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73章 王樱子

    泥塑的小人比手掌稍微大一点儿,穿着一身和服,涂抹着腮红,看那模样倒像是个日本小娘们。

    欧阳清织一看到小泥人,瞳孔瞬间收缩,惊恐的低叫一声:“刘浪,我迷迷糊糊中看到的那个女人,就跟这个小泥人打扮的一样。”

    “什么?女人?泥人?”

    刘浪一愣,回头看了一眼欧阳清织,深吸了一口气,再去看小泥人时,那个小泥人竟然诡异的不见了。

    “咝……”

    刘浪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上升起了阵阵寒意。

    不行,这里太他娘的古怪了,必须先尽快离开这里。

    刘浪心里咯噔一下,不敢再多做停留,一直冲到掉下来的地方,抬头一看,心下又凉了半截。

    掉下来的路已经堵得死死的了,此时根本看不到出口。

    “咯咯……”

    女人的笑声再次响了起来,忽远忽近,甚至听起来像是在耳边一般。

    刘浪将眼一眯,怒道:“什么鬼东西!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有胆量的给老子滚出来!”

    刘浪这次是真怒了,被人耍的感觉很不爽。

    “咯咯……”

    对方只是不停的娇笑着,就是不露面,甚至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刘浪拧着眉头,脸上的肌肉也跟着绷紧了起来。

    “该死,跟我玩?哼,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几斤几两!”

    此时已没有了退路,刘浪索性跟那个暗中的家伙玩玩。

    既然猜到了欧阳清织可能中了蛊毒,那肯定跟巫教脱不了干系。

    可如今不论是白巫教还是黑巫教,都是一团散沙,完全没有聚合力。

    刘浪从来没有来过东北,更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有黑巫教的人。

    按照马有德的说法,白巫教基本已经没落,甚至后来在被黑巫教斩杀之后,幸存的人也都躲躲藏藏,根本不会露面。

    所以,这种事应该排除是白巫教所为。

    剩下的可能就是黑巫教和该死的南洋巫教。

    刘浪对南洋巫术接触的不多,但肯定与黑巫术有相通之处。

    此番地处偏僻,暗中躲藏的那个东西使的极有可能是黑巫术或者南洋巫术。

    刘浪想到这里,脑海中仔细琢磨着有哪一种蛊毒可以让人失去自己的法术。

    可想来想去,刘浪竟然找不到任何用断肠草为原料的相关蛊毒。

    不对不对,似乎哪里不对?

    刘浪使劲晃了晃脑袋,猛然间想起了一个人来。

    天暮。

    当初天暮用噬魂毒浸泡的牙齿伤了胡老三,让胡老三狼狈逃窜,这种东西太过神奇,刘浪简直是闻所未闻。

    可是,这怎么可能?

    天暮如果真是诡案姐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甚至想害自己?

    刘浪琢磨着,却想不出天暮有任何理由出现在这里。

    妈的,不管对方是谁,今天必须要先逃出去再说。

    刘浪静了静神,低声说道:“清织,既然对方想跟我们玩,那我们就陪他们玩玩好不好?”

    欧阳清织身体还有些虚弱,此时也毫无还手之力,听闻刘浪的话后,忽然间说道:“刘浪,我突然有种感觉,对方似乎是专门针对我们狐仙家族的。”

    “什么?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想?”

    欧阳清织沉吟道:“我感觉体内被注射进去的东西,正好是用来克制我们狐妖的。”

    “咯咯……”

    突兀的娇笑声再次响了起来。

    刘浪怒极,将欧阳清织放下,大声喝道:“狗东西,你想吓老子?哼,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

    扭头对欧阳清织说道:“清织,你小心点儿。哼,今天我还不走了呢。”

    说着,刘浪将无邪鞭束在了腰间,慢慢举起了左手,将意念集中在自己的左手手心,轻轻念动道:“鬼王诀,第一重,化鬼之境。”

    呼……

    牡丹图案慢慢浮现,那七瓣牡丹花仿佛绽开了一般,每一朵都一点一点往外飘散着黑烟。

    黑烟一点点从刘浪的手心飘出,然后又将刘浪的身体笼罩在其中。

    一旁的欧阳清织从未见过刘浪散发出如此的气势,不禁一怔,低声问道:“这是什么功法?”

    刘浪没有回答,而是集中精神,慢慢将黑烟稳定之后,忽然间爆喝一声:“鬼王诀,第二重,鬼破!”

    “吼!”

    好似万千鬼魅突然间在一瞬间尖叫一般,那些黑烟猛然间飞散开,朝着走廊的另一头疾飞而去。

    黑烟犹如剑雨,刮起了呼呼的风声,带着无尽的压迫,朝着虚空之中飞逝。

    “咯咯……”

    又是一声娇笑。

    “砰砰砰!”

    娇笑声刚刚结束,飞散的黑烟突然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上一般,发出剧烈的撞击声。

    刘浪听到那个声音,抬头一看,顿时心下一喜。

    竟然是那个逃走的鬼子兵。

    那个鬼子兵本来直挺挺的站在黑暗之中,可此时身上的骨头竟然像是被无数把刀砍碎了一片,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然后噗的一声,碎成了粉末,散落了一地。

    “咯咯!”

    刘浪将手电筒朝着鬼子兵消失的地方一照,顿时惊了一身的冷汗。

    一个身穿和服,身材高挑的女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鬼子兵消失的地方。

    那个女人脸上涂着厚重的白妆,好似石灰一般,鲜红的嘴唇像是喝过人血似的,看起来极为狰狞恐怖。

    “咯咯,好厉害!”

    女人一动嘴,竟然说出来的是汉语。

    刘浪不禁有些发蒙,怒道:“你究竟是何人?是不是日本娘们?”

    女人咧嘴一笑,鲜红的嘴唇透着蛊惑般诱人。

    “咯咯,主人叫给我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樱子,王樱子。”

    “我艹,这么俗气的名字竟然还说好听,你的主人简直是个文盲。”

    既然对方已经现身,那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哼,我管你是王樱子还是李樱子,反正都是鬼子,今天都得宰了。

    刘浪眼中的狠毒愈加浓烈,冷声道:“樱子小姐,我和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要将我朋友重伤,还要将我们困在这里?”

    “咯咯,你猜?”

    樱子突然间双眼一眯,身体嗖的一闪,朝着刘浪就扑了过来。

    刘浪大惊,没想到这个小娘们竟然如此不地道,冲着欧阳清织大叫一声:“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