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38章 越来越不稳定

    “救命啊、快来救人啊”

    冷风刺骨,这种冷是阴冷,刺骨的阴冷。

    刘浪的开眼符还没有消失,身体却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刘浪清楚的看到很多鬼魂在四处游走,在火车的周围转来转去。

    他们或推或拽,或挣扎,或不停的拿起石头、火车上的铁片砸向那些幸存者。

    还有的鬼见有人卡在车厢里,竟然硬生生将车厢给压弯。

    而那个卡在车厢里的人,直接被腰斩。

    场面惨不忍睹。

    刘浪心惊胆寒。

    这里是一片荒野,火车道左右两边都是乱石堆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甚至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根本没有半点灯光。

    刘浪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冲着老鼠精喊道:“花生,杀鬼”

    说着,刘浪连忙抽起无邪鞭,身上运起鬼王诀,快速的朝着车厢前方跑去。

    等车厢终于稳定了之后,老鼠精听到刘浪的话,立刻也窜出了车厢,飞速的朝着车厢后面的跑去。

    刘浪挥舞着无邪鞭,上下翻飞,看到鬼就抽,不一会儿工夫竟然足足杀死了几十只鬼。

    可是,这些鬼足足有几百只,甚至可能还更多,而那些新死之人很快又加入了鬼魂的行列。

    刘浪此时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了,杀一只算一只。

    惨叫声变得越来越少,甚至有些人似乎已放弃了挣扎。

    刘浪穿梭在车厢与伤者之间,见鬼就杀,很快就冲到了最前面的列车长的车厢。

    此时早已过了半夜十二点,天空中阴沉沉的,没有半点星光,可火光冲天,将周围的视线照得灯火通明。

    身穿制服的列车长也被卡在了车厢里,只露出了一只胳膊,整个人身体已完全动弹不了了。

    列车长像要挣扎,可没有半点用处。

    列车长看到刘浪在人群中对着空气乱抽,猛然间憋足了一股劲,大声喊道:“大师”

    刘浪听到喊叫,快速确认了列车长的位置,将眼一眯,两只手用力扒住车厢,硬生生将挤压住列车长的车厢掰开。

    刘浪将列车长从车厢里拉了出来,这才发现,他的双腿已经没了,而肚子里的肠子也滚了出来。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浪急问道。

    列车长此时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无力的看了刘浪一眼,列车长终于深深吸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大师,这里十年里已发生了五次重大事故了,有人说是鬼魂作祟,我、我看你咳咳”

    列车长猛然间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嘴里全是鲜血,缓缓将手举了起来。

    “大师,打这个电话,让他们来人,我、我”

    列车长脑袋一歪,却是没气了。

    刘浪低头看着列车长的手里。

    一张名片,但名片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电话号码。

    刘浪迟疑了片刻,回头看了看,眉头越缩越紧。

    鬼魂似乎越来越多,而且很多游魂似乎受了某种吸引也慢慢围了过来,杀恐怕是杀不完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浪心中一千万个问号,可此时却有些不知所措。

    这种情况太过诡异,甚至刚才锋仔两人召唤出来的鬼魂竟然写了一个死字。

    快速拿起手机,刘浪按照电话拨了过去。

    “哪里”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里面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刘浪一愣,似乎感觉这个声音有点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连忙急促的说道:“我、我不知道在哪里,火车、火车出事故了”

    “嘟”

    还没等刘浪说完,电话那头突然出现了一阵忙音。

    对方将电话挂了。

    刘浪对着电话愣了一会儿,再次看起来身来,却忽然有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

    鬼魂越来越多,越聚越多,而死的人也越来越多。

    就算将这里的鬼全部杀掉,已没有半点用处了。

    火车依旧在不断的塌陷,很多没来得及爬出来的人再次被火光吞没。

    刘浪忽然有种无力的感觉,自己对眼前的一切竟然没有任何办法。

    生命原来真的如此脆弱,脆弱到如此不堪一击。

    刘浪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一幕,不自觉的瑟瑟发起抖来。

    刚才还看到那两个年轻的生命在嬉笑,如果没有跟自己在一起,也许他们就跟眼前这些人一样。

    而这些已经死了的,还有正在接受痛苦折磨的在,就在刚才那刻,也许还在做着各自的美梦吧

    现实太残酷,残酷到上一刻还是天堂,而下一刻,却变成了人间炼狱。

    刘浪怔怔的看着,心手却是升起了无尽的悲凉。

    老鼠精花生气喘吁吁的跑到刘浪身边:“师父,不对劲啊,鬼魂怎么会越杀越多啊”

    刘浪看了一眼花生:“这些鬼魂似乎根本不是阳间的。”

    “什么师父,他们是阴间的鬼魂”

    刘浪轻轻点了点头,脸上尽是阴霾:“之前我就知道有厉鬼从阴间跑出来了,我一直以为只是个例,可现在看来,这件事情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简单。”

    “咔嚓”

    一声巨响,一团火球朝着刘浪的头顶上砸了过来。

    刘浪没有动。

    花生肥胖的鼠体却是轻轻一跃,像是一击重拳一般,砰的一声砸到了那团火球上。

    火球倒飞,隆隆的一声巨响,被花生砸到了十米开外。

    燕京市,西子公寓,一幢别墅里面。

    一个身材矮小,长相猥琐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嘴角勾起了一丝阴毒的笑意。

    “哼哼,阴阳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了。都死吧,哈哈,都死吧,死得人越多,对我越有利,阴魂不散,阳魂聚集,等着吧。哈哈,阴阳书,我很快就会来了”

    男人癫狂的笑了起来,目光却是越过窗户,看着窗外那片微波荡漾的西子湖。

    清风徐来,吹动着西子湖荡起了阵阵涟漪,在灯光的映衬之下,显得美丽动人,好似那段美丽的传说,让人浮想联翩。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燕小六,或者说,是韩君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