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690章 暴风雨前夜

    龙虎山,未央阁。

    饶九妹正怒视着泥人王,两眼赤红,大声叫道:“泥人王,你凭什么不让我下山?凭什么!”

    泥人王面色铁青,直直的盯着饶九妹,苦口婆心的说道:“九妹,我知道你想给师兄报仇,可是,你哥万春不是已经去了嘛。”

    “我知道,我知道,为什么我哥能下山,我、我就不能!”

    饶九妹边说着,两脚点地,就要往前冲。

    泥人王没有动,两指轻轻一点,本来空无一人的门口突然显出两个人影。

    人影未动,可双拳已出,朝着饶九妹就打了过来。

    饶九妹吓得脸色一变,连忙往退了两步,再次回到厅堂之中,怒视着泥人王:“你、你竟然用你的泥人阵来困住我?”

    泥人王缓缓摇了摇头,道:“九妹,万春已经下山,并将消息散布出去了,现在各门派都有道士在抓黑巫教的人,恐怕接下来的一年半载都会陷入动荡之中。”

    “你、你……”

    饶九妹气得说不出话来。

    泥人王却是不无所动,轻轻叹了口气,道:“九妹,不是我不想让你下山,只是,龙虎山不可一日无主。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子打打杀杀,的确太不适合了。”

    “哼!”

    饶九妹将头一扭,却是不再说话。

    泥人王无奈的摇了摇头,响指一扣,门口那两个人影嗖的一下又不见了。

    泥人王看了饶九妹一眼,背起手,缓步走出了未央阁,抬头看着天边的星空,长长叹了一口气,眼泪不知不觉滑落而下。

    “师兄,我何尝也不想下山帮你报仇啊,可是,如今黑巫教众遍布全国,想要追查诛杀又谈何容易……”

    武当山,阴寒洞。

    安玉桥正盘膝坐于洞内,面前摆着那本乱神术。

    安玉桥整个人像是被一团黑影包裹着一般,阵阵黑气不断的游来游去,好似无数条蛇在周身游走。

    过了一会儿,安玉桥缓缓睁开眼睛,两眼慢慢由熏黑恢复了正常。

    “哼哼,玉面还自称黑巫堂主,竟然练习乱神术都能走火入魔,难怪会死于非命。”

    缓缓将乱神术拿在了手里,安玉桥两眼露出了得意之色,将乱神术往面前一盆水中一扔。

    “咝……”

    乱神术触水之后,发出咝咝一阵响动,慢慢在水中融化,不一会儿竟然跟那盆水融为了一体,消失不见了。

    而那盆本来清澈无比的水竟然变成了一滩血水。

    “乱神术,当初用精血绘制,任你刀砍斧劈却是不能,哈哈,遇蛊水即化。”

    安玉桥脸上愈加得意,一脸阴笑着,自言自语道:“哼,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了乱神术,而我,将夺取黑巫教主的位置,哈哈,哈哈……”

    安玉桥张狂的笑声回荡在整个虚洞之中。

    可是,正在此时,安玉桥的笑声戛然而止,面露惊恐之色,直直的盯着不远处的洞壁。

    洞壁处渐渐浮现出一个黑影。

    安玉桥一看到黑影,吓得身体一哆嗦,连忙扑一声跪倒在地,脑袋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师父,恭迎师父!”

    “哼,玉桥,为师交给你的事完成的怎么样了?”

    安玉桥身体猛得一颤,结结巴巴的说道:“师父,我、我……”

    “哼,少在这里给我装腔作势,如今乱神术已成,你可以下山去了。”

    安玉桥惊恐万状,身体伏在地上瑟瑟发抖:“师父,弟子这就去帮您寻那三本书。”

    黑影一摆手,微微一笑,声音却是缓和了很多:“不急,我今天来只是告诉你一个消息。”

    “请、请师父指点。”

    安玉桥抬起头来。

    黑影没有动,却是说道:“龙虎山的饶无贪已被我用黑巫术杀死,如今整个龙虎山已决心将黑巫教的人斩草除根,而你……”

    安玉桥一听,顿时大喜过望:“师父,你、你的意思是……”

    黑影一摆手,制止了安玉桥的话,冷声说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一个小小的武当掌门根本满足不了你的野心。”

    安玉桥闻言,大喜过望,朝着黑影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连声说道:“师父放心,只要我能掌控住黑巫教,相信师父的大计也会指日可待。”

    “哈哈,哈哈,好、好好好……”

    黑影再次慢慢变淡,缓缓消失不见了。

    燕京市一处沿江的别墅里,燕小六正坐在沙发上,缓缓睁开眼睛,面色异常的冰冷。

    “让腥风血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哈哈,死得人越多,那阴阳书的威力就会越大。哼,上次失败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从好再来土菜馆跟吴暖暖分开之后,刘浪再也没有半分停留,直接带着四鬼回到了花圈店。

    还没回到花圈店,刘浪远远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嬉笑打闹的声音。

    “小黑,别跑,别跑。”

    “汪汪汪!”

    “哗啦!”

    像是有什么东西直接倾翻了一般。

    “呜呜……”小黑像是犯了错误一般,低低呜咽着。

    只听兰花得意的笑着:“哈哈,小黑,看你,都是因为你,哼,一会儿大哥哥回来看怎么收拾你吧。”

    刘浪皱了皱眉头,急走两步,刚走到花圈店门口,顿时有种不详的感觉。

    “兰花、小黑,你、你们……”

    一抬头,朝着花圈店里看去,刘浪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兰花此时正一只手掐着腰,另一只手指着小黑,一脸训斥。

    小黑跟做错了事的小孩一般,蜷缩着脑袋,呜呜低叫着,却是一脸的委屈。

    一听到刘浪的喊叫,兰花立刻扭头一看,顿时笑了起来,又蹦又跳的来到了刘浪面前:“大哥哥,你可回来了。快看,你看小黑,它把整个花圈店弄成这个样子的。”

    此时花圈店与垃圾场不逞多让,几个花圈也被折断了,胡乱的堆积在地上,而那些纸人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腿,更有甚者,脑袋直接掉了下来,干瘪着歪在一边。

    花圈店此时连放脚的地方都没有。

    刘浪气得七窍生烟,指了指小黑,又指了指兰花,大声喊道:“你、你们都给我过来!”

    小黑闻言,真像是听懂了一般,呜呜低叫着爬到刘浪的面前。

    兰花的笑容却凝固在了脸上,似乎这一切跟她无关似的。

    “大哥哥,这、这都是小黑做的啊……”

    “呜呜……”

    小黑抬起头来,低声抗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