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06章 化鬼之境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刘浪缓缓睁开双眼。

    眼中泛着精光,深邃而绵长,像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像是一座巍峨耸立的山,让人看不到尽头。

    原来,这就是化鬼之境?

    看着木讷发呆的韩晓琪,刘浪嘴角轻轻上扬,缓缓站起身来。

    “晓琪,接下来你想怎么办?”

    韩晓琪依旧茫然,可不知为何,眼前的刘浪似乎跟之前不一样了。

    不过是几个小时而已,怎么感觉之前的刘浪是座小山,而此时,却是让人仰望的峻岭了?

    “我、我……”

    韩晓琪张了张嘴,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韩晓琪很想说,她要去找影无垢,找韩君宝,问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人。

    可是,韩晓琪知道,这不现实,她必须躲起来,或者逃得越远越好,不能再被影无垢抓住,不能再让阴阳现世。

    阴阳现世,阴阳两界会生灵涂炭。

    韩晓琪这么想着。

    可是,看着刘浪,韩晓琪满心的话却是堵在了胸口。

    韩晓琪知道,刘浪根本不是影无垢的对手,也不可能是影无垢的对手,虽然最开始韩晓琪感觉在刘浪的身边,很有安全感。

    可是,当知道韩君宝变得那么强大之后,韩晓琪心中的执念动摇了。

    “晓琪,我知道,你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想逃离韩君宝的魔掌,甚至认为我不能保护你。”

    韩晓琪怔怔的盯着刘浪,却是说不出话来,那眼神中像是在说:你怎么知道的?

    刘浪微微一笑,满是自信。

    “晓琪,你哥哥骗了你,你是痛苦的,甚至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既然我们走到了这里,就证明一切都是缘分,而说不定,我们的相识早就已定注定好了,所以,我希望你留在我身边。”

    韩晓琪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命中注定?

    韩晓琪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短路,甚至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迷惑过。

    难道,一切真的都是命中注定。

    “晓琪,你放心好了,我会保护好你的。我不但要保护好你,我还会找到阴阳,让你重新活过来。”

    刘浪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那么自信,那么温雅。

    韩晓琪仿佛想起了翩翩公子,温文尔雅。

    一笑倾城,二笑倾国,三笑倾心。

    韩晓琪从来没有觉得刘浪笑得如此帅气,那笑,让人舍不得离开。

    韩晓琪木讷的点了点头,刚刚收起了泪水再次夺眶而出:“刘浪,我相信你!”

    刘浪眼中闪着晶莹,可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还有什么比相信更有说服力的呢?

    千万句承诺,抵不上一个相信。

    我相信你!

    就是把我的整个世界都交给了你。

    刘浪不再说话了,而是脚步轻动,上前拉住韩晓琪的手,说道:“晓琪,你飘零了这么多年,从今天开始,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不用再躲躲藏藏,不用再惧怕什么东西,如果影无垢再敢欺上门,我用自己的身躯替你挡!”

    刘浪说得斩钉截铁,拉着韩晓琪的手往外走去。

    韩晓琪没有挣脱,可身体却在瑟瑟发抖。

    是激动,是彷徨,还是欣喜?

    韩晓琪不知道。

    可是,韩晓琪知道,自己孤独了千年,从今以后不会再孤单了。

    “刘浪……”

    韩晓琪张了张嘴,却被刘浪一个手势制止住了。

    “晓琪,不用担心,如今阴阳之间的界限虽然不太稳定,但还没有到真正爆发的时候,那两只逃出来的厉鬼也不过是偶尔逃出来的而已。”

    刘浪似乎像是知道韩晓琪想要说什么一般,冲着韩晓琪笑了笑。

    韩晓琪点了点头,任由刘浪拉着,朝着别墅外走去。

    繁华飘落秋意深,何处去渡阴缘人?

    华广堂,大门紧闭。

    彪子不停的在门口徘徊,不时的抬头张望两眼,眉头紧紧蹙在了一起。

    “老大为什么对华广堂这么感兴趣啊?再说了,这都一天不见人了,连个通告都没有,难不成华广堂要关门不成?”

    彪子实在是无聊至极,一屁股坐到华广堂邪对面不远处,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自顾自的点上。

    “哎,老大给派了这么个活儿,这要等到猴年马月啊?如果人家一直不开门,难道还要一直守在这里吗?”

    彪子感觉自己能认识刘浪是莫大的荣幸,可是,又感觉这个老大做事让人摸不着头脑。

    夜幕渐渐降临,彪子歪在华广堂不远处,两只眼睛不停的上下打着架,有点困了。

    “嗖……”

    一道黑影快速的从彪子眼前闪过。

    “嘎吱……”

    彪子猛然间被开门声惊了起来,连忙抬起头,使劲揉了揉眼睛。

    “咦,刚才明明听到开门声了,难道我听错了不成?”

    华广堂依旧大门紧闭,可是,彪子并没有发现,原来在外面上的锁,却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

    “扑通!”

    黑影身上背着两个人,一直沿着华广堂的门诊大厅往后走,来到了之前华广待的那间小屋,将身后的两个人往地上一扔。

    “你、你不是我娘……”

    华子佩看着丑陋的萧娘,急急的后退了两步,一直退到了墙根处。

    萧娘此时满嘴是血,甚至身上的皮肤像是老树皮一般,早已不见了那容光焕发的二八年纪。

    华子佩的心都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他从来没想到,为何去报个仇,竟然报成了这个样儿了?

    萧娘没有理会华子佩,而是将华广扶到了椅子上,让华广坐直了身子,自己扑通一声跪倒在华广面前。

    “姐姐,娘在这里给你磕头了。”

    “姐、姐姐?”

    华子佩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不明白自己的父亲怎么就成姐姐了?

    萧娘此时根本无视华子佩的存在,盯着早已死透的华广,上前慢慢将华广的衣服蜕了下来,口中喃喃自语着。

    “姐姐,自从我们西子湖畔相遇,我就知道,我们这辈子再也不会分开了。”

    “那时,我还是青涩的少女,而你,却是美艳如花,你说想跟我双修阴巫术,我是多么的高兴。”

    “可是,你为了打破那阴巫术的限制,你炼出了人蛊,给了我青春年华,自己却变成了这副模样。”

    “我知道,我是自私的,甚至我们还偷了一个孩子掩人耳目。我知道,这个孩子是该报答我们的时候了……”

    萧娘说得有一搭没一搭,两只手抚摸着华广干瘪的胸膛。

    目光,却慢慢移到了缩在一角的华子佩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