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76章 饶刘两家有渊源

    “天暮,难道这件事真跟那个天暮真人有关?”

    刘浪脑海中不断徘徊着当初天暮用黑狐牙重伤胡老三的情景,越想感觉这种可能性越大。

    至少在刘浪认识的人中,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有这种本事,光靠着毒牙就能将一只修行了几百年的妖精打跑。

    可是,如果真是天暮,他又是什么动机呢?

    难道仅仅是因为当初胡老三差点将天暮吃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天暮也太小肚鸡肠了吧?

    因为一只黑狐就要对付整个狐仙家族。

    刘浪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那个小白脸天暮根本不像是有如此胆魄之人啊?对付整个狐仙家族,需要的气魄太大了,根本不是小打小闹,与对付胡老三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欧阳清织见刘浪嘀嘀咕咕,不禁疑惑道:“刘浪,你说什么?”

    刘浪并不确定,连连摇头,挤出一丝微笑道:“呵呵,清织,没什么,我们赶紧想办法先出去吧。”

    整个基地占地面积并不大,刘浪跟欧阳清织找寻了一番,并没有更多的发现。

    基地里似乎除了那些日本兵跟那个叫樱子的泥人外,并没有其它东西,甚至连只鬼都没有。

    里面像是被什么人打扫过了一般,除了一些废弃的桌椅和没有的步枪,没有发现再多的东西。

    可是,看到那两个铁笼的时候,刘浪跟欧阳清织都一致认为,这里面的骸骨肯定是当时小鬼子做人体实验时死的人。

    刘浪不禁悲悯之心大起,跟欧阳清织一商量,想要将这些骸骨都烧了。

    可是,此时还没找到出路,真烧了恐怕得将自己活活葬在里面了。

    “清织,我们掉下来的地方似乎是块松软的土地,没有办法,我们先挖挖试试吧。”

    欧阳清织自然没有意见。

    刘浪拿着一把带刺刀的步枪,对着掉下来的地方使劲捅了两下,里面果然松软无比。

    刘浪心下一喜,连忙又运起鬼王诀,将鬼王诀灌注于枪身之上,飞速的旋转了起来。

    不一会儿工夫,上面的沙土很快被搅出了一道空隙。

    刘浪二人的头顶上露出了一道暗门。

    刘浪扒着暗门,用力往两旁一拉,只听呼啦呼啦的声响,两道暗门竟然真的朝两边分开了。

    “啊?竟然真可以?”

    可是,那道暗门打开之后,却像是有弹簧一般,又慢慢往加收缩。

    刘浪突然想起自己进来时的情景,连忙拉住欧阳清织,将她往上一托,大叫道:“快,你先出去!”

    欧阳清织被刘浪用力甩了出去。

    刘浪刚想跟着出去,一看到那些骸骨,心头一动,立刻拿起打火机,将打火机扔到了骸骨堆里。

    “看你们自己的造化吧。”

    刘浪不再停留,一个急跳也窜了出去。

    可是,就在刘浪出去的同时,那堆骸骨竟然像是被浇了一层油一般,呼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噼里啪啦的声响响彻整个地下基地。

    就在大火慢慢将骸骨吞没的时候,铁笼的后面竟然慢慢显出了一道铁门。

    铁门之前被铁笼挡着,根本看不见,此时骸骨被烧掉才显露出来。

    铁门左边刻着一道八卦符,右边刻着佛家万字符,中间赫然一个巨大的诡字。

    轰隆!

    铁笼被烧得通红,一声巨响也塌陷了下去。

    正在此时,那个已经碎掉的泥人身上慢慢升腾起一团白烟。

    白烟慢慢汇聚,身影竟然是那个穿和服的日本娘们樱子。

    樱子微微一笑,看了看被大火燃烧的铁笼,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

    龙虎山,未央阁。

    泥人王坐在议事大厅的一边,怔怔的盯着二级台阶之上的座位。

    那个座位,曾经是龙虎山掌门饶无贪坐的位置。

    “师叔,我哥传回来什么消息没?”

    饶九妹从外面跑了进来,远远的就喊了起来。

    自从饶九妹的父亲饶无贪死后,饶九妹整个人已瘦了一圈,此时看起来非常憔悴。

    泥人王一听是饶九妹,立刻转过头来,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轻声问道:“九妹,你还没休息啊?”

    饶九妹拢了拢自己蓬乱的头发:“师叔,我担心我哥。”

    泥人王轻轻拍了拍饶九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九妹啊,你哥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如今黑巫教已是秋后的蚂蚱,根本蹦跶不了几天了,放心好了。”

    “可是,我总感觉冤有头债有主,如此肆意残杀黑巫教的人,似乎不对。”

    泥人王一怔,似乎没料到饶九妹会有这种想法,脸皮急了两下,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九妹,杀死师兄的人根本不知道是谁,我们只知道是黑巫教的人。黑巫教的人分布如此散乱,我们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啊。”

    “可是……”

    “九妹!”

    泥人王忽然严肃了起来,皱着眉头道:“九妹,我知道你于心不忍,可黑巫教所使的巫术都是为了害人,就算我们不杀他们,他们也会去害别人,我们这是在替天行道!”

    “师叔,我知道,但如今黑巫教似乎并不只是害人,我听说……”

    还没等泥人王说完,泥人王突然将眼一瞪,厉声道:“九妹,你听说那个刘浪是黑巫教的教主了?”

    饶九妹张了张嘴,眼圈有些发红,轻轻点了点头道:“我没想到刘浪竟然成了黑巫教的教主,我了解他,他根本不会随便杀人的,况且,他跟我爹无冤无仇……”

    “九妹,难道你忘了?当初他们刘家为了得到七尸蚀魂丸,非要跟你定下亲事,就是怕刘浪会死于非命。可如今呢,刘浪活得好好的,他们刘家怎么就不管不问了?”

    “我、我知道,但……”

    泥人王一甩手,冷声道:“九妹,你应该知道,你爷爷答应了这门亲事,也只是因为欠了他们刘家一个人情,可这七尸蚀魂丸是什么东西你应该知道,万一有一天刘浪体内的东西再也压制不住……”

    泥人王突然闭嘴不说了,他盯着饶九妹,似乎想让自己的话在饶九妹的脑海中消化一会儿。

    饶九妹低着头,脑海中却是纷乱无比,看了泥人王一眼,喃喃道:“师叔,父亲死了,我不想我哥再出任何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