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51章 不惧不躲不屈

    刘大伯将盒子接了过来,颤巍巍的端在手里—— (

    M)

    刘浪越看越奇怪,忍不住问道:“大伯,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刘大伯虚弱的说道:“这是你太爷爷给我们留下来的。”

    “啊?真是太爷爷留下的?那、那里面……”

    刘大伯挤出一丝微笑道:“刘浪,当初你太爷爷将这个东西留下来时,曾告诫后人,说后辈有能降妖除魔者,就交给他,也许会改变我们刘家的命运,甚至整个世界的命运。”

    刘父也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刘浪的肩膀说道:“是啊,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天降异象,我们隐隐感觉你太爷爷的预言可能会应验。可是,当初我们都不太相信,一直将这个东西隐瞒了下来,今天,亲眼看到你解了大伯身上的邪物,看来……”

    刘浪有些明白了,可心中仍然挂着疑惑:“爸,你是说今天发生的一切,太爷爷可能早就预料到了?”

    刘父点了点头:“对,当初你太爷爷曾说过,刘家会有大难,躲过去就会涅槃重生,还一个崭新的刘家。”

    “咝……”

    刘浪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按照时间算起来,刘浪的太爷爷刘方少说也得死了四五十年了,能有这番预言,那得多大的本事啊?

    可转念一想,刘浪却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大难?难道这个大难跟当初太爷爷有关系吗?”

    刘浪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刘大伯跟刘父都是摇头:“我们所知很少,只是遵循着你太爷爷说的六字遗训。”

    “六字遗训?”

    “对,不惧、不躲、不屈。”

    “不惧、不躲、不屈?”

    刘浪有些茫然,轻声念了几遍,看着同样茫然的刘父,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摇头,再次摇头。

    “刘浪,这东西交给你,你太爷爷曾说过,如果你是刘家后辈中那个人的话,自然会知道如何打开。”

    刘浪伸手将盒子从刘大伯手中接了过来,盯着盒子看了半天,满脑袋的问号。

    “姓刘的,有本事给我滚出来,你屠大爷来了!”

    正在此时,外面响起了张狂的叫嚣声。

    刘海一听,立刻涨得脸通红,顺手从门后摸出一根铁棍,提着棍子就冲了出去。

    刘大伯一脸的无奈,不无担忧道:“刘大能耐又来了。”

    刘大能耐是杀猪的,身上戾气非常重,加上人又非常凶狠,一般鬼物都不敢接近。

    可正是这么一种人,却是妖精想利用的最好的对象。

    一听是刘大能耐,刘浪就知道了,这是回来报仇了。

    看来,刘半头跟疤瘌脸回去没说实话,不知道编了什么瞎话,把刘大能耐给骗来了。

    刘浪看了刘父一眼,见父亲轻轻点了点头,便将盒子往父亲手里一道:“爸,我去看看,这个盒子你先帮我拿着。”

    说着,刘浪提步走了出去。

    刘大伯跟刘父看着刘浪出去,相互对视了一眼,轻轻叹道:“哎,这孩子难道真的能改变我们刘家的命运吗?”

    不但刘大伯怀疑,就连刘浪自己也有所怀疑。

    可是,此时不是怀疑的时候,太过的疑问在脑海中打转。

    刘浪冲到院子之后,看到院门口站了一堆人,而院子外面似乎还有人。

    刘大伯家的院子本来就不大,人一多,就显得拥挤了很多。

    只见一个满脸横肉,长着一堆肥肉的大汉,手里正提着一把杀猪刀,梗着脖子瞪着刘海。

    而在这个大汉身边,正站着刘半头跟疤瘌脸。

    其余人手里都拿着胳膊粗细的木棍,一脸狞笑的看着刘海。

    一见刘浪从屋里出来,疤瘌脸吓得连忙往后缩了缩,指着刘**道:“老大,就是这个家伙打的我们,他还说老大不过是个杀猪的,学人家争村长,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艹,小白脸,你是什么人?敢管我的闲事?”

    大汉正是刘大能耐。

    竟然能拉起这么一帮人,这个刘大能耐的确有点能耐。

    可刘浪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上学,跟刘大能耐并不熟。

    此时看着刘大能耐骂自己,刘浪也不动怒,走到刘海身边,微笑道:“你就是刘大能耐?”

    “屁话,老子就是刘大能耐,不过你最好叫我屠爷。”

    刘大能耐将脖子一扬,趾高气扬的说道。

    刘海一看,气得脸色煞白,怒声道:“刘浪,你别跟这个畜生废话,今天他敢来,老子就敢将他废了,以后让他改命,叫刘废物。”

    “我艹,刘海,你他娘的给脸不要脸啊,老子跟你来软的不行,今天就让你尝尝老子的手段。”

    “砰!”

    刘大能耐猛然间抬起脚,朝着刘海的肚子就踹了下去。

    刘海根本没想到刘大能耐不打招呼就打人,噔噔噔后退了好几步,扑通一下摔在地上,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

    这一脚,太狠了。

    刘浪连忙回身,扶起刘海,低声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刘海抹了嘴巴一下,咧了咧嘴,摇头道:“我没事,这刘大能耐张狂惯了,以为没人管了,今天老子就来惯惯他!”

    说着,刘海捡起掉在地上的铁棍就要往前冲。

    “哈哈,哈哈,姓刘的,就凭你?”

    刘大能耐一挥手,院外呼啦又冲进了四五个人,上前将刘浪跟刘海围在了中间。

    刘大能耐叫嚣道:“姓刘的,今天老子就让你明白,谁才是刘家沟的老大,老子说一,我看谁还敢说二。打,给我往死里打!”

    跟在刘大能耐身后的一干人,个个长得歪瓜裂枣,一看就是不要命的主儿。

    围住刘浪几人的混混,听到刘大能耐的话,举起手中的大粗棍朝着刘浪跟刘海的脑袋上就轮了下来。

    那些棍虽然是木头的,但却都是实木,只比狼牙棒细一点儿,可要是真砸在脑袋上,不死也得残废。

    刘海顿时红了眼了,轮起铁棍就还了回去,边打边叫道:“刘浪,这件事跟你没关系,赶紧走。”

    走?开什么玩笑?

    刘浪没有作声,而是抬起一只手咔的挡住了来棍,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刘海,喝道:“大哥,这里有我,谁也动不了咱刘家人的半根毫毛。”

    话音刚落,刘海的身体竟然呼的一下飞了起来,直接跃过围困的几人,朝着正屋的门口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