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42章 你是妖魔

    泥鳅等人笑得肆无忌惮。

    在他们眼中,刘浪已经是个死人了。

    而身体慢慢变冷的宋学习早已像是一条野狗一般,被扔在了一边。

    没有人会在乎他的死活,更没有人在乎他的梦想、甚至对未来的规划。

    李邱那个电话的意思很明显。

    泥鳅想去燕京市分一杯羹,自然还有仰仗李邱的地方。

    所以,这一次泥鳅想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不留活口,毁尸灭迹。

    这种事做的不是一次两次了。

    泥鳅回头看了看自己带来的二十多号人,摇了摇头:“哎,我还以为李邱让我们对付的家伙长着三头六臂呢,原来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说着,泥鳅一扬手,问道:“兄弟们,谁去把这个小子给收拾了?早干完活早回去搂娘们睡觉呢。”

    “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大笑了起来,根本没将刘浪放在眼里。

    一个长得跟猪腰子脸似的家伙提着长剑走上前:“泥鳅哥,你不是教咱们用剑吗?那我就用剑来会会这个小子。”

    “用贱?哼哼,你们可真够贱的!”

    刘浪此时怒火中烧,但还没有看清形势,并没有轻举妄动。

    泥鳅等人一听,顿时脸色大变。

    泥鳅吼道:“什么?竟然还敢骂我们,好,八怪,给我用剑……”

    刚说到这里,泥鳅突然想到刘浪口中的‘用贱’,连忙改口道:“砍死他!”

    被叫做八怪的混混闻言,嘿嘿一笑,还真提着剑走到了刘浪面前。

    “小子,我这个人手重,你还是把脖子伸过来吧,保证让你死的利索。”

    八怪玩味的看着刘浪,嬉笑着说着。

    “哈哈,哈哈,八怪,你还真是的,人家伸脖子让你砍,你以为他是傻缺啊……”

    “啊……”

    还没等众人说完,八怪突然惨叫一声,脖子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红色血痕。

    泥鳅等人根本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猛然间看到那道红色血痕越来越粗,很快就汩汩往外冒出了鲜血。

    八怪手里还拿着那把铁剑。

    铁剑不知何时已经出鞘,而剑刃上沾了一抹鲜红。

    “怎、怎么回事?”

    众人顿时一脸的愕然。

    “扑通。”

    八怪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脑袋一歪,嘴中吐出一股鲜血,抽搐了两下,死了。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滚出来。”

    泥鳅脸色一变,往后退了两步,惊恐的左右环顾了两眼。

    刘浪冷冷的看着泥鳅,挤出一丝冷笑,道:“你们不用找了。”

    “什么?你、你……”

    众人刚才根本没有见任何人出手,只听刷的一声响,八怪手中的剑已抹断了自己的脖子。

    这种事任谁看起来都匪夷所思,诡异无比。

    听到刘浪的话,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刘浪,脸上刚才的嚣张已被震惊取代。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空气一下子凝固了。

    “臭小子,你使什么鬼把戏?快让那个人滚出来,否则我们现在就将你碎尸万段。”

    泥鳅面露惊恐,狰狞的大叫了起来。

    刘浪不动声色,指着宋学习的尸体沉声问道:“你们承不承认他是你们杀的?”

    泥鳅一愣,不明所以,将脖子一梗,高声喝道:“小子,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别他娘的跟老子废话。人是我杀的,怎么着?不但杀了他,我们今天还要宰了你呢。”

    “啊……”

    又是一声惨叫。

    声音在二十多个人的队伍最后面。

    所有人都刷的将头扭了回去。

    如出一辙。

    绝对他娘的如出一辙。

    一个同样拿剑的混混,手中的剑无形出鞘,脖子上被自己的剑深深的拉了一道口子,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下混混们都炸开锅了,所有人都跟见鬼了似的,嗷嗷叫着:“泥鳅哥,这小子不对劲,快、快宰了他!”

    “啊……!”

    那个喊叫的人刚说完,又是一声惨叫,同样死在了自己的剑下。

    泥鳅终于忍不住了,指着刘浪破口骂道:“你、你他娘的派人偷袭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让那个人给我滚出来,老子跟他单打独斗。”

    “啊……!”

    又一个死了。

    泥鳅的脸瞬间变得蜡白。

    自己还没动手,已经死了仨了,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几分钟全得玩完啊。

    泥鳅终于露出了怯意,颤声叫道:“小子,你、你……”

    “啊……!”

    又一个死了。

    泥鳅终于忍不住住,刷的一声将剑抽了出来:“兄弟们,宰了这丫的!”

    呼啦!

    混混们体内怨气早已被惊恐完全激发出了,此时听到泥鳅喊叫,纷纷举起不伦不类的铁剑,朝着刘浪涌了过去。

    刘浪抬了抬眼,嗖的抽出无邪鞭,啪的抽到当前一人身上。

    “啊!”

    又是一声惨叫,那个混混直接倒飞了回去,重重的跌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不知死活了。

    “草菅人命,该死!”

    刘浪一转身,嗖的往左一挥,又是一个混混被抽出去老远。

    无邪鞭上下翻飞,犹如狼如羊群,仅仅十几秒钟的时间,除了泥鳅跟刘浪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再站在地上了。

    所有人不是死了,就是痛苦的在地上滚来滚出,大声哀嚎。

    刘浪往前一窜,将脸贴近泥鳅,眼睛正对着泥鳅的双眼。

    泥鳅吓得一哆嗦,心中莫名生出了一股寒意。

    怪物、绝对是怪物!

    “你、你究竟想干嘛?”

    刘浪乐了:“我想干嘛?你不是想杀我吗?”

    “杀、杀你……”

    泥鳅一听,顿时泄气了,刚才嚣张过火了。

    二十多个人,眨眼间就剩下自己了,这、这还是人吗?

    泥鳅终于怕了,声音也跟着打起颤抖来:“你、你在哪家山头烧香?”

    刘浪将眼一瞪,一把抓住泥鳅的脖子,生生将他举了起来。

    “老子不烧香,今天,只杀人!”

    说着,刘浪对着泥鳅后面喊了一嗓子:“花生,将还有气的全宰了,一个活口都不留!”

    “是,师父。”

    一个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接下来,求饶声夹杂着呻吟惨叫声,很快,又归入了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你、你不是人,你是妖魔!”

    泥鳅双脚悬空,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刘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