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29章 鬼医之术

    普通人看到韩晓琪会很奇怪,可鬼婆婆看到韩晓琪并不奇怪。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只是,刘浪很奇怪为何鬼婆婆对自己一个态度,对韩晓琪却跟亲闺女似的,这么柔声柔气呢?

    韩晓琪也同样好奇的盯着鬼婆婆。

    刘浪连忙讨好般的凑上前:“鬼婆婆,她叫韩晓琪。”

    “韩晓琪?”

    鬼婆婆上下打量了韩晓琪两眼,忽然问道:“韩宗达是你什么人?”

    刘浪一怔,不明所以的看着韩晓琪。

    韩晓琪却是脸色一变,目光中却是惊异无比:“你、你怎么知道韩宗达的?”

    鬼婆婆将嘴一裂,干瘪的嘴唇跟鸡屁股一般,不答反问道:“晓琪,你想不想学鬼医之术?”

    “鬼医之术?鬼婆婆……”

    还没等韩晓琪说完,鬼婆婆一摆手,上前抓住韩晓琪道:“行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你跟我学鬼医之术,这个小子嘛……”

    鬼婆婆回头看了刘浪一眼,摇头道:“爱来就来,不爱来的拉倒。”

    刘浪突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这算怎么一回事?刚刚找的工作,难道就这么泡汤了?

    一个月可有好几千大洋呢?难道就这么没了?

    不对不对,我的关注点好像错了?

    刘浪连忙正色道:“不行,晓琪她要跟在我身边,我要保护她。”

    “嘿嘿,小子,就你现在这点儿本事,先保护好自己吧。”

    说着,鬼婆婆又看着韩晓琪,一脸柔和的问道:“晓琪,跟我学鬼医之术,怎么样?”

    刘浪一个劲的冲韩晓琪挤眉弄眼,那意思很明显,不要同意。

    韩晓琪抿了抿嘴,蹙着眉头,犹豫了一会儿,缓缓点了点头:“鬼婆婆,既然您认识我父亲,我跟您学。”

    “好勒,不愧是韩宗达的女儿,哈哈,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鬼婆婆的徒弟,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报我鬼婆婆的名号。”

    刘浪更郁闷了。

    他突然感觉韩晓琪跟鬼婆婆合起伙来耍自己。

    可是,至于哪里耍自己了,竟然左思右想也想不出来。

    鬼婆婆倒也不再多言,拄着拐杖朝着外面走去。

    韩晓琪看了刘浪一眼,冲着刘浪点了点头:“刘浪,你放心好了,我能感觉得出来,鬼婆婆是好人。还有,那七尸蚀魂丸的事你先不要管,现在你还没有能力知道。”

    刘浪大疑,忙道:“晓琪,不是这个意思,你、你刚回来……”

    韩晓琪笑了笑:“刘浪,我非常感谢你,可是,如今我苟延残喘的活了近千年,终于发现从一开始就错了。你让我重新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但心中的那股坚持已没有了。我必须有能让我继续活下去的东西。命本就与鬼医之术相通,我相信,跟鬼婆婆在一起,我能学到很多东西。”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

    韩晓琪脸上一直挂着微笑,眼中慢慢也有些晶莹,有些依依不舍。

    鬼婆婆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喊了一嗓子:“走吧,如果这小子想你的话,来阴阳医馆看你就是了,又不是生离死别。”

    刘浪看到韩晓琪心意已决。

    而且,这个鬼婆婆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厉害,竟然连韩晓琪的父亲都认识。

    也许,在鬼婆婆身边,她应该比在我身边更安全吧?

    刘浪这么想着,不觉咬了咬牙,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对啊,阴阳医馆那么近,到时候我去找你就是了。哼,当时鬼婆婆还说要招我当帮手呢,我还得去领那份工资呢。”

    刘浪尽量让自己不那么伤感,可自己的眼神却完全出卖了自己。

    “嗯,刘浪,我知道了。”

    说着,韩晓琪转身跟着鬼婆婆去了。

    看着韩晓琪跟鬼婆婆的身影慢慢远离,刘浪不觉双眼有些模糊:“这又不是生离死别,哭、哭什么哭?”

    刘浪一抹眼泪,一转头,正看到吴暖暖盯着自己。

    刘浪脸一红,连忙说道:“呵呵,进沙子了。”

    立刻扭过头,刘浪指着马小帅的尸体说道:“吴警官,这鸳鸯浴的事情基本上已解决了,不知道你怎么打算的啊?”

    “还能怎么打算?我一会儿就跟冯队提个报告,就说马小帅突然猝死,鸳鸯浴查封就是了。”

    有理由,总比没理由强。

    刘浪点了点头,使劲憋住自己的眼泪。

    不知为何,这次韩晓琪虽然只是去了阴阳医馆,但刘浪总感觉她离自己不仅仅是几条街的距离。

    “晓琪,希望你好好的,无论你隐瞒了我什么,只要你好,我都不会在乎……”

    刘浪喃喃自语着。

    韩晓琪跟在鬼婆婆的身后,一声不吭。

    一直走出鸳鸯浴,又走了好远之后,韩晓琪似乎终于忍不住了,急走了两步拦住鬼婆婆的去路。

    “鬼婆婆,你没有什么好告诉我的吗?”

    鬼婆婆眯着眼睛,深深的看了韩晓琪一眼,轻轻叹了口气:“晓琪,这件事已过去了近千年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啊?”

    “可是,我父亲死了,韩家人被韩君宝害死了,难道你就不说些什么吗?”

    鬼婆婆摇了摇头道:“君宝?”

    “对,我哥哥,韩君宝。”

    韩晓琪直视着鬼婆婆,不躲不闪。

    鬼婆婆又是轻叹了一口气:“君宝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他只是太想证明自己了,只是证明的方式有些不对罢了。”

    “不对?难道他就应该以韩家人的性命来证明自己吗?”

    “哎,我知道,当年的事我的确有责任,可是,如今已过去这么久了,我又能做些什么?再说了,如今巫冥门已经纷乱不断,我想躲都来不及,更不能管世间的闲事。”

    “不管?可是,韩君宝想害死我!想得到阴阳,想……”

    “够了!”

    还没等韩晓琪说完,鬼婆婆忽然大吼一声,怒视着韩晓琪:“晓琪,对,我应该这么叫你。晓琪,韩君宝自己做的孽自有人会收拾,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可是,为了履行当年对你的承诺,我必须要将自己的鬼医之术传给你,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会管。“

    “可是,刘浪他……”

    鬼婆婆神色终于缓和了很多:“晓琪,他不是凡人,死不了,你不用担心他。也许,有一天你学成了鬼医之术,还可以助他一臂之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