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97章 人妖殊途终同归

    欧阳清织一直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整个过程中低着头,对胡三太奶的所有举动都一脸的木然,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可是,欧阳清织一看到胡三太奶将震山木放在了自己面前,顿时大惊:“太奶,这、这是……”

    胡三太奶微微一笑,道:“清织,你先接着,有些话我要跟刘浪说清楚,你也在一旁听着。”

    欧阳清织稍一犹豫,可还是伸出手来,恭恭敬敬的接在了手里。

    刘浪正惊异于胡三太奶的举动,突然见朱涯站直了身子。

    朱涯太过耿直,虽然话不多,被人称为冷公子,可此时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冲着胡三太奶连连磕了三个头,朗声道:“谢太奶疗伤之恩!”

    刘浪被朱涯的举动搞得一愣一愣的,茫然的盯着胡三太奶。

    胡三太奶脸上始终挂着不惊不澜的表情,然后对刘浪说道:“老同学,想不想听故事啊?”

    刘浪点头:“老同学,我特想听故事。”

    刘浪此时知道,胡三太奶肯定有什么事要告诉自己。

    胡三太奶看了一眼已经一片狼籍的周围,幽幽的说道:“其实,震山木最厉害的功效并非是伤敌,而是疗伤。”

    胡三太奶不紧不慢的讲着故事。

    可在刘浪看来,胡三太奶似乎像是在说临终遗言。

    刘浪听得很仔细,每一句话都听到了耳朵里。

    胡三太奶说,自己可能随时就要离开这个世界,去更高一级的世界。

    刘浪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更高一级的世界,或者说,刘浪根本不在乎这些。

    胡三太奶告诉刘浪,当狐妖修炼到七尾之上后,再进一步,就是另一番天地。

    那一步一旦迈出去,就要随时做好遭受天劫的准备。

    天劫,刘浪有些懵懂。

    胡三太奶说,正因为有天劫的存在,但凡修炼成七尾之后,就不被允许过多参与人世间的事,就算与任何人有瓜葛都不行。

    十几年之前,胡三太奶为了磨砺自己的心性,便化成了人的模样,不动法术,不修边幅,想好好体验一番人生,准备着应对自己的天劫。

    可是,在数月之前,胡三太奶突然发现了一个让她不得不管的事情。

    有人想铲除狐仙家族。

    刘浪想起了沈菊花突然告别,可没有吭声,只是轻轻的听着。

    胡三太奶继续说道:“天机不可泄露,有些事情虽然我知道,但却不能说,这一次也许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胡三太奶语气很真诚:“刘浪,我在人间的岁月已到了尽头,我只希望你能帮助我们狐仙家族度过难关。”

    刘浪不解:“什么难关?”

    胡三太奶笑而不答,却是说道:“我不是以一个狐仙长辈的身份来求你,而是以老同学的身份来请求你的。”

    刘浪突然不知该如何拒绝,只得点头道:“好!”

    胡三太奶又叮嘱道:“刘浪,你的麒麟鞭一定要善加利用,千万不能过分依赖。”

    刘浪一怔:“你知道?”

    胡三太奶又是笑而不答:“刘浪,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希望你能遵守你的诺言,帮我们狐仙家族度过难关。”

    刘浪顿时愣住了,你什么都还没讲清楚,让我怎么帮忙?

    可是,还没等刘浪继续追问,胡三太奶忽然一把抓住欧阳清织,一闪身,眼睁睁在刘浪面前消失不见了。

    刘浪顿时惊呆了,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大声叫道:“胡三太奶,清织……”

    空气中传来了胡三太奶的声音:“刘浪,我们狐仙家族的领地恕我暂时不能带你进来,我有很多事情要交待清织,过段时间她自会去找你。”

    “……”

    刘浪彻底无语了,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刚刚跟欧阳清织重逢没多久,又被带走了。

    茫茫密林,根本不知道何处去寻,甚至有胡三太奶那般人物存在,就算找破了头,恐怕也找不到蛛丝马迹。

    胡三太奶的话像是一团团乱麻一般缠在了刘浪的心头。

    刘浪兴奋,但却更沮丧。

    刘浪耷拉着脑袋,抬起头怔怔的看着天空,树影跳动。

    “胡三太奶,我怎么才能帮助狐仙家族度过难关?”

    没有人再回答,胡三太奶跟欧阳清织突然消失了,而且消失的很彻底。

    朱涯慢慢走到刘浪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刘浪的肩膀:“回去吧,胡三太奶应该不会再属于我们这里了。”

    刘浪一愣:“猪牙,你知道胡三太奶说的是什么意思?”

    朱涯点头道:“妖有妖道,人有人途,可是大道之始万变不离其宗。”

    “猪牙,你不要跟我拽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的意思很简单,胡三太奶应该快要成仙了。”

    “啊?成仙?”

    朱涯耐心的解释道:“以前我只听闻过道门中曾经有人羽化成仙过,最为经典的当属武当的张三丰。可是,那只是传言,我从来没有见过,而且在收到你百里听的传信之前,我也一只怀疑成仙的真实性。可如今看到胡三太奶,我知道,这一切原来是真实存在的。”

    刘浪很郁闷,怔怔的盯着朱涯,颇有种无语的感觉:“猪牙,你很多愁善感吗?”

    朱涯没有理会刘浪的讥讽,继续说道:“人与妖修仙都是殊途同归,都要经历天劫,一旦成功,就会羽化,再也没有了人与妖之分。”

    “难道胡三太奶真的快成神仙了?”

    “应该差不多,她不敢说太多,甚至不敢管太多,就是怕抗不住天劫。而听她话中的意思,似乎如今狐仙家族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灾难,可她却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难道神仙也会无能为力?”

    刘浪喃喃的说着,看着天空中两只鸟儿啼叫着飞过,忽然间转过身,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刘浪,去哪儿?”

    “回燕京。”

    “你不再找你的欧阳清织了?”

    “不找了,人各有命。既然有天道存在,我只要守住本心,做好自己就行了。”

    朱涯急跑两步,跟在刘浪的身边,犹豫了好大一会儿,才低声说道:“刘浪,你怕吗?”

    刘浪一怔,看了朱涯一眼,哈哈大笑道:“天地之间,任我逍遥,我有什么好怕的?”

    朱涯闻言,忽然感觉这句话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禁心有所动,喃喃自语道:“任我逍遥?任逍遥?师叔,你、你真的还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