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696章 被蛇咬

    萧娘冷冷的看着刘浪,仿佛在看一个死人,冷声哼道:“小子,任你巧言令色,如今既然来到这里,却是有来无回。 (

    M)哼,恐怕死了都没人会找到你。”

    刘浪歪着脑袋,挑衅般看着萧娘,忽然问道:“嘿嘿,是吗?那我倒要看看。”

    刘浪之前只是知道华子佩是华广堂的少爷,却并不知道萧娘的身份,此时全当是华子佩哪里勾搭了一个美女。

    看着刘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萧娘似乎从来没有被如此看轻过,两条柳眉都快倒竖了起来。

    “好啊,臭小子,你打了我的儿子不说,竟然敢在老娘面前如此张狂。好,很好,今天,就算老华不想怎么样,老娘也非废了你不可!”

    萧娘此时彻底气坏了,猛然间将手一扬,拿出了一个拇指大的小黑瓶。

    “佩儿,你好好瞧着,今天为娘就将他噬骨散魂!”

    华子佩一听,却是满脸的兴奋,连连拍手叫道:“好啊好啊,娘,把这个小子弄死,弄死!”

    华子佩在叫喊的同时,不自觉想起了被五步蛇噬咬的痛苦,嘴角轻轻一抽,恨不得将刘浪抽筋剥骨了。

    萧娘将手中的小黑瓶打开,嘴中轻轻念动着咒语,只见一道黑烟从瓶子中慢慢飞了出来。

    “嗯?黑巫术?”

    刘浪一看到那团黑影,立刻就认出来了,瓶子里养着一只鬼蛊。

    鬼蛊,故名思议,用蛊养成的鬼。

    这种东西不同于普通的厉鬼,其体内因为含蛊的原因,会让厉鬼的力量成倍的增加,一旦侵入人体,会直接在对方的魂魄种上蛊毒,让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活活遭受魂魄被啃噬的痛苦。

    刘浪见此,眼皮一跳,心中却是一动,暗暗琢磨道:“哼,这个女人到底是跟华子佩有什么关系,难道真是他娘不成?竟然能用如此阴毒的东西来给华子佩报仇?”

    正想着,鬼蛊却是呜呜低叫了两声,朝着刘浪扑了过来。

    鬼蛊长相狰狞,张牙舞爪,眨眼间到了刘浪的面前。

    刘浪微微一动,将手扶在了腰间,抓起无邪鞭,啪的一下甩了出去。

    此时华子佩正得意的笑着,似乎已看到刘浪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的模样。

    可是,眼见鬼蛊就要咬到刘浪身上的时候,刘浪忽然甩出无邪鞭,啪的正中鬼蛊的脑袋。

    鬼蛊嗷嗷大叫了一声,刮起了阵阵阴风,疯狂的往后逃窜。

    本来洋洋得意的萧娘瞬间愣住了,根本没明白怎么自己精心饲养这么多年的鬼蛊会被一条不起眼的小鞭一抽,就张皇逃窜了?

    “不好,鬼蛊要跑了!”

    萧娘一愣,似乎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脸色顿时煞白,大叫一声,急速的念动着咒语。

    鬼蛊此时像是一只受了惊的野马一般,疯狂的在别墅里四处逃窜,撞来飞去,嗷嗷大叫着,将别墅里破旧的家具撞得上下翻飞,发出哐啷哐啷的声响。

    华子佩此时也吓傻了。

    时间太短了,根本来不及反应,怎么想像中的场景完全没有出现啊?

    刘浪皱着眉头,看着惊慌失措的鬼蛊,暗暗运起了鬼王诀,朝着萧娘的背后猛然间一张手,大声喝道:“帮我抓住这只鬼蛊。”

    萧娘吓了一大跳,不明所以的往身后一看,却见两只长相狰狞的厉鬼,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那两只厉鬼不知受了什么牵引,竟然呜呜叫着,纷纷飞了起来,左右朝着鬼蛊就冲了过去。

    鬼蛊中了无邪鞭,已是修为大损,此时更是受了惊吓,只想着尽快逃脱。

    两只厉鬼呜呜叫着,很快就将鬼蛊合围在了中间。

    两只厉鬼分别撕扯着鬼蛊的两只胳膊,生生的将鬼蛊拽到了刘浪的面前。

    萧娘见此情景,早已吓得目瞪口呆,惊奇的看着刘浪,似乎根本不相信刘浪竟然如此厉害。

    可是,此时华子佩却是恨得直跺脚,偷偷将手伸到了怀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瓷瓶。

    刘浪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鬼蛊的身上,脸色冷峻,眼见鬼蛊被两只厉鬼拉到了面前,一伸手,朝着鬼蛊的脑门上就拍了下去。

    “黑巫术不是用来害人的!”

    刘浪大吼一声,催动巫诀,一掌正拍到了鬼蛊的天灵之上。

    鬼蛊嗷嗷叫着、挣扎着,身影慢慢溃散,不一会儿工夫就完全消散不见了。

    正在此时,华子佩忽然间一扬手,将手里的小瓶子朝着刘浪扔了过去。

    “该死的小杂种,今天老子让你尝尝五步蛇的厉害。”

    刘浪的注意力此时全在鬼蛊的身上,根本没留意到扔过来的小瓷瓶。

    瓷瓶早已打开了盖子,在半空中打了一个弧度,里面的五步蛇也弹跳了出来,正朝着刘浪飞了过来。

    那条五步蛇虽然身材娇小,但毒性极强,不但能轻易解掉很多蛊毒,甚至是仅次于金蚕蛊之下的一种在黑巫教中极负盛名的蛊虫。

    五步蛇,一般人被咬之后,用不了五步就会七窍流血,浑身抽搐而死。

    当时华子佩因为中了篾片蛊的原因,正好可以以毒攻毒,让五步蛇给解毒。

    可没有中篾片蛊的人,被咬中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这次算计着要害刘浪,华子佩偷偷将五步蛇偷出来。

    萧娘见刘浪一掌将自己辛辛苦苦炼制的鬼蛊拍死了,正惊骇的同时,猛然间看到华子佩竟然将五步蛇给放了出来,不禁脸色大变。

    萧娘清楚的知道五步蛇的厉害,如果给它自由,恐怕咬死了刘浪之后,还会转过头来咬自己。

    别看五步蛇长得很小,可速度却是飞快,如果调过头来再咬自己的话,根本逃不掉。

    “佩儿,你……”

    萧娘大叫一声,可已为时已晚。

    五步蛇已凌空飞到了刘浪的脖子上,一张嘴,尖牙暴露,咝的一声响,直接在刘浪的脖子上烙下了一对清晰的小蛇印。

    刘浪根本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脖子上一阵凉嘶嘶的感觉,意识瞬间变得有些模糊,身体一歪,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萧娘此时脸都绿了,冲着华子佩大吼道:“佩儿,快跑!”

    华子佩看着刘浪歪倒在地,脸上的笑容慢慢绽开,张狂的笑道:“哈哈,小瘪三,小杂种,我让你牛,牛给我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