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90章 防人之心

    “照月……”

    刘浪大惊,一把抱住照月。

    可是,照月的身体却慢慢瘫软在了地上,脸上闪过痛苦的表情。

    “刘浪,我知道他心里有我,就足够了,请你相信我,我、我真的没有跟胡老三同流合污。”

    刘浪此时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使劲摇着头,大声喊道:“照月,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照月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像是解脱了一般:“刘浪,也许我上辈子就欠了你们刘家的,这辈子是来还债的了。我知道,我死不足惜。可是,如今我死了,也许我还能在阴间找到刘方。呵呵,没有什么好伤心的,这本就是我的宿命……”

    照月似乎在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挣扎着将嘴凑到刘浪的耳边,低声说道:“刘浪,你不简单,但一定要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

    刘浪一怔,不明白照月为何突然冒出这句话来,连忙又晃动了两下,大声喊道:“照月,你说什么?你、你什么意思?”

    可是,照月将头一歪,身体竟然慢慢缩小,化成了一只通体洁白的白狐。

    白狐的胸口一滩黑血,躺在刘浪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哈哈,哈哈,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张狂的笑声再次响了起来,在刘浪十步远的地方,一个粗壮的黑影慢慢浮现了出来。

    刘浪抬头一看,顿时面色大变,将照月的尸体缓缓放在了地上,冷声道:“果然是你!”

    黑影正是那个粗犷的大汉,一顿饭将一桌子菜全吃光的黑狐胡老三。

    看着胡老三的模样,根本不像是受了伤,而且精神看起来很好,甚至给人的压迫感比之前要强上很多。

    朱涯看到胡老三之后,一眼就看了出来,冷声问道:“妖精?”

    刘浪冲着朱涯轻轻点了点头,缓声道:“五尾黑狐,胡老三。”

    “五尾?咝……”

    朱涯震惊的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根本没料到竟然在这里又碰到了一只五尾狐。

    照月因为受伤过重,又受了欧阳清织的蟠桃禁制,毫无防备之下被胡老三一击杀死。

    可是,眼前的胡老三本就是以修为著称,虽然跟照月同为五尾,但肯定会高出照月不止一个档次。

    欧阳清织虽然身负禁制,可身上的法术完全丧失,此时只有刘浪跟朱涯两人才能对付胡老三。

    虽然刘浪相信自己跟朱涯联合起来,对付六尾狐妖可能也可以,但是,对付眼前的胡老三,刘浪却莫名感觉不会那么轻松。

    “猪牙,准备好了吗?”

    刘浪突然想起了当初跟朱涯一起合力对抗尸胎婴煞时的情景。

    那时的刘浪刚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鬼怪,可自己真正面对之后,才知道鬼怪其实并不比人少。

    鬼怪活在不一样的世界中,可是,却越来越多的跟人类的世界重合。

    这让刘浪感觉越来越糟糕。

    有时候刘浪睡不着觉都会瞎琢磨,如果阴阳间的缝隙真的裂开,会不会鬼怪就会跟人生活在一起?

    到时候人鬼不分,整个世界肯定会乱成一团。

    可是,想再多也没用,当务之急是怎么在胡老三面前脱身。

    刘浪看着胡老三,故作轻松的说道:“哟,胡老三?我还没去找你,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啧啧,你说说,是自己束手就擒啊,还是我把你的胳膊腿打断,再将你绑起来?”

    胡老三哈哈大笑道:“乳臭未干的小子,你还真拿自己当瓣蒜啊?哈哈,在现身之前我已经查探过了,上次跟你在一起的那个死道士根本不在这里。哼,我还真不相信你能弄出第二颗黑狐牙齿来。”

    胡老三肆意的笑着,眼神却不时在欧阳清织身上扫来扫去。

    刘浪察觉到了胡老三的猖狂,往左迈了一步,将欧阳清织挡在身后,对着胡老三冷声道:“胡老三,你还真以为老子对付不了你?哼,真是太天真了,你最好赶紧束手就擒,否则,老子还真想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

    说着,刘浪一瞥朱涯,笑嘻嘻的问道:“我的傀儡,你说对吧?”

    朱涯闻言脸色变了数变,却没有反驳,只是冷冷的说道:“先收拾了对方再吹牛皮吧。”

    “猪牙,你说什么?”

    刘浪一怔,没想到朱涯这张嘴还是如此犀利,虽然已好长时间没见了,可朱涯每一句话总能戳中刘浪的软肋。

    刘浪此时没心情跟朱涯算账,低哼哼了一声:“猪牙,你这家伙说话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没看有美女在一边吗?”

    朱涯看了一眼欧阳清织,冷笑着摇了摇头,叹气道:“哎……”

    这一声长叹息,比任何话语都更有杀伤力。

    如果不是大敌当前,刘浪恨不得将朱涯按倒在地,狠狠的抽他一顿。

    胡老三见自己被忽视,顿时大怒,嗷嗷叫着,直扑向刘浪。

    “好个小杂种,今天老子不但要抽你生魂,还要娶这个小红狐过门。嘎嘎,等我将这只小红狐的禁制之术完全吸收之后,我一定可以突破七尾,到时候……”

    胡老三突然不说话了,两只手立刻化成了两条黝黑的利爪,朝着刘浪的胸膛就抓了过来。

    刘浪大急,见胡老三真动手了,也不敢再怠慢,大声喝道:“猪牙,能不能担任起护花使者的重任,今天就看咱们兄弟俩的啦。”

    “护花使者?你是说自己吧?”

    朱涯根本不理睬刘浪,可手下却是没停,两脚瞬间扎实,挥起宝剑,一个箭步往前一冲,刷的朝着胡老三刺了过去。

    宝剑在朱涯手中像是杂耍一般,让人看起来不禁眼花缭乱。

    胡老三见一直没吭声的道士竟然突然出手,眼神中闪过一丝鄙夷,将手一摆,怒骂道:“臭道士,滚一边去!”

    利爪当啷一声正扣在了宝剑之上。

    宝剑立刻像是被磁铁吸住了一般,竟然完全动弹不得。

    朱涯脸色一变,口中念念有词,忽然将两指压在宝剑之上,大声喝道:“急急如律令!”

    宝剑忽然发出一声嗡鸣,急剧的震动了两下,竟然生生将胡老三的利爪弹开了。

    胡老三面色一变,轻咦了一声,立刻放弃了刘浪,另一只手一屈,再次朝着朱涯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