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47章 太爷爷的预言

    刘大能耐是个杀猪的,长得更是满身横肉,在十里八乡也算是一霸。

    这人不但长得壮,而且家里有钱,正赶上村里要选村长,便合计着弄着官当当。

    刘大能耐放出话出,谁投自己一票,送一斤猪肉。

    刘大能耐蛮横,又加上有肉吃,全村人都不敢吭声了。

    这时候,刘海却站出来要跟刘大能耐竞选村长,更是放出话出,谁要是投自己一票,奖一百块钱。

    这下好了,明显是掐架嘛。

    可是,让刘海措手不及的是,自己刚放出话的第二天,刘大伯就病了。

    甚至刘大能耐还派人知会刘海,如果不赶紧退出,就让他全家都死光。

    开始时刘大伯家根本不信这个邪。

    尤其是刘海,更是一脸的不服气。

    别看刘海一直在家务农,可打小长得就壮,下地是一把好手,打架也差不到哪儿去。

    而且刘海下手也狠,每次打架不见血不罢休。

    正是因为这点儿,刘大能耐也有所顾及。

    可这一次不一样,刘大能耐似乎势在必得。

    听到刘父将整个事情讲完之后,刘浪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并没有靠前,只是仔细打量了两眼那两个打手。

    本来不敢不要紧,这一看,刘浪却看出门道来了。

    这俩人身上有妖精的味道。

    刘浪自从修炼鬼王诀后,鼻子变得比以前灵敏了很多,不但能闻到一些鬼魅的气味,甚至还能闻到了一些异味。

    跟花生待一起时间久了,刘浪甚至能感觉出花生体内散发出来的一种妖精特有的味道。

    此时隔了不足十步远的距离,刘浪也闻到俩打手身上也有这种味道。

    虽然妖精的味道很淡,但基本上**不离十。

    刘浪似乎有点想明白了。

    “姓刘的,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敢跟我们老大叫板,简直是找死!”

    半个脑袋的家伙又叫嚣了一句。

    “刘半头,你他娘的有本事让刘大能耐自己来,老子跟他单对单,把我打趴下了算他有本事。”

    “哼,就凭你?”

    刘半头鼻子一哼,忽然间挥起拳头,朝着刘海的腮帮子就是一拳头。

    刘海虽然比刘半头要高出一个头,可根本没有防备,被打得一个踉跄,晃晃悠悠往后退了两步,差点跌倒在地。

    没想到,刘半头打完之后,掉过头,朝着刘浪这边就跑了过来。

    “刘半头,你他娘的找死!”

    刘海火了,拿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着刘半头就砸了过来。

    可是,因为眼睛还有点花,石头砸偏了,朝着刘浪的面门就飞了过来。

    刘父一看顿时面色大变,可根本来不及接住,大叫一声:“小心。”

    说是迟那时快,石头刚刚离刘浪不过一掌的距离,刘浪忽然间伸出手来,一把将石头抓在了手里,然后往外一勾,只听砰的一声响。

    刚刚与刘浪擦肩而过的刘半头哎哟叫了一声,扑通一下摔倒在地。

    “奶奶的,谁打的我?”

    刘半头嗷嗷叫着,回头一看,却见刘浪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

    刘半头似乎意识到有不太对劲,跟疤瘌脸对视了一眼,像是在求证什么东西。

    疤瘌脸也没想到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眼见刘海也追了上来,刷的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冲着刘海喝道:“姓刘的,你最好放老实点儿,你要是敢上前一步,看我不把你捅成筛子!”

    刘海顿时怔住了,看了看刘浪,又看了看刘父,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似乎不明白为何刘浪也回来了?

    刘浪看着刘海似乎有些惧怕那把刀,悄声对着站在身边的刘父说道:“爸,你先去刘海那边,这俩小混混我来收拾。”

    刘父带着狐疑的眼神打量了两眼刘浪,不禁问道:“你行?”

    刘浪摆了摆手道:“爸,你忘了太爷爷是个厉害的道士了?”

    这句话意义非常,却让刘父莫名出了一身的冷汗,不自觉的想起了刘不争临死前说的一句话。

    刘不争对刘父说:“你爷爷刘方一辈子抓鬼救人,可最后却死得很冤枉,等刘浪长大了,一定报仇、报仇!”

    刘父听得目瞪口呆,再追问时,刘不争什么都不肯说了。

    此时看着刘浪一副要杀人的模样,刘父不无担忧道:“刘浪,你、你不要冲动啊。”

    “爸,你放心好了。”

    刘浪自信的冲着刘父笑了笑。

    不知为何,刘父看到刘浪的笑后,竟然莫名有些心安。

    “刘浪,你小心点。”

    刘父退到了刘海的身边。

    刘海却奇怪了,看着刘父,低声问道:“三叔,刘浪怎么回来了?”

    刘父没有接话,却是说道:“你太爷爷留给我们刘家的预言,可能是真的。”

    刘海顿时怔住了,嘴唇不觉颤抖了两声,瞪着眼睛盯着刘父看,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哎哟,哎哟……”

    刘半头被打中了小腿,疼得呲牙咧嘴,此时被疤瘌脸拉起来,恨恨的盯着刘浪,破口骂道:“哪里来的小杂种,你不长眼啊?竟然敢打我?”

    刘浪也不生气,微微笑道:“啧啧,怪不得缺心眼呢,脑袋只长了一半,不缺才怪呢。我正是长了眼睛,才打你的啊。”

    刘半头一怔,竟然一时对不上来,眼珠子使劲转了两圈,才破口骂道:“我艹你妈的,你、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什么?你再骂一遍试试?”

    “啪!”

    刘浪身形一动,直接窜到了刘半头的面前,甩出手给了刘半头一耳光,彻底把刘半头给打蒙了。

    刚才刘浪的速度太快,所有人都没有反应。

    “我艹……”

    刘半头还没骂出,刘浪啪的又甩出了一耳光。

    这一下,见血了。

    刘半头嘴角全是血。

    “小子,你再骂一句,我现在就将你的脸给撕了!”

    刘浪恶狠狠的说着。

    刘半头一怔,捂着脸不敢吭声了。

    可是,扶着刘半头的疤瘌脸眼中的狠意却越来越浓烈,趁着刘浪不注意,猛然间将匕首朝着刘浪的胸口捅了下去。

    “我艹你大爷的,敢在老子面前耍威风,今天就给你放放血。”

    “啊……刘浪!”

    刘父直直的盯着,一看,吓得惊呼一声,却根本来不及上前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