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02章 人死蛊亡

    随着对鬼王诀第一重的愈加纯熟,刘浪此番使出化鬼之境自然不会再跟上次那般,晕倒在现场了。

    这人蛊在乱神术中虽有记载,但却罕有人能炼出来。

    再说了,能炼出这种东西的人,定然也是恶毒之辈,绝非善人。

    刘浪本来还想念在黑巫教众的份上心存善念,给对方改过自新的机会,可见他竟然用阴毒的人蛊来攻击自己,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妈的,找死!”

    刘浪边喊着,却是急退了两步。

    与此同时,左手已化为掌风,使出了化鬼之术。

    刚才人蛊一甩就将那两只厉鬼摔死了一只,这种厉害程度是根本难以想象的。

    虽然刘浪不知道这两只厉鬼究竟来自何处,但在用鬼王诀控制的同时,也感觉出这两只厉鬼也绝非善类,不是一般厉鬼可以比的。

    正因如此,人蛊可能比想象中还要厉害。

    人蛊甩掉两只厉鬼之后,竟然闪电般往前一扑,朝着刘浪的脸就抓了过来。

    速度太快了。

    刘浪刚刚使出鬼王诀,还没准备好,却见人蛊已攻到了近前。

    这一下要抓上,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

    刘浪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将鬼王诀一收,急匆匆的往旁边一闪,快速的甩出了无邪鞭。

    “啪!”

    没想到,人蛊不躲不闪,无邪鞭正好抽在了人蛊的身上。

    “哇……”

    人蛊惨叫一声,并没有如想象中般往回逃窜,两只小眼顿时跟冒火一般,盯得刘浪头皮发麻。

    我艹,这东西竟然连无邪鞭都奈何不了?

    不过,刚才无邪鞭抽到了人蛊的胳膊上,却还是留下了一条清晰的鞭痕。

    尽管如此,却造不成致命伤害,无疑于隔靴搔痒。

    “妈的,非逼老子出绝招!”

    刘浪惊慌之下,连忙往后急跳了两步,再次催动鬼王诀,凝神静气,猛然间喝斥一声,朝着奔袭而来的人蛊就劈了过去。

    这一次,因为距离稍微远了一些,刘浪得了一丝空隙。

    人蛊在攻过来的同时,鬼王诀也已使了出来。

    只见在刘浪的手心,一团黑烟嗖的一声钻了出来,像是气球一般,被风一吹骤然涨大了数倍。

    人蛊已近了眼前,那团黑烟已像铠甲一般,牢牢将刘浪包裹在了中间。

    “噗……”

    人蛊尖爪猛然间朝着黑烟抓了一下。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手臂生疼,偏头一看,竟然在黑烟处抓了一道口子。

    “该死!”

    刘浪将手腕一抖,再次催动鬼王诀。

    黑烟瞬间将刘浪的左手包裹住。

    “去死吧!”

    刘浪大吼一声,夹裹着黑烟朝着人蛊的脑门就击了过去。

    人蛊依旧不闪不避,似乎根本不惧怕刘浪。

    华广面色惨白狰狞,却是冷冷的看着,不屑的冷哼一声:“无知,竟然敢跟我的人蛊硬拼……”

    可是,话音刚落,华广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口有股粘糊糊的感觉,低头一看,本来狞笑的表情变得愈加狰狞,一脸的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这、这怎么可能?”

    华广身体微微一颤,本来挺立的身板往后急急的倒退了两步,两只手捂住了腹部,惊恐的抬起头来。

    华广的腹部只是在人蛊出来的时候喷出一次鲜血,可此时鲜血竟然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疯狂的涌了出来,就连肚子里那些肠子都开始往外滚。

    “哇哇……”

    人蛊一声惨叫,身体像是一只离弦的箭一般,嗖的朝着华广这边射了过来,咚的一声正撞进了华广裂开的腹部。

    刘浪惊骇的盯着华广,一步步逼近,却是依旧不敢收起鬼王诀。

    虽然此时刘浪看起来跟没事儿人似的,可刚才那一击,却是刘浪将鬼王诀完全发挥了出来。

    如果一击不成,接下来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了。

    刘浪面色冷峻,故作镇定,一步步朝着华广靠近。

    华广又惊又恐,难以置信的盯着刘浪,一只手抱着肚子,另一只手缓缓抬了起来。

    “你、你竟然……”

    “扑通!”

    华广往后一个踉跄,直接跌倒在地,身体抽搐了两下,两腿一直,脑袋一歪,死了。

    那只人蛊也跟着哇哇叫了两声,竟然在华广的肚子里慢慢干瘪,痛苦的挣扎了两下,也死了。

    人死,则蛊死。

    刘浪似乎还不相信眼前这一切,怔怔的看着,周身散发出的鬼王诀却像是天神降临一般。

    萧书娘的注意力全部在自己的脸上,似乎刚才的决斗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

    可华子佩却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瞳孔急剧的收缩,看着刘浪跟看一个怪物一般。

    “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华子佩指着刘浪,后面是二楼的围栏,再往后一步,直接就会跌落下去。

    刘浪没有理会华子佩,而是低头看着华广,蹲下仔细检查了一番,确认华广跟人蛊死了之后,才将鬼王诀慢慢收了起来。

    自作孽,不可活。

    杀了这么一个幼小的生命,就是为了炼制人蛊,这种人死不足惜。

    刘浪没有半分怜惜之情,眉头却紧紧皱了起来。

    黑巫害人,看来,如今黑巫教中依旧有很多人心术不正,需要加强管理。

    看着华广,刘浪知道,要真正扭转黑巫教在世人眼中的印象,绝非是件易事。

    正思索着,华广跟人蛊的鲜血慢慢散开,发出一股浓烈的恶臭。

    刘浪连忙捂住鼻子,往后退了两步,心中暗想:既然此处事已了,倒也没有什么可待的了。

    华子佩跟萧书娘不该死,但他们心术也不正,就任由他们去吧。

    想到这里,刘浪转身要走。

    一直疯疯癫癫的萧书娘闻到了浓烈的恶臭,竟然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茫然的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华广。

    “老华?姐姐……”

    萧书娘似乎像是突然记起了什么般,猛然间朝着华广的尸体扑了过去,两只手慌乱的朝着他肚子抓了过去,生生将人蛊又拖了出来。

    华子佩跟刘浪都惊恐的看着这一切,却不明白萧书娘究竟在干嘛。

    只见萧书娘将人蛊抓住出来后,竟然张开口,往嘴塞……

    “呕……”

    刘浪只感觉自己胃中翻滚,就差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可是,萧书娘却浑然不觉,牙齿跟狗一般,使劲咀嚼着生生将人蛊吞进了肚子里。

    “姐姐……”

    萧书娘吃完之后,又看着华广,忽然间一弯腰将华广的尸体抱了起来,回身拽着华子佩,直接跃下了二楼,朝着外面逃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