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89章 往事不可追

    饶姓在华夏本来就属于极为罕见的姓氏,同时出现在龙虎山上,除了跟饶九妹有关系,还能有别的原因吗?

    可是,刘浪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的太爷爷刘方竟然跟饶家有着如此渊源。

    一想起饶九妹,刘浪将骂人的话又咽了回去,忍不住问道:“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太爷爷是怎么死的?”

    照月看着刘浪,眼中不觉滚出两行泪来。

    “我本来想去找饶三变,替刘方讨回一个公道,可却被刘方阻止了。我看着刘方实在太可怜,又不忍让他伤心,不但没有去找饶三变,也尽量少在他面前提起饶三变。可是,事隔一年之后,又有一个消息传来,彻底让刘方死心了。”

    照月说,自从刘方有过那一次酒醉之后,再也不相信自己了,整天除了乞讨之外什么都不做。

    可是,后来却传来了饶三变跟黑巫教勾结的消息。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刘方根本不相信,甚至直接跑到了龙虎山,当面质问饶三变。

    那次去龙虎山的时候,照月也跟在刘方身边。

    本来饶三变一脸的和气,可看到照月的时候,脸色猛然间急跳了两下,声音冰冷的对刘方说道:“师弟,你一直执迷不悟,难道你不知道巫术也有他的长处吗?哼,师父不是一直教导我们,取别人之长,补已之短吗?”

    刘方怔住了,第一次破口大骂,骂饶三变欺师灭祖,骂饶三变正邪不分。

    可让刘方没想到的是,在刘方带着照月离开之后,饶三变竟然对全天下的道门宣布,将刘方逐出龙虎山,所有道门弟子见之都可杀之。

    而且,饶三变还说:刘方勾结妖精,企图扰乱道门的宁静。

    刘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疯了。

    不是假疯,而是真的疯了。

    照月见刘方疯疯癫癫的样子,于心不忍,竟然又用掉自己一尾的修为,治好了刘方的疯病。

    可刘方的疯病在心在不表,只能暂时缓解。

    当刘方再次清醒过来之后,照月却离开了。

    刘方自始之终不知道照月是妖精,而等他想起疯癫时的种种之后,终于知晓了照月的确是妖精。

    那时的刘方心情复杂无比,找了一处山洞,将自己关在山洞里整整三个月。

    三个月之后,刘方像是变了一个人般,变得嫉恶如仇,开始大肆的杀戮。

    当然,他不杀人,只杀妖跟鬼。

    从那开始,江湖上便有了刘方的传说。

    传说传得神乎其神,说一个道士来无影无踪,哪里有鬼怪,哪里就会有他的身影。

    与此同时,饶三变也加深了跟黑巫教的合作。

    饶三变想从黑巫教那里得到炼制生魂的方法,好将黑白无常藏在小河里的生魂炼为已用。

    可是,饶三变根本没想到,最终竟然遭到黑巫教残杀,差点被灭。

    而最后关头,还是刘方出手,救下了饶氏一脉。

    刘浪听到了这段历史,心中却是惊骇不已。

    太爷爷刘方心境竟然如此豁达?

    最终,饶三变死在了刘方的怀里,对自己的一辈子追悔莫及,并告诫自己的后辈,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将刘方视为饶家的恩人。

    饶刘两家的缘分从那时就已注定。

    可是,整个道门并没有放弃对刘方的追杀,纷纷说刘方勾结妖精,非要将刘方绳之以法才可以。

    后来,刘方浪迹天涯,再次遇到照月的时候,却根本下不去手。

    刘方知道,照月并不想害自己,可道妖自来势不两立。

    刘方想起了师父临终前说过的俩字:名节!

    刘方心中纠结无比,正当不知该如何面对照月的时候,身后竟然涌出了无数道门高手。

    原来,道门中人自恃光明磊落,却早已派人偷偷跟踪了刘方。

    刘方大惊,但却迂腐至极,眼睁睁看到照月被抓,整个过程中却没有出手帮忙。

    “可恶!”

    刘浪听到这里,想起了刘方信中所说,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照月似乎像是没看到刘浪的表现,眼泪却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的滚落而下,泣不成声。

    “当时我见到刘方时以为是上天的安排,我一直以为我能好好给他一个拥抱,能好好诉说离别之苦,可我没想到,面对我的却是数十年的关押封印……”

    后来的事情刘浪就知道了。

    刘浪知道,自己的太爷爷虽然没有出手抓照月,可无疑却成了抓住照月的帮凶。

    从那以后,刘方的行事更加怪异。

    而整个狐仙家族也将刘方视为了最大的仇敌。

    可以说,除了龙虎山之外,其余的道门跟妖精都将刘方视为了敌人。

    刘浪的心在抖,身体也在颤抖。

    刘浪慢慢将手伸进了口袋,缓缓将那封信拿了出来,送到照月面前,张了张嘴:“这是太爷爷留给你的信……”

    照月一愣,不禁满脸的疑惑。

    迟疑的片刻,照月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奇,一把将信纸抓了过去,摊开一看,却是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刘方,我、我什么时候埋怨过你?我知道你身不由已,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啊,真的没有啊……”

    照月虽然痛苦,可是,刘浪却听得出来,照月是高兴的在哭。

    可是,刘浪的心却在滴血。

    看见照月的样子,欧阳清织也有些动容,轻轻叹了口气,眼眶湿润的盯着刘浪。

    刘浪哽咽道:“算了,把照月放了吧,我不该受到这么多的折磨……”

    “哈哈,照月,你的故事真的好感人啊!”

    正在此时,忽然一阵张狂的笑声突兀的传了过来。

    只见一道黑烟犹如一只离弦的箭一般,嗖的一下飞到了照月的身上。

    照月的身体猛得一僵,缓缓抬起头来,满脸的难以置信:“胡、胡老三你……”

    “哈哈,哈哈,照月,我一直觉得你不对劲,原来,你只是想利用我啊?哼,今天,我送你去见你的老相好!”

    黑烟好似受了什么牵引一般,噗嗤一下又从照月的体内抽了出来。

    那道黑烟,竟然是一只尖锐的利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