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37章 笔仙只是引子

    笔仙又叫做扶疑,是一种古老的占卜游戏,最早是用一个丁字形的木架放在沙盘上,下垂部分可以两个人一人握住一端,通过人的意念不停的默念,在沙盘上会出现一些字迹。

    这些字迹往往会是一些启示或者预言。

    笔仙说白了就是招魂,招魂者损阴德,死后会受苦。

    刘浪心里担心父母,本来就没有睡觉的意思,听到女孩要玩笔仙,不禁愣了愣神。

    刘浪虽然没玩过笔仙,但在黑巫术中也有类似的招魂之术,如果一不小心,还有可能会被鬼上身。

    皱了皱眉头,刘浪不禁仔细打量了那对男孩跟女孩。

    女孩穿着一件白色圆领线衣,下身紧身牛仔裤,头上还扎着一个马尾,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

    而男孩穿着一件大红的外套,腿上的裤子都破了好几个洞,耳朵上还扎着好几个耳钉,跟女孩年纪差不多,看那样子倒像是非主流。

    男孩此时睡眼惺忪,见女孩提议,不耐烦的说道:“小文,我们这次是偷偷跑出去玩,哪儿有那么大精神啊,赶紧睡觉,明天还要走路呢。”

    小文瞪着眼睛使劲掐了一下男孩,低声吼叫道:“臭蟑螂,你到底玩不玩?”

    男孩疼得一咧嘴,连忙求饶般低叫着:“好好好,玩玩玩,你轻点儿,大家都睡觉了呢。”

    男孩叫锋仔,因为曾经拿着蟑螂吓唬过小文,被她记在了心里,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蟑螂。

    女孩哼了一声,从身边的包里拿出一只铅笔和一张白纸,放在桌子上,然后低声对锋仔说道:“臭蟑螂,一会儿我们两人同时握着铅笔,放在纸上面,手放松,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铅笔上,知道吗?”

    锋仔木讷的点了点头:“行,全听你的还不行吗?”

    说干就干,小文将铅笔半握在手里,看着锋仔磨蹭,又催促道:“快点,你等什么啊?”

    锋仔连忙跟小文的手半握在一起,同时抓着铅笔。

    “闭上眼睛。”

    两人同时闭上了眼睛。

    锋仔此时完全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也只是为了敷衍小文,虽然也闭上了眼睛,但根本没将这种笔仙的游戏放在心上。

    小文一脸的认真,低声嘀咕道:“默笔仙随笔仙,我请笔仙来,来了花个圈,告诉我未来……”

    刘浪一直盯着他们看,开始时并没有放在心上,暗暗琢磨着:一般没有修为的人哪有这么容易将魂魄招来啊,只不过是小孩过家家的把戏罢了。

    可是,刘浪这个念头刚刚闪过,突然感觉周围的空气嗖的一下冷了很多。

    刘浪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低声叫道:“不会真来了吧?”

    连忙拿出一张开眼符,急急的将自己的阴眼打开,刘浪朝着男孩跟女孩的地方一看,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只见在男孩跟女孩的身后分别站着两个影子。

    那两个影子看起来年纪跟男孩女孩差不多,背上还背着包,可浑身全是血色,脸色苍白,甚至站在男孩身后的那个男生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的恐怖。

    那个男孩的影子脑袋竟然被压塌了一半,像是被什么重物狠狠的砸了一下般。

    两个鬼影分立两旁,慢慢伸出自己的手,也握向了那只正被锋仔跟小文抓住的铅笔。

    刘浪没有动,他想知道这两只鬼到底想干嘛。

    刘浪能看出来,这两只鬼似乎出了车祸,应该是游魂。

    果然,两只鬼的手跟锋仔和小文的手重叠之后,铅笔开始不停的动了起来,铅笔与白纸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

    而此时锋仔跟小文额头上都渗出汗来,身体也微微颤抖了起来,嘴唇都有些发紫。

    刘浪清晰的看到在两只鬼手跟他们重合之后,身体也在一点点往锋仔跟小文的身体里钻。

    “不好,这两只鬼想要附体。”

    刘浪大惊不已,刚想上前阻止,忽然又想起现在大家都在睡觉,如果动静太大,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随身一翻,自己因为走的匆忙,根本没有带禁鬼符。

    “该死!”

    刘浪暗骂一句,快速咬破手指,在左手手心画了一张禁鬼符,急急的念动了两声:“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一道轻微的白光呼的一声,像是一阵风一般从刘浪的手心钻了出去。

    那两只鬼根本没料到这里竟然还有高人,完全没有反应,呜呜低叫了两声,瞬间被刘浪的禁鬼符给打散了。

    两只鬼一消失,锋仔跟小文立刻像是虚脱了一般,扑通扑通两声趴到了桌子上。

    可恶,这俩人竟然真能将鬼招来了。

    刘浪看到他们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连忙上前,想将他们身上刚才被附着的阴气驱除掉。

    可是,当目光瞟到那张白纸上时,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哆嗦。

    死!

    白纸上赫然歪歪扭扭的写着一个死字。

    “这、这两只鬼什么意思?”

    刘浪的想法刚刚落下,忽然听到吱的一声剧烈的刹车声。

    然后,整辆列车剧烈的震动了起来,紧接着,轰隆隆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刘浪感觉脚下像是飞起来一般。

    “不好,出事故了?”

    很快,刘浪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连忙大吼一声:“花生,快出来救人!”

    花生闻言,嗖的一声从刘浪的口袋里钻了出来,两只前爪往外迅速张开,像是一张无形的大一般,很快就将整个车厢里的人抓在了其中。

    火车剧烈的翻滚了起来,所有人都被惊醒了。

    当他们发现自己在半空漂浮的时候,顿时吓得面如土色。

    尖叫声,惊叫声,惨叫声,很快就混杂在一起。

    “轰!”

    当火车终于停止了翻滚的时候,前面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

    刘浪一抬手,咔的一声将车窗的玻璃打破,一个虎跃冲了出去。

    抬头往火车前面一看,刘浪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火光冲天,最前面两截车厢已完全笼罩在了火光之中,不断有人从火光中钻出来,大声的求救,呼喊。

    后面的车厢因为剧烈的惯性,早已翻滚在路边,虽然没有起火,却早已变了形状。

    只有刘浪所待的这截车厢,虽然也变了形,但大部分人还没有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