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691章 狐骚味

    刘浪自然不相信如此乱糟糟的场面是一只刚断奶的小狗做的呢。

    刘浪指着兰花,又指着小黑,憋了半天,终于吼出了一句话:“今后三天,你们都给我老实待在家里,杜绝一切外出活动!”

    “哇……”

    兰花突然大哭了起来,嘟着小嘴,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大哥哥,全是小黑做的,为什么也不让我出去玩?为什么?”

    “为什么?兰花,你说,小黑就这么点儿,能把那么大个花圈弄成那个样?还有,那么高的架子上,它、它能够得着?”

    刘浪越说越激动,手举在半空,就差直接上前给兰花两个耳刮子了。

    兰花本来还想争辩,可听到刘浪的话,脑袋却是慢慢低了下去,声音跟蚊子哼哼般。

    “我、我只是在追小黑,又、又不故意的……”

    刘浪一听,顿时乐了,心道:这丫头,怪不得刚才一副打小报告的架式,原来想全怪在小黑身上啊。

    刘浪拉着脸,冷哼一声,将手里带的盒饭往桌子上一放:“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接下来三天,老实给我待着,并把这里全部收拾好。”

    说完,刘浪头也不回的进了后屋,直接钻进了自己的屋子,将门牢牢的锁死。

    兰花怔怔的看着小黑,做了一个鬼脸,竟然嘿嘿一笑:“哼,看你,都怪你,不然我也不会被大哥哥骂的。”

    小黑呜呜低叫着,倒是委屈不已。

    却说刘浪进屋之后,直接将四鬼唤了出来,然后给拿起手机给赵二胆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将老鼠精送来。

    在等老鼠精的间隙,刘浪坐在床上,看着四鬼站在面前,凝重的问道:“你们说说,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刘浪在刚才经过院子的时候,特意打量了两遍,根本没有看到那根诡异的铁链。

    刘浪清楚的记得四鬼曾告诉自己,之前黑白无常曾经来过,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后来没找到就走了。

    所以,刘浪猜测那条悬空的铁链可能根本不是阳间之物。

    四鬼垂手立于刘浪身前,纷纷皱着眉头,却是茫然不已。

    风越颤巍巍的说道:“大、大师,我、我们错了……”

    刘浪一摆手,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没有什么错,我只是想问问你们,你们看到的那条铁链,像不像阴差锁魂的铁链?”

    四鬼闻言一怔,纷纷抬起头来,一脸恍然之色:“大师,听你这么说,好像真是呢,那条锁链透出阴森森的气息,让我们非常害怕。”

    “嗯,这件事先放放,你们先回去修炼吧。”

    刘浪点了点头,一招手,将四鬼收进了牌位之中。

    四鬼如今要依附于牌位生存,离开牌位之后就会慢慢变成游魂,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丧失心智,找不到回来的路倒也情有可原。

    只是,刘浪想不明白,那股异香跟黑影到底有啥关系,所以,刘浪想问问老鼠精。

    拿出从发哥那里夺来的灵魂契约,刘浪暗暗运起鬼王诀,想试探一下里面有什么东西。

    可是,体内凉飕飕的气息刚碰到纸张,却像是被什么东西阻住了一般,根本探不进去。

    越是这样,刘浪的好奇心越强:怪不得我感觉不出这种纸有什么异常,似乎里面被加持了某种封印呢。

    想到这里,刘浪隐约也明白了什么,将纸张放在了自己面前,再次进入了鬼王诀的修炼状态。

    月光慢慢飘洒,不知不觉从窗户里透了进来,一点一点浇在刘浪的身上。

    月光点点,好似银妆。

    “咚咚咚!”

    刘浪正慢慢感受着鬼王诀,时光如电,似乎就是几分钟的工夫,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

    刘浪立刻睁开眼睛,收起鬼王诀,身上的月光也随之飘散。

    “花生?”

    “师父,是我。”

    刘浪听到这个声音,立刻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进来吧。”

    “师父,您、您的门锁死了。”

    刘浪闻言,心里一乐,连忙跳下床,将门打开。

    门口的老鼠精爬在地上,个头跟小黑差不多。

    前院的兰花跟小黑此时正直愣愣的盯着老鼠精,跟看怪物一般。

    “汪汪……”

    小黑似乎还想狗拿耗子,管点儿闲事,可看着这只耗子与自己个头相当,只有汪汪叫两声的本事了。

    兰花更是一脸的迷惑,心中却暗暗嘀咕了起来:“大哥哥可真是厉害,竟然还有老鼠精追随。”

    老鼠精被刘浪放进屋里之后,被刘浪直接抱到了床上。

    几天不见,老鼠精的个头又长大了不少,恐怕真跟小黑比较的话,只大不小。

    这要是走在大街上,非被人当成变异物种不可。

    “花生,胆哥怎么没来?”

    老鼠精歪着脑袋,张着小嘴说道:“师父,赵二胆那小子说他一个同学住院了,没脸来见你。”

    住院跟没脸有啥关系?

    完全是前言不搭后语。

    可是,刘浪一听就明白了,赵二胆口中的同学,应该就是发哥。

    赵二胆可能知道发哥根本不想解散红灯小屋,所以心有愧疚,不敢来见自己。

    想了想,刘浪微微一笑,倒也没放在心上,而是将灵魂契约往老鼠精面前一送,说道:“花生,我叫你来是让你帮我看一样东西,是不是妖精所为。”

    老鼠精本来就是妖精,自然对妖精的事情要熟悉一些。

    花生闻言,直接爬到了灵魂契约上,小爪刚刚落下,立刻又跳了下来,惊恐的大叫道:“我艹我艹,好重的狐臊气啊。”

    花生如果此时能有表情的话,肯定极度夸张,那声音却是尖细无比,跟被踩了尾巴似的。

    刘浪一听,不禁大疑,忙问道:“什么?花生,你什么意思?”

    花生离灵魂契约那张纸足足两米的距离,还一个劲的大口喘着粗气,带着嫌弃的口气叫道:“师父,这玩意你哪儿弄的啊?好重的狐臊味,绝对是那些臭狐狸搞得。”

    刘浪又惊又奇怪,连忙拿起灵魂契约,不禁有些激动,又往花生面前凑道:“我怎么闻不到?你再闻闻、再闻闻,可别搞错了。”

    花生却是摆着两只前爪,哇哇大叫着:“师父,快拿开,熏死了,没有错,那些狐狸的味道隔老远都能闻得到,不会有错的、不会有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