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45章 刘家有事

    刘浪家所住的村子名叫刘家沟,属于鲁东地区。

    从刘浪家坐车两个小时可以直达海边。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而正因为这两个小时的距离,硬是把刘浪家从吃海变成了吃山。

    与其说是吃山,倒不如是吃土。

    从刘浪这辈算起来,刘家往上数三代,都是贫农。

    这里的贫农没有任何杂质,是实实在在的贫困。

    好不容易到了刘浪这代,出了一个大学生,虽然大学不咋地,但总算是吃上了文凭饭。

    当然,现在的刘浪靠文凭吃饭显然也不太可能。

    只是,刘家的情况比较复杂,甚至一直往上延伸,出了太爷刘方一个道士,后来刘浪的爷爷刘不争也修了多年的道,最终还是回到了老家结婚生子。

    按说刘浪算是一脉单传,但如果再往上算,刘浪的太爷下面并不只有一个儿子,而有三个儿子。

    这三个儿子开枝散叶之后,到了刘浪这一代,依旧还是三个儿子,只是多了一个女儿而已。

    算起来,刘浪其实还是三个堂哥跟一个堂姐。

    刘家虽然全部住在刘家沟,但平常来往也不多,关系也慢慢变得稀疏了。

    而且,似乎刘浪的大伯二伯一直忌讳刘家曾经出了一个道士刘方。

    只是过年的时候,因为礼节上的问题,刘浪还是会拜访一下自己的长辈。

    后来慢慢长大之后,刘浪渐渐发现一个问题。

    那就是,刘家人特意将自己这一脉疏远,似乎原因远远不止亲疏那么简单,而是不愿招惹什么东西。

    刘浪在上大学之前曾经问过自己的父亲,可刘父神色凝重,抽着烟只说了一句话:“刘家不能绝后。”

    这句话刘浪一直想了三年,始终没想明白,后来索性不想了。

    无论如何,反正对自己又没啥影响。

    刘浪在回到刘家沟之前,早已让花生隐藏了起来,以防意外发生。

    好不容易跑回家后,刘浪远远的冲着屋里大声喊了一句:“爸、妈,你们在家吗?”

    刘浪话音刚落,刘母就从堂屋里跑了出来,怔怔的盯着刘浪,一脸的疑惑:“儿子,你咋突然回来了?”

    刘浪一看老妈安然无恙,顿时愣住了,可只愣了三秒,刘浪赶紧又问道:“妈,爸呢?”

    刘母也有些发蒙,看着刘浪神色有些不对劲,连忙说道:“下地了,咋了?有什么事吗?”

    “在哪儿?”

    刘浪转身要去找父亲,可刚转过身,就看到父亲从外面走了回来。

    这下刘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这急匆匆的赶回来,难道被骗了不成?

    刚有这种想法,刘浪立刻就否定了。

    自己身上有黄皮子仙脉的事只有黄十三自己知道,而且还是用的父亲的电话。

    可是,既然父母没事,黄十三耍这一招到底又是为啥?

    正想着,刘父也看到了刘浪,扛着锄头就跑到了刘浪面前,脸上挂着担忧:“咋了?你咋突然回来了?”

    这马上就毕业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突然跑回来,不担心才怪呢。

    刘浪静了静神,连忙解释道:“哦,过段时间要准备交毕业论文了,怕没时间,就趁空回来看看。”

    刘浪的这个理由有点牵强。

    刘父看着刘浪两手空空,不禁疑惑道:“真没事?”

    “没事,呵呵,爸,我能有什么事啊。”

    刘母一听,脸上紧在一起的皱纹也舒展了开来。

    可刘父一直挂着疑惑,将锄头放下之后,冲着刘母摆了摆手:“赶紧先给儿子弄点儿吃的,我跟儿子出去聊聊。”

    刘母答应着,转身进了屋。

    刘父拽着刘浪出了小院,来到村头,自顾自的点上一根烟,皱着眉头问道:“儿子,真没事?”

    刘浪本来想说真没事,可看着父亲那关心的眼神,稍一犹豫,想起了自己可能吃的七尸蚀魂丸。

    这种七尸蚀魂丸一直是刘不争跟龙虎山的掌门在弄的,传到刘父这里,刘父所知甚少。

    但毕竟刘父跟刘不争待的时间要长很多,可能知道一些细枝末节。

    想了想,刘浪还是问了一句:“爸,打小我吃的黄色药丸有名字吗?”

    “名字?”

    刘父突然听到刘浪又问起黄色药丸,脸刷的一下就白了起来:“儿子,怎么又问这个啊?”

    “有人说我吃的这种药丸是为了压制身上的东西,所以……”

    刘父一愣,立刻扯着嗓子叫了起来:“谁说的?胡说八道,这药丸能压制什么东西?简直胡扯。”

    刘父声音一高,却是把刘浪吓了一跳。

    这反应也太激烈了吧?

    刘浪睁大了眼睛,直直盯着刘父:“爸,你有事情瞒着我?”

    刘父愣住了,目光开始躲闪刘浪。

    “爸,有什么事你不能跟我说的?快点告诉我!”

    刘浪急了,自己的父亲有事瞒着自己,能不急吗?

    现在是早晨九点多钟,村里人大都下地干活了,倒也没多少人来回。

    刘父咽了一口唾沫,拉着刘浪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梧桐树下坐起来。

    “儿子,我不是想瞒你,只是这事我也不知道真假,而且我也是刚刚知道,我怕你知道了……”

    刘父有些迟疑,似乎不愿说出来。

    越是这样,刘浪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一把抓住刘父的胳膊:“爸,我都长这么大了,有什么不好说了?无论真假,你告诉我就是了。”

    刘父怔怔的看着刘浪:“你真想知道?”

    “想!”

    刘浪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刘浪太想知道了,都快被憋疯了。

    可是,刘父说出来之后,刘浪蒙了。

    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刘父说的是另一回事。

    只是这件事,跟自己匆匆忙跑回来有很大的关系。

    刘父告诉刘浪,就在前天,家里突然来了一个黄须老头,进门就说要找刘浪。

    当时大家都很疑惑,就问老头:“刘浪在外上学啊,你找他有事?”

    老头直言不讳道:“哦,有事,既然上学去了,就将他叫回来。”

    老头说话很生硬。

    儿子在上学,哪儿能说叫回来就叫回来?这不是扯淡吗?

    刘父刘母哪里会听,还当是碰到了一个疯子,连赶带轰,愣是把老头给弄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