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17章 圣母有令

    天暮的心里是震惊的,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刘浪。

    天暮打小就跟着师父四处修行,虽然道法不行,但却痴迷于研究妖精,很多时候都差点死在了妖精的爪牙之下。

    自从天暮的师父死后,天暮便四处流浪,混迹于都市之中,靠着自己见多识广的本事,倒是骗了不少的姑娘。

    可尽管如此,天暮却依旧对那只黑狐耿耿于怀,一次无意中他发现燕京市中有人像是被妖精抽了魂魄,便找到了刑警大队。

    开始时冯一周哪里会信天暮的鬼话?

    可是,待天暮将死者的情况稍微一描述,冯一周不禁也吃了一惊。

    未见死者,却能说出死状,这个人有点本事。

    当即冯一周大喜,连忙邀请天暮一起查案。

    这次刘浪将大黄牙的死讯告诉了吴暖暖之后,吴暖暖带人将大黄牙的尸体带回了检验科。

    不用仔细查验,法医周张一眼就看出了大黄牙的死状,与之前被抽魂的那些尸体一模一样,便告诉了冯一周。

    冯一周感觉事情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便让吴暖暖将刘**来,一同商议对策。

    可没想到,天暮生性闲散,又加上见识颇多,倒也没将刘浪放在眼里。

    刘浪更是这种人,你强由你强,明月照大江,你横随你横,轻风浮松岗。

    兵来将挡,水来土吞,任你强悍还是蛮横,我自会见招拆招,怕你个锤子?

    结果,天暮信口开河,想要显摆一番,却被刘浪一语戳穿。

    当时还仅仅是十多岁的小道士,差点被黑狐妖咬死的事情根本没有别人知道,甚至具体情况就连自己的师父都没有告诉。

    这个见过一次的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天暮盯着刘浪,刘浪却不以为意,嘴角轻笑,将黑狐牙递还给天暮:“天暮真人,还你捡来的黑狐牙。”

    刘浪刻意将语调压低,特别又强调了一遍。

    天暮顿时面红耳赤,一把将黑狐牙夺了回来,低声哼哼道:“切,就算是捡的又如何?你恐怕连狐狸都没见过吧?”

    刘浪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顺手将那张灵魂契约拿了出来。

    “天暮真人,奔腾建业与妖精脱不关系,可他们并不是妖精,而是帮助妖精收集魂魄,其中肯定有利益关系。”

    冯一周跟牛大壮都见过灵魂契约,一见刘浪拿出来,顿时吃了一惊,异口同声问道:“你也有这东西?”

    刘浪轻轻点了点头道:“冯队,上次正是因为拿到了这个东西,所以才让你们帮忙查一下奔腾建业。那个奔腾建业的确跟妖精有一定的关系,最直接的就是马有才的儿子马小帅,但至于马有才是否跟这件事有关系,还不太清楚。”

    “咝……原来如此!”

    冯一周脸上闪过一丝恍然之色。

    天暮的表情愈加尴尬,瞪了刘浪一眼,一把将灵魂契约抓了过来,刺啦一下将灵魂契约撕成了数半。

    刘浪大惊,根本来不及阻止,大叫道:“里面还有很多魂魄……”

    可话还没说完,天暮已将纸张撕成了八块。

    八块大小差不多,而且都呈八卦的样式,像是刻意裁剪的一般。

    “刘浪,这里面的魂魄不尽快放出来,根本就没有用了,你一直留在身上干嘛。”

    天暮将脖子一仰,顺手将灵魂契约往空中一洒。

    八张纸片跟雪花一般,立刻飞了起来。

    与此同时,房间里传来了呜呜的怪叫之声,很快就消散不见了。

    刘浪大疑,将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心中暗道:这个天暮本事还不小嘛。

    刘浪清晰的感觉出,刚才天暮的确将灵魂契约里面的残魂残魄都放了出来。

    至于那些魂魄能否再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刘浪就不得而知了。

    本来刘浪还想着要专门找人解开灵魂契约所设的禁制,此时竟然被天暮轻轻松松撕成碎片就破开了。

    天暮看着众人的眼神,洋洋得意的说道:“哼,这叫阵法,说了你们也不懂。看到没,看似简单的撕成碎片,却蕴含了无形的阵法在其中。经过我多年的研究,这个阵法,正好可以破开灵魂契约。”

    天暮边说着,故意仰着头盯着刘浪,像是在说:怎么样?服不服。

    服,当然服。

    术业有专攻。

    刘浪将手一拱,呵呵笑道:“天暮真人,好本事!”

    “哼!那是。”

    天暮瞟了刘浪一眼,看着刘浪玩味的眼神,立刻想起了刚才被刘浪败下的两阵,脸色一黯,连忙低下头转移话题道:“既然奔腾建业跟妖精有关系,看来,我们得抓紧查查了。”

    沉默了片刻,天暮忽然抬起头来,盯着刘浪问道:“你连他们的老板都认识?”

    冯一周他们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左看看右看看,满脸的狐疑,像是在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

    正在此时,断了一只耳朵的宁凝狼狈的逃窜回了鸳鸯浴,潜到了一间暗室中。

    暗室里只有一盏昏黄的油灯,墙壁也依旧是很古老的土墙,没有一点儿现代的气息,如果打眼一看,还以为回到了贫穷年代。

    里面一张破旧的床上正躺着一个男人,而在男人的身边侍奉着一个穿着短裙的女孩。

    女孩头顶上两只白耳朵,跟宁凝的一般无二,看那模样,竟然是宁凝口中的洁。

    而躺在床上的那个人,赫然是马小帅。

    “洁,你说我为什么只喜欢妖,却不喜欢人呢?”

    洁跪在马小帅的面前,脸上显得有些紧张,低声说道:“主人,您是圣母的公子,体内流淌着圣母的血液,自然与常人不同。”

    “呵呵,你这话只说对了一半。”

    洁茫然的抬起头来,看着马小帅。

    马小帅语气温和,缓声道:“不仅仅是我母亲的原因,还有一半原因,是因为凡夫俗子太没意思了,哪里有妖来得刺激?哼哼,如果马有才不是我父亲的话,他哪里还能活到今天?”

    “主人,马有才毕竟是当年圣母喜欢的人,虽然是个凡人,当年圣母有令……”

    马小帅一摆手,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洁,照你的意思,是不是现在侍奉我也是因为母亲的原因?”

    “不、不不敢,主人,洁……”

    洁刚想解释,房门咚的一声被从外面撞开。

    宁凝慌慌张张的跑了进去,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战栗道:“主人,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