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58章 打开盒子

    刘浪简直是太兴奋了。

    韩晓琪虽然在阴阳医馆,但也回来了。

    欧阳清织也回来了,虽然是不得不回来,但终究还是回来了。

    刘浪感觉自己的心情从来没有如此畅快过,使劲踹了两脚刘大能耐,冷声说道:“以后见了我们家的人,绕着走!”

    刘大能耐正装死呢,被刘浪踢了一脚,闷哼了两声。

    既然知道刘大能耐是照月指使的,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刘大能耐使的那张霹雳符是照月给的。

    一个狐妖竟然能用符?

    这件事听起来太过匪夷所思。

    可尽管如此,刘浪也不在乎,大不了抓到照月时逼问一下就是了。

    俗话话家丑不可外扬。

    刘浪这么聪明的人,隐隐猜出了照月跟自己的太爷爷关系不一般。

    具体不一般到什么程度,必须私底下说。

    将黄十三打发走了之后,刘浪带着欧阳清织兴冲冲回了家。

    一回家,刘浪才发现自己疏忽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怎么解释自己跟欧阳清织的关系?

    刘父已经从刘大伯家走了。

    刘浪先去了一趟刘大伯家,也没再多说,带着欧阳清织直接回家,可回到家后,刘父跟刘母的眼都直了。

    “儿子,这位姑娘是……”

    刘母一看到欧阳清织,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儿,站起身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好几遍,跟艺术鉴赏似的。

    欧阳清织被看得脸通红,想躲,却又不好意思,想开口,又张不开。

    “妈,你干嘛呀。”

    刘浪终于出言解围了。

    刘母早就听了刘父的话,虽然担忧刘浪,但看到刘浪竟然领着一个漂亮的姑娘回来,心里立刻跟吃了蜜一般,那个甜呀。

    “儿子,我问你话呢?这位姑娘是谁啊?还不赶紧介绍介绍。”

    刘浪皱了皱眉头,连忙说道:“哦,她叫欧阳清织,是我的大学同学。”

    “同学?嗯,不错不错,长得真俊呢。”

    刘母说着,上前抓住欧阳清织的手,拉着欧阳清织就往屋里走,边走边说道:“别站着了,走走走,快屋里坐。”

    刘母笑的呀,眼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刘浪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还没等开口呢,却一把被刘父拉住了。

    欧阳清织哪里见过种架势,被刘母拉着,征求般又看着刘浪。

    刘浪没有办法,只好点了点头,示意欧阳清织跟着刘母一起进屋好了。

    刘母跟欧阳清织进了屋,刘父却回身拿出了刘方留下的那个盒子,走到刘浪面前:“走,外面说出。”

    刘浪点头。

    父子俩出了院门,走到外面。

    刘父将盒子放回到刘浪手中,沉声道:“事情都办完了?”

    “嗯,刘大能耐以后不敢欺负我们了。”

    “哦。”

    刘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而是朝着院里又看了看:“这位姑娘呢?”

    刘浪一脑门的汗。

    欧阳清织是狐妖,这件事当然不能告诉老爹。

    可是,欧阳清织出现的太突然,总得找个借口吧?

    刘浪想了想,道:“爸,她真是我同学。”

    “我知道。”

    “她自己跑来的。”

    刘父微微一笑,不再追问:“儿子,你也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我也管不了你。既然你太爷爷将这个盒子交到你手里,你以后做什么我都不会再过问了。”

    顿了顿,刘父轻轻叹了一口气,凝视着刘浪道:“儿子,凡事自己小心。”

    说完,刘父重重拍了拍刘浪的肩膀。

    “爸。”

    刘浪一把拉住父亲,将黄十三留下的那块木头放在父亲的手里:“爸,以后家里有什么事,把它拿出来。”

    刘父看了看手中的小木块,没有吭声,小心收好,点了点头,转身回了屋里。

    刘浪怔怔的看着父亲有些伛偻的背影,不觉眼眶一红。

    父亲老了……

    “清织姑娘啊,来来来,路上累了吧?快喝点儿水。”

    “对对对,家里也没啥好招待的,先喝口水,一会儿给你包水饺去啊。”

    “伯父、伯母,你们就不要客气了,我不饿。”

    “哪儿能不饿啊,大老远来家里,不吃顿水饺怎么能行?”

    屋里三人彼此寒暄着。

    刘浪忽然感觉心中莫名的有些暖意,热乎乎的。

    看着手中的盒子,刘浪又看了看屋里热闹的父母三人,抱着盒子又往村后走去。

    刘家沟村后有一座小山,虽然只有一百多米高,但山上植被倒也茂盛。

    尤其是现在已是深秋时节,山上几乎也没有什么人。

    刘浪不知道太爷爷给自己留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怕出什么意外,便一头扎到了山顶上。

    从山上往下看,整个村子尽心眼底,紧紧挨在一起的房屋像是积木一般,变小了很多。

    刘浪轻轻一笑,不觉想起了父亲曾经说自己出生时的情景。

    整个村子被大水淹没,全村人跑到了山顶上。

    雷鸣滚滚,暴雨如注。

    全村人以为是世界末日,可没想到,竟然是劫后余生。

    刘浪的一声啼哭,震耳欲聋,山下呜呜的鬼叫,黑压压的异象,全部在刘浪的啼哭声中退去。

    以前的时候,刘浪以为父亲是夸大其词,说得那么玄乎,难道自己还是什么大人物转世不成?

    可是,自从知道下七尸蚀魂丸是压制某种东西之后,刘浪有点儿信了。

    自己到底来自何处?

    又是何人?

    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又是什么?

    问号像是一把把锁一般锁在了刘浪的心门。

    刘浪求之而不得,索性不去求。

    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震山木,解妖族之危,甚至整个刘家的危难。

    看着手中的盒子,刘浪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指。

    滴嗒。

    血滴落在了符纸之上,很快蔓延开来,迅速渗进了符文之中。

    符文像是一条条细小的蝌蚪一般慢慢游走,竟然散发出一股诡异的光芒。

    刘浪看到这个惊奇的现象,不觉大吃一惊,可又不敢放松警惕,只得死死的盯着。

    一面警惕着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一面期待着盒子里的东西。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动。

    符纸竟然自行脱落,而盒子也开启了一道口子。

    刘浪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颤巍巍的伸出手来,慢慢沿着盒盖的缝隙处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