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50章 族血符

    “吧嗒。”

    刘大伯双手垂落,木讷的抬起头来盯着刘浪,跟木偶一般嘴巴一张一合。

    “我、我是被抓来的,我并无恶意,求你不要伤害我。”

    声音听起来非常机械,而且非常厚重,像是一个老者,比刘大伯更老的老者。

    刘浪冷笑一声:“我可以保留你的意识,但你要告诉我是谁将你抓来的?”

    刘大伯张了张嘴:“我不能说。”

    刘浪闻言,将手往上一扬,刘大伯的表情瞬间扭曲了起来。

    “你没有拒绝的余地。”刘浪冷冷的说着。

    刘大伯努力抬起手来,不但说话非常机械,就连动作也变得有些机械。

    刘大伯道:“你信不信我跟他同归于尽?”

    “我说过,我可以留住你的意识。”

    “可是,我还是会魂飞魄散。”

    “我会保护你。”

    刘大伯迟疑了,缓缓低下头,似乎在思考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刘大伯又慢慢抬起头来,但语气已没刚才那般生硬了:“你不是她的对手。”

    “哦?那你是想现在就魂飞魄散?”

    刘浪边说着,猛然运起鬼王诀,只见一道鬼影般的东西浮现在刘浪的周围。

    刘大伯瞬间睁大了眼睛,颤声问道:“你、你是什么人?你不是风水先生?”

    刘浪不答,再问:“我不是她的对手?”

    刘大伯又低下了头,可这次想的时间很短,不过几秒钟,忽然又抬起头来,两眼一翻,扑通一下晕倒在地。

    与此同时,刘浪将手一攥,疾喝一声:“急急如律令。”

    滴在刘大伯肚脐上的那滴血忽然间往外一弹,飞速的朝着刘浪射了过来。

    刘浪顿时如释重负,一扬手抓住那滴血,立刻催动着鬼王诀。

    手心的牡丹图案很快就浮现了出来,而那滴血竟然快速在牡丹图案周围蔓延开来,不一会儿工夫就完全风干,不见了踪影。

    刘浪微微一笑,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连忙收起鬼王诀,上前将刘大伯扶好。

    用鲜血快速在刘大伯胸口处绘了一张护身符,刘浪对着外面喊道:“爸,大娘,你们都进来吧。”

    刘浪下床,等着众人进来。

    刘大娘进来之后,直接扑到刘大伯的身上,紧张的抓着刘大伯的手,眼泪刷的滚了下来。

    刘海看了看刘大伯,又看向刘浪,那眼神中满是希望。

    刘浪微微一笑道:“大哥,这件事有点复杂,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但大伯应该没多大事了,就是身体还很虚弱,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刘海一听,顿时一脸的惊奇:“真没事了?”

    “真没事了,一会儿应该就会醒过来了。”

    刚说完,刘大伯猛然间喘了一口粗气,重重咳嗽了两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我、我怎么了?”

    刘大伯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刘大娘,甚至看着屋里还站了不少的人,一脸茫然的问道。

    “啊?爹,你、你真没事了?”

    刘海一怔,回身冲到刘大伯面前。

    刘大伯想坐起来,刘海连忙扶住,让他坐在床上。

    看着刘大娘又哭又笑,看着刘海惊喜不已,看着刘父一直盯着自己,又看了看刘浪。

    刘大伯似乎明白点儿什么了。

    “老三,难道是真的?”

    刘大伯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刘父却是轻轻点了点头,眼眶也有些发红,走到床前说道:“大哥,看来,是时候该告诉刘浪了。”

    刘浪一脸的愕然,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就在刚才,他使用引魂之术跟附体刘大伯的恶鬼做了一笔交易。

    恶鬼自己脱离刘大伯的身体,依附于刘浪生存。

    刘浪以鲜血为引,将恶鬼炼制成傀儡,但并不抹掉恶鬼的意识。

    这种情况下,只要刘浪不死,恶鬼生活在阳间就不会魂飞魄散,而且还存在着自己的意识。

    如果刘浪不召唤,恶鬼可以自由活动。

    但有一点儿,恶鬼的所做所为都会被刘浪掌握在手中,甚至如果刘浪召唤,恶鬼必须要服从。

    这种傀儡倒是类似于契约关系,但刘浪更明白,如果不这样,万一恶鬼真要跟刘大伯同归于尽的话,自己根本没有半点办法。

    正因如此,刘浪也从恶鬼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跟刘浪猜的差不多,恶鬼竟然是被妖精抓来,强行挤进刘大伯的身体里的。

    只是恶鬼只知道那个妖精跟刘大能耐有关系,但具体是谁却不知道。

    刘大能耐,是找到妖精的关键。

    妖精?

    刘浪猛然间想起了黄十三,难道这件事跟黄十三也有关系?

    黄十三将自己忽悠回来,还费那么大劲,恐怕不只仅仅是要帮助刘家这么简单吧?

    必须要尽快去找黄十三。

    刘浪心里正琢磨着,忽然听到刘大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顿时瞪在了眼睛,一脸不解的问道:“爸,大伯,你是什么意思?”

    刘父张了张嘴,又看向刘大伯。

    刘大伯面色还有些苍白,嘴唇有些干瘪,用舌头润湿了一下嘴唇,看了刘海一眼:“老大,你去将那东西拿来吧。”

    刘海站起身来,点了点头,回身出去了。

    刘浪被搞得有些糊涂,心却提到了嗓子眼里。

    难道刘家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不一会儿工夫,刘海捧着一个木盒走了回来。

    盒子看起来看起来有些陈旧,四方四正,外面涂着一层黑漆,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刘方。

    在盒子的外面贴着一张类似封条般的东西。

    不过刘浪看了一眼,小心脏不禁急跳了两下。

    那是一道符,一道族血符。

    这种族血符刘浪曾经在符咒书中见过,不但很难炼制,而且很耗精力。

    除非修为很高,甚至血脉纯正之人。

    但这东西一旦炼成了,比黄金锁都管用。

    因为这东西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打不开,只有跟炼制者有血脉关系的人才能打开。

    有人问了,一张破纸,撕开不就行了?

    当然不行,因为符文在炼成之后,已与盒子融为了一体,就算是将符纸撕碎了,依旧没有用,而且一旦符咒被撕碎,里面的东西也就会损坏。

    唯一的开启之法,就是将血脉相关人的鲜血滴到符纸上,然后符纸会自动将盒子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