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84章 我想他啊

    在朱涯跟照月战在一起的时候,刘浪体力也慢慢恢复了七成,此时想要对付照月倒也没问题了。

    而且照月又被朱涯搞掉了一条尾巴,更是强弩之末,只要敢动杀机,直接就被控制住了。

    见照月一脸的不悦,刘浪却乐了,玩味般围着照月转了一转,啧啧称赞道:“还真不容易,人人都说白狐魅术天下无敌,如此看来,倒果真非虚假之言啊。”

    刘浪还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白狐妖。

    照月像是被围观的动物一般,早已气得浑身发抖,可却根本不敢动。

    刘浪看出了点儿端倪,凑到欧阳清织面前,笑呵呵的问道:“清织,你到底将这只丑八怪怎么着了?刚才还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此时怎么跟焉了的黄瓜似的?萎靡不振啊?”

    一提到黄瓜,照月脸都绿了。

    “小杂种,你、你再说风凉话,信不信我将你阉了!”

    “哎哟喂,好凶哟!”

    刘浪夸张的拍着胸口,连忙藏到欧阳清织的身后,嘿嘿笑着:“清织,说说、说说,这是什么情况?”

    欧阳清织实在拿刘浪没有办法,只好叹了口气道:“刚才我故意让她伤了我,借机在她的体内种下了蟠桃禁制,如果没有我的允许,她不敢使用任何法力。”

    “啊?啥?蟠桃禁制?这、这算什么名字?”

    刘浪立刻张大了嘴巴,不禁大吃一惊。

    朱涯的关注点跟刘浪完全不同,听到欧阳清织的话后,不禁也愣了愣神,大为感慨道:“这个世界上真有这种禁制之术?竟然能控制住别人的法术?”

    刘浪没有理会朱涯的惊讶,白了他一眼,连忙腆着脸问道:“清织清织,那现在照月其实连丑八怪都不如了?”

    “臭小子,你……”

    照月这个气啊。

    可刘浪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而是直勾勾的盯着欧阳清织。

    欧阳清织轻轻点了点头道:“只要我不释放禁制,她强行催动法术的话,就会自爆而亡。”

    “太牛逼了。”

    刘浪竖起了大拇指头,看了照月一眼,又问道:“到底啥是蟠桃禁制?”

    欧阳清织秀眉轻轻蹙起,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自从我修炼封印禁制之术时,只知道这个古怪的名字,至于为何来的却不知道。”

    “蟠桃?”

    听闻欧阳清织这般说,刘浪不禁想起了西游记里面的蟠桃园。

    我勒个去,不会真跟蟠桃园有关系吧?那还真是扯远了啊?

    刘浪使劲摇了摇头,一扭头,盯着失神落魄的照月,忽然严肃的问道:“说,你跟我太爷爷刘方到底是什么关系?”

    照月接二连三的在刘浪手底下栽了跟头,心里早就恨死刘浪了。

    可此时竟然一不小心被欧阳清织中了蟠桃禁制,肠子都悔青了。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就不应该来招惹刘浪跟欧阳清织。

    一听刘浪问起刘方,照月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冷冷的哼了一声:“怎么?我跟刘方睡过了,论起来你得叫我太奶奶。怎么,你竟然敢对自己的太奶奶如此不礼貌?”

    “啪!”

    刘浪直接甩了照月一耳光,顿时把照月打蒙了。

    “你、你干嘛打我?”

    刘浪一歪脑袋:“你嘴贱,该打!”

    “可是,你、你刚才……”

    “啪!”

    刘浪又甩了照月一耳光。

    照月急了:“你、你干嘛又打我?”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照月怔住了,从来没见过如此不懂得怜香惜玉、甚至厚颜无耻的男人。

    涉及到自己的太爷爷,刘浪一改往日的玩世不恭,脸上的表情仿佛要将人吃掉一般。

    照月此时完全被欧阳清织挟持在手,哭都没地方哭去,张了张嘴,一脸委屈的说道:“我、我真认识刘方这个……”

    照月刚想骂臭道士,一见刘浪抬起手来,吓得连忙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哆哆嗦嗦的说道:“我、我曾经跟刘方相爱过……”

    “吧……”

    刘浪停在半空中的手落了下来,神色凝重道:“照月,今天既然你落在我的手里,我就是要听听你跟我太爷爷到底发了什么。如果你敢有任何隐瞒,我相信你会比死了还要难受。”

    照月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眼泪刷的就滚下来了。

    照月的模样,完全像是一个柔弱的女人一般,哪里还有半点修炼到五尾白狐的嚣张模样?

    “刘方,我上辈子到底欠了你什么?你死了还让自己的后辈来折磨我,难道当初我真的让你这么憎恨我吗?”

    照月仰天大笑,泪如雨下,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哽咽道:“当初,我的确想使用魅术先将刘方迷惑住,可后来,我才发现,我不想杀他,而是爱上了他啊……”

    照月显得痛苦不已,断断续续讲的过程跟刘方留下的信息也没有太大的出入。

    可说到最后,照月的身体却微微颤抖了起来,怔怔的说道:“刘浪,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如果我想杀你们刘家的后人,我干嘛要费那么多周折?我为什么要让刘大能耐去骚扰你们刘家?我要杀死刘家的任何一个人,不过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为什么我迟迟没有动手?”

    刘浪一愣,却是从来没有想过这种问题。

    对啊,既然照月已修炼出了五尾,想要杀死自己刘家人,何必那么麻烦?

    “不是,你是想折磨我们刘家人。”

    “哈哈,哈哈,刘浪,你是真聪明还假聪明?我想问你,你见胡老三抽魂,可是,你亲眼见过我抽生魂吗?”

    刘浪越听越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没有回答照月的话,而是冷声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照月此时面色狰狞,眼泪不停的滚落而下,不断的冲刷着那俊美的脸颊。

    “我知道当初刘方将我关起来是身不由已,可是,他却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我想他、想他啊……”

    不但是刘浪,就连欧阳清织跟朱涯听到照月的话,都惊奇的瞪大了眼睛。

    这是闹的那一出?人妖恋竟然如此让人感动?

    难道照月一直以来都是在伪装自己?

    刘浪并没有立刻将刘方留下的信拿出来,而是继续问道:“说,那你跟胡老三为虎作伥,难道不是在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