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61章 急着抱孙子

    就在刘浪在家享受少有的天伦之乐时,蓬莱阁转悠了数天的朱涯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趁着夜色,朱涯将吴半仙牢牢捆在了自己的背上,站在波涛汹涌的悬崖之上,看着脚下的大海怔怔的发着呆。

    “师叔,师父说让我照顾好你,可是,我却没有照顾好你。师叔,从我记事起开始,你就对我照顾有加,无论我犯了什么过错,你都会在师父前面帮忙掩饰。我知道,你的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师叔,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疯病,如果这一次找不到真正的蓬莱仙阁,那我就陪师叔葬于海底。”

    朱涯自言自语着,一咬牙,一个俯冲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就在朱涯跳下去的那一刻,本来咦咦呀呀的吴半仙忽然闭上了嘴,眼角却掉落出两滴眼泪。

    “扑通!”

    一声巨响,朱涯的身体重重的跌落进大海之中。

    一个波涛打过来,朱涯瞬间不见了踪影,与大海融为了一体。

    …………

    雨水滴落在河面上,终于下雨了。

    刘浪跟欧阳清织各怀心事回了家。

    可是,当他们回家之后才发现,刘父刘母竟然已经早早睡着了,而只在东屋那里留了一间房子。

    刘浪立刻明白了父母的意思,顿时无语了。

    这当父母的可真是心急,只带来一次咋就往一张床上赶啊?

    可是,刘浪虽然明白了,但欧阳清织还不明白啊。

    欧阳清织此时也终于从自己的小心思中走了出来,瞄了一眼主室,低声问道:“伯父伯母已经睡了?”

    刘浪点了点头,可又不知该如何回答,结结巴巴的指着东屋说道:“清织,要不,你、你先睡吧。”

    “啊?”

    欧阳清织顺着刘浪手指的方向一看,哪里还不明白?

    欧阳清织本来飘落的思绪再次荡了起来,脸刷的一下又红了,声音跟蚊子哼哼般问道:“只有这一间屋?”

    “好、好像是吧。”

    “那、那我们怎么睡?”

    “要不……”

    刘浪一咬牙,“你睡床上,我去杂物间凑合一晚上。”

    杂物间没有床,里面堆放着一些农具和闲置下来的杂物,哪里能睡得下?

    欧阳清织看着刘浪的样子,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要不,我睡床,你打地铺?”

    “地铺?”

    刘浪一歪头,正看到欧阳清织将自己的脑袋埋在胸前,再往下低,都快够到脚跟了。

    咕咚。

    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没出息的问道:“这样也可以?”

    欧阳清织轻轻点了点头,一扭身进了东屋,门没关。

    刘浪的心这个跳啊,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扑通扑通的。

    刘浪忽然发现,知子莫若父,关爱莫若母啊。这可是亲爹亲娘啊。

    怔怔的发了一会儿愣,刘浪狠了狠心,跟着进了东屋,将门轻轻的关上,咔嚓将锁从里面锁上。

    “你锁什么?”

    欧阳清织听到关锁的声音,不禁疑惑道。

    “这、这门关不牢。”

    刘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太丢人了,自己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关门就关门呗,咋还把锁也锁上了。

    这一睡,刘浪失眠了。

    因为刘浪真的在地上躺了一晚上。

    欧阳清织也失眠了,她突然感觉其实修炼成人形真的很好。

    人类的感情太微妙,根本不是妖族的感情所能比的。

    欧阳清织清楚的记得胡老三那副嚣张的模样,指着整个红狐家族吼道:“在这里,有本事就是老大,谁最厉害谁说了算!我要娶欧阳清织,看谁敢拦!”

    所有的红狐都赤红着双眼,可没有办法,根本不是胡老三的对手。

    眼睁睁的看着天花板,欧阳清织的脑海中一直转悠着一个问题:我难道真的喜欢上刘浪了?可是,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

    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刘浪迷迷糊糊睡了。

    “叮铃铃……”

    一个电话将刚刚入睡的刘浪吵醒了。

    刘浪一个激灵爬了起来,往床上一看。

    “咕咚!”

    刘浪又极不争气的咽了一口唾沫。

    欧阳清织好似圣洁的白雪公主一般,脸颊绯红,缠着几缕发丝,不是天仙胜似天仙。

    尤其是那微微露出的小腿,滑如绸、嫩如水,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浮想联翩。

    刘浪贪婪的望了一眼,连忙抓起手机出了房间。

    “喂,鬼鬼,怎么了?”

    电话是鬼鬼打的。

    “教主,这里有个叫泥鳅的家伙要找你。”

    “泥鳅?”

    刘浪一愣神,记起来了。

    当天让泥鳅潜伏在李邱身边的时候,刘浪告诉泥鳅,如果有事可以去梦里香找鬼鬼。

    这才隔了一两天,离石头蛊发作还有好几天,泥鳅怎么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刘浪沉默了片刻问道:“他来干嘛?”

    “他说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重要的事情?”

    刘浪看了一眼主室,还关着门,父母还没起来。

    刘浪连忙拿着电话出了院门,离得稍微远点儿了,才说道:“你把电话给他。”

    泥鳅一接起电话,连忙谄媚的说道:“哥,我查出来点儿东西。”

    “说。”

    “好好好,是这样的,我昨天刚到,没想到李邱跟我吃完饭后就去了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华广堂。”

    “华广堂?”

    刘浪闻言,心里咯噔一下,忙问道:“他去那儿干什么?”

    泥鳅迟疑道:“这个……我还没搞清楚。”

    “赶紧去弄清楚。”

    “可是……我身上中的蛊……”

    刘浪冷冷的笑了一声:“你放心,只要你办事利索,不但你身上的蛊不会发作,我还会教你怎么种蛊。”

    “啊?真的,那谢谢哥了。哥,我等你回来啊。”

    挂了电话,刘浪的心中慢慢升腾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李邱怎么跟华广堂又有一腿?

    那个华广不是死了吗?

    就在刘浪琢磨的时候,主室的刘父刘母也悄声嘀咕了起来。

    “他爸,你说咱儿子昨晚……”

    “你看你,真是八卦,赶紧起来做饭了。”

    “嘿嘿,我看清织这丫头不错,要是真能娶了当媳妇,也是咱儿子的福气呢。”

    “行了行了,看你这心操的,快起来做饭吧,天都亮了。”

    “好好好,你不管,哼,以后孙子不让你抱。”

    刘母慢慢从床上爬了起来。

    刘父琢磨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说,咱是不是真的快抱孙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