚摸了两下胸前的吊坠,轻轻唤了一声:“晓琪?”

    刘浪知道,韩晓琪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说根本不想见自己,所以才会一直不露面。

    但一直这样下去也不办法,难道一人一鬼如如此贴近,却永远要形同陌路吗?

    不出所料,韩晓琪装作没听见,依旧没有吭声,像是根本不存在般。

    刘浪虽然满心的话要问韩晓琪,可又不能逼她出来,只要无奈的摇了摇头,抬头看着风尚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