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56章 清织,我好想你

    黄十三听到刘浪说认识狐仙,却是微微一笑,并没有接话,而是指着昏睡在地的刘大能耐说道:“刘兄弟,这人就是照月指使的,因为胡老三受了伤,所以她将一丝残识放在这人身上,操控着他去迫害你们刘家。 ”

    刘浪明白了,琢磨了一会,问道:“你是意思是照月如今回到了狐仙家族?”

    黄十三点头:“东北。”

    “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黄十三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忽然压低声音说道:“兄弟,我已经打听过了,胡老三跟照月之所以如此张狂,是因为他们偷了胡三太奶的震山木。只要帮胡三太奶拿回震山木,胡老三跟照月自有胡三太奶收拾。”

    “震山木?”

    刘浪听说过震山木,似乎是胡三太奶的法宝。

    胡三太奶性格古怪,但为妖还算正直,喜欢抽旱烟,而手里一直拿着这个叫震山木的旱烟袋杆。

    既然胡三太奶如此重视这东西,为何会丢了呢?

    黄十三似乎看出了刘浪的疑惑,连忙说道:“刘兄弟,按说胡老三根本不可能将震山木偷走,可不知为何,胡三太奶已好长时间没有露面了,所以,我们在找到震山木的同时,还要找到胡三太奶。”

    刘浪见黄十三一脸殷切的盯着自己,不禁问道:“前辈,那你有什么打算?”

    黄十三稍一犹豫,道:“红狐。”

    “红狐?什么意思?”

    “东北三脉狐仙以红狐最弱,可是,他们却有一样本事是其他两脉狐仙根本无法比的。”

    “你是说对封印的控制能力?”

    “对对对,正是。据我调查,虽然震山木在胡老三手里,但他并不敢轻易拿出来使用,而是封印在了某个地方,所以……”

    刘浪明白了,黄十三想借助自己的力量,将震山木偷回来,找到胡三太奶。

    如此一来,只要将震山木交还到胡三太奶手里,那胡老三就算是天大的本事都是白搭。

    刘浪不禁皱起了眉头。

    自己刚才吹牛,就是怕在妖精圈里被传自己骗人。

    可是,虽然自己的确认识狐妖,但像兰花的水平,根本不够喝一壶的。

    再者说了,兰花是白狐,对封印这东西连照月都不如,更何况是胡老三啊。

    不对,杨老头。

    刘浪猛然间想起了兰花他爹,那只老狐狸的修为肯定比兰花要强上很多,所以,他会不会能帮自己找到一只红狐呢?

    想到这里,刘浪心头也豁然开朗,可依旧锁着眉头,一脸为难的说道:“前辈,你说的倒是挺好,可哪里去找红狐啊?”

    黄十三诡异的笑了笑:“刘兄弟,你身边不是一直有一只红狐吗?”

    都说人老成精,这黄十三修行了几百年,智慧早已不输人类,甚至还有点老奸巨猾的感觉。

    刘浪猛然间听到黄十三这话,不禁一愣:“你说什么?兰花他是只白狐啊。”

    黄十三摇了摇头:“刘兄弟,我说的不是兰花,而是另外一个……”

    黄十三说的十分肯定。

    刘浪见黄十三的模样,不禁猛然间打了一个寒战,眯起眼睛盯着黄十三,却是不再说话。

    看黄十三的样子,这次叫自己回来,似乎别有用心。

    黄十三既然能打听到狐仙家族的事情,肯定也已将自己的事情打听的一清二楚了。

    只是,红狐……

    刘浪还是有些疑惑:“前辈,有话你就直说吧。”

    黄十三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说出了四个字:“欧阳清织。”

    “咝……”

    刘浪难以置信的盯着黄十三,心中像是被电击了一般,连声音都哆嗦了起来。

    “你、你说什么?清织?清织她怎么了?你认识她?她、她跟红狐有什么关系?”

    一连串的问题问出之后,刘浪忽然又意示到了什么。

    红狐?

    红眼珠、红耳朵?

    梦……

    刘浪的脑海中千思百转,飞速的想着跟欧阳清织相识的点点滴滴,想起了奇怪的梦,想起了梦中欧阳清织的音容笑貌。

    不可能不可能,清织怎么会是妖精呢?

    刘浪一把抓住黄十三,瞪着眼叫道:“黄十三,我看你活了这么久,并不想为难你,可是,你最好别胡说八道。”

    黄十三不动声色,脸上一直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缓缓说道:“兄弟,难道你没有发现,其实她一直在你身边保护着你,观察着你,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刘浪将黄十三往外一推,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两步,依旧还无法相信黄十三的话。

    “黄十三,你凭什么这么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清织是红狐?说、说啊!”

    黄十三脸上只是挂着笑,轻轻摇了摇头道:“兄弟,感情的事我不懂,可是,你看看自己的身后,难道还不明白吗?”

    刘浪一愣,猛然间回头一看。

    咔嚓!

    脑海中像是被雷霹了一般。

    一袭红裙,长发飞扬,脸颊带笑,那朝思暮想的容颜,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没有准备,没有半丝心里准备。

    刘浪像是在做梦一般,使劲掐了自己的腮帮子一下。

    “哎哟。”

    刘浪疼的大叫一声,可依旧还不相信,喃喃的问道:“清织?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站在刘浪的十步之外,欧阳清织正微笑的盯着刘浪,眼中却挂着泪珠。

    笑着哭。

    那一滴滴的泪珠像是在倾诉什么,从欧阳清织的脸颊上滚落而下,然后慢慢落到了地上,打在了小石头上,溅起了一朵美丽的水花。

    “刘浪,对不起……”

    又是对不起,为什么所有人都对我说对不起?

    刘浪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发涩,伸手一摸,湿漉漉的。

    韩晓琪对我说对不起,你也对我说对不起。

    难道你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

    刘浪摇着头,可还是止不住自己的脚步,一步步朝着欧阳清织走了过去。

    欧阳清织没有动。

    微风轻轻一吹,吹动着欧阳清织的裙摆,吹动着欧阳清织的发丝,像是无根的花絮一般,那么美丽,那么飘摇……

    “清织,我、我好想你……”

    刘浪情不自禁,一把抱住欧阳清织,再也止不住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