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92章 震山木的威力

    对于震山木,刘浪虽然听闻过,可从来没有见过。

    只见胡老三的手里拿着一根半米多长的烟袋杆子。

    那条烟袋杆子通体黝黑,在胡老三扯断尾巴之时,鲜血竟然丝毫不沾,全部从烟袋杆子上滚落而下。

    胡老三狞笑着盯着刘浪跟朱涯,将震山木高高举过头顶,哈哈大笑道:“小兔崽子,你们太让我吃惊了,我胡老三活了好几百年,没想到竟然逼我使出这个东西!哈哈,哈哈,你们就算是死了,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胡老三说着,忽然间将手一挥。

    呼……

    一阵疾风凭空而起,吹起了地上的落叶,直扑刘浪几人的脸颊。

    就连胡老三胸前那个鬼字都开始慢慢消散。

    刘浪明显能感觉出震山木上发出的压迫感。

    刘浪第一次真正见到震山木,好奇却远远大于惊恐。

    “清织,这难道就是胡三太奶的那根烟袋杆子?”

    刘浪问了一句。

    欧阳清织也面露惊恐之色,轻轻点了点头道:“不错,传说这烟袋杆子是从一根神木上弄下来的,不知怎么就到了胡三太奶的手里。后来胡三太奶将它做成了烟袋杆子,一直带在身上,从来没有离开过。”

    欧阳清织边解释着,不自觉的靠近了刘浪,似乎极为惧怕那个烟袋杆子。

    胡老三周身的尾巴此时全部张开,而那条断尾正被他抓在手里,鲜血淋淋。

    胡老三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像是刻意表演一般,将那条断尾接到断裂处,然后拿起烟袋杆子轻轻一敲。

    烟袋杆子发出呲的一声响,竟然生起了一团白雾状的东西。

    那团白雾绕着断尾处不断环绕。

    不一会儿工夫,那条断尾竟然看不到半点伤痕了,像是从来没有断过一般。

    刘浪惊得瞪大了眼睛,贪婪的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暗道:这东西太好使了,如果我有这东西,啥都不用怕了啊。

    朱涯满脸震惊的表情也凝固在了脸上,似乎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有如此神奇的东西。

    “清织,这、这东西不会真是神木做的吧?”

    刘浪始终还有些难以相信。

    欧阳清织白了刘浪一眼,心说:难道自己刚才说得都是废话?

    可是,看着胡老三得意的晃动着手中的震山木,欧阳清织还是将话咽了回去,不无担心的提醒道:“刘浪,这东西的真正威力我也没有见识过,一定要多加小心啊。”

    刘浪当然知道要加倍小心了,可是,此时更想着怎么把震山木搞到手了。

    虽然那只是一条大烟袋杆子,如果自己用起来会不伦不类,可有了这东西,绝于可以称霸一方。

    妈的,好东西当然要抢过来。

    刘浪刚有这种想法,朱涯却是大叫一声:“妖精,吃我一剑!”

    话落剑起,朱涯捡起宝剑再次扑了上去。

    刘浪一看大急,大叫道:“猪牙,小心!”

    “砰!”

    一声闷响。

    只见胡老三将烟袋杆子轻轻的往外一摆,看似只是跟朱涯碰了一下。

    可是,朱涯的身体直接倒飞而起,直直的撞到了十几米后的一棵树上。

    更让刘浪惊骇的是,那棵足有腰粗般的大树,直接被朱涯撞断了。

    朱涯嘴中全是鲜血,挣扎了两下竟然没有爬起来。

    “刘、刘浪,跑!”

    朱涯大声喊了一句,脑袋一歪,扑通一声晕死了过去。

    刘浪目瞪口呆,看着不省人事的朱涯,连忙催促欧阳清织道:“快,快去看看我兄弟有没有事,我先拖住这只臭狐狸。”

    如果朱涯真被胡老三打死了,那刘浪就算拼了命肯定也会将胡老三给干死的。

    可是,如果朱涯没事,只是重伤,那就必须想办法逃走。

    震山木太厉害了,厉害的让人心生寒意。

    欧阳清织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而是转身跑到了朱涯的身边,弯腰检查了一番。

    胡老三洋洋得意的盯着刘浪,似乎已将刘浪当成一个死人了。

    “哈哈,小子,你好喜欢多管闲事啊!你一个人类竟然敢掺和我们狐仙家族的事,我看你就是找死!”

    胡老三并没有急于上前,而是一步步朝着刘浪走,摇着头说道:“小子,自从我偷来震山木之后,我就怕被胡三太奶发现,今天也是我第一次用。你可真是有本事啊,竟然逼我使出了震山木。”

    胡老三的表情玩味多于恐吓,似乎在等着刘浪跪地求饶。

    刘浪冷冷的盯着胡老三,不知不觉竟然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微风一吹,让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

    就凭刚才震山木那一击,刘浪清楚的知道,就算自己用尽全力上前,也不是震山木的对手。

    如今只有拖延时间,看能不能找到逃跑的机会。

    刘浪感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逃跑过了。

    可今天显然是个特殊情况。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少。

    “胡老三,你抽人生魂,竟然勾结马小帅残害生命。哼,你以为手里有震山木我就会怕吗?你太天真了,老子今天就是专门来收拾你的!”

    刘浪心中虽然惊惧不已,可依旧梗着脖子,面不改色的叫道。

    “嘿嘿,好小子啊,那我今天就给你来个痛快的!”

    说着,胡老三猛然间举起震山木,朝着刘浪的就砸了过来。

    正在此时,朱涯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欧阳清织更是大惊失色:“胡老三,放了他们,我跟你走!”

    胡老三的震山木立刻停在了半空中,似乎根本没将刘浪放在眼里,歪着脑袋看着欧阳清织:“你自愿跟我回去?”

    欧阳清织重重点了点头道:“只要你放了他们,我自愿跟你回去,并将我的狐尾全部给你,将禁制之术全部给你!”

    欧阳清织将朱涯扶了起来。

    刘浪正想迎击,回头一看朱涯还没死,心下一缓,冲着欧阳清织喊道:“清织,带着我兄弟离开!”

    “不,刘浪,你打不过震山木的,我不想你白白送死。”

    欧阳清织哭着喊了起来。

    “哟哟哟,还真是感人呢。哼,小子,既然你想尝尝震山木的厉害,那今天我胡老三就送你一程。”

    说着,胡老三再次举起震山木,狂声笑道:“小红狐,你太天真了。哈哈,我胡老三今天不但要将这两个小崽子全杀了,而且还要将你带回去,哈哈,你想跟我提条件?简直是做梦!”

    “呼……”

    疾风飞旋,震山木朝着刘浪的脑袋就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