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43章 你跟李邱关系好?

    在宋学习死的那一刻,刘浪已动了杀心。

    刘浪心里明白,泥鳅这帮人既然没将宋学习的命放在心上,甚至人模狗样学人家修道,可连心都没修好,修个屁道?

    刘浪能看出来,在泥鳅这帮人手上,早已不知取了多少人命,如果放任他们下去,还不知有多少人会遭殃。

    用不着杀一儆百,这种事情要干就干得干脆一点儿。

    刘浪没有动手,而是让花生暗中动的手。

    所有的混混都死在了自己手中的剑下,就算追查起来,也只能说是一场灵异事件,根本赖不到任何人头上。

    刘浪虽然心中对李邱已恨之入骨,但此时并不是回去找麻烦的时候。

    父母还在黄十三的手里攥着,必须尽快赶回去。

    刘浪盯着泥鳅的目光越来越冷,越来越阴沉,像是在将泥鳅的心刺穿一般。

    泥鳅心中的寒意愈加浓烈,甚至眼中开始慢慢透出了绝望,后悔跟李邱有一腿了。

    “你、你究竟是何人?你可知我师父是谁?如果你将我杀了,整个武当山都会视你为死敌。”

    泥鳅颤声叫道。

    “武当?”

    刘浪歪着脑袋,不禁来了兴趣,将泥鳅往地上一扔。

    泥鳅见刘浪放了自己,以为自己的威胁见效果了,立刻换了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指着刘浪吼道:“小子,我曾拜在安掌门的门下,你去打听打听,如果你敢动我一根毫毛……”

    “啊……”

    刘浪将手中的无邪鞭一甩,只听一声锐响,泥鳅指着刘浪的手指瞬间消失无踪。

    鲜血慢慢从断指处蔓延了开来,疼得泥鳅哇哇大叫了起来。

    “你、你……”

    泥鳅怂了,不明所以的盯着刘浪。

    刘浪不为所动,问道:“你说安玉桥那个小老儿?”

    泥鳅一怔:“你认识?”

    “呵呵,本来我只想取你一条腿,既然你提到安玉桥,那好吧,我今天连你的手也要了。”

    泥鳅噔噔噔后退了两步,刚想伸出手来指着刘浪骂,可一犹豫,立刻又把手缩了回来,大叫道:“你、你要是敢,肯定会受到整个道门报复的!”

    “啊……!”

    刘浪再次甩出了无邪鞭,往回一抽,卷起了一只耳朵。

    泥鳅疼得面部表情都扭曲了,惊恐的盯着刘浪,用那只断指的手捂着耳朵,哆嗦道:“你、你……”

    “哼哼,我现在又想取你的耳朵了。”

    泥鳅本以为自己作恶多端已是够残忍的了,没想到帮人劫个道竟然碰上了一个比自己更残忍的家伙。

    泥鳅不知道刘浪下一步会不会取掉自己的鼻子,盯着刘浪却是不敢说话了。

    刘浪冷冷的盯着泥鳅,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最讨厌别人威胁了,而且,我对安玉桥那个老头子没有半点儿好印象。”

    说着,刘浪砸吧了两下嘴,冷冷的看着泥鳅:“如果你能告诉我点儿有用的东西,或许我会放你一马。”

    泥鳅猛然间打了一个哆嗦,眼中闪过一丝希望,可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你想知道什么?我、我全说。”

    再不说,别说死了,恐怕鼻子眼的再被弄去,那还不玩完了。

    刘浪想了想:“你说你是安玉桥的徒弟,那我想知道,他是什么人?”

    “什么人?”

    泥鳅一愣,似乎不明白刘浪的问题。

    刘浪将眼一瞪,怒道:“他修炼的根本不是道术,而是巫术!”

    泥鳅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丧着脸连连哀求道:“大哥,这位大哥,我、我只是偷偷看了安掌门两眼,连话都没说过,我、我哪里知道他是什么人啊?”

    得了,泥鳅这下全招了。

    连俗家弟子都不算了。

    刘浪一听明白了。

    这个泥鳅根本不会知道啥的,只是一个耀武扬威的混混而已,还想借着道家的名头来提高自己,看来全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看着刘浪脸色阴晴不定,泥鳅使劲转着眼珠子,想搜出一点儿能换命的信息。

    “吱吱。”

    一声尖叫,一个跟猫一般大的老鼠嗖的一下窜到了刘浪的肩头:“师父,跟这个人废话干嘛,直接杀了算了。”

    老鼠口出人言,吓得泥鳅目瞪口呆。

    “这、这是什么人?怎么还有会说话的大老鼠,而且那老鼠,个头也太大了吧?”

    泥鳅的眼都直了,一想起刚才刘浪提到巫术,立刻急慌慌的说道:“对了对了,我以前虽然没跟安掌门说过话,但也跟他的弟子有认识的,知道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泥鳅特意强调消息的重要性,就是要让刘浪饶自己一命。

    刘浪拍了拍花生的小脑袋,看了泥鳅一眼:“说!”

    泥鳅连忙点了点头,哆哆嗦嗦道:“我听说黑巫教的人杀了龙虎山的掌门,现在所有的道门都准备找黑巫教的人报仇,还说黑巫教手里攥着三本什么书,而且很多门派都出了重金悬赏,如果能得到三本书的话,就可以去换奖金呢。”

    刘浪本来没将泥鳅的信息放在心上,此时一听,顿时愣住了。

    鬼鬼跟刘浪说过,前段时间有黑巫教的人被道士杀了。

    可当初根本不知道动机,甚至不明白为何道士会突然出现在燕京市,暗中杀害黑巫教的人。

    “咝……”

    刘浪的心立刻沉了下去,仔细看了泥鳅两眼,心中暗暗琢磨了起来:这个消息不但有用,而且对自己非常重要,难怪会有黑巫教的人被道士所杀呢。可是,堂堂掌门被杀?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整个黑巫教难道还有如此厉害的高手?

    越想越感觉事情的蹊跷,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

    对了,三书?难道说是卜、命、道三书吗?

    想到这里,刘浪连忙问道:“说,什么三书?”

    泥鳅此时早就吓破了胆,见刘浪问起,连忙说道:“好、好像是卜、命、道三本书,具体啥东西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也不需要,只是想碰碰运气,弄点奖金。”

    刘浪闻言,顿时明白了。

    花生却听得有些不耐烦了,催促道:“师父,这人的灵魂都是脏的,跟他废啥话呀,直接杀了得了。”

    泥鳅一听,连忙磕头叫道:“别别别,大哥,我、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再也不敢了。如果您要想要奖金,等我找到那三本书,奖金全部给您。”

    刘浪冷冷的看着泥鳅,不觉计上心头,摆手问道:“你跟李邱关系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