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98章 好基友

    秋意正浓,落叶纷飞。

    茂密的东北老林之中,一道身影飞速在树与树之间腾跃,一会儿像是一只展翅高飞的小鸟,一会儿又像是迅即奔跑的猎豹。

    在那个身影的后面,还有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身影紧紧追随。

    “刘浪,你慢点儿。”

    朱涯大声喊着。

    刘浪稍微一停,回头看了朱涯一眼,问道:“猪牙,你怎么搞的,去了趟蓬莱怎么速度变得这么慢了?”

    朱涯张了张嘴,本想说不是我速度变慢了,而是你他娘变得太快了。

    可朱涯啥都没说,跑到刘浪的身边,脸色再次恢复了冰冷:“刘浪,你真的要离开?”

    刘浪轻轻叹了一口气,咧嘴一笑:“猪牙,今天你的问题很多嘛,不像你啊。”

    朱涯没有理会刘浪的语气,正色道:“难道你真的不担心欧阳清织?”

    刘浪摇头道:“有胡三太奶在,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突然感觉自己命中注定孤独,这样很好,哈哈,这样很好。”

    刘浪不知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笑得很开心,仰头大叫道:“从今天开始,老子要活得洒脱一点儿,来,要不要比试比试?”

    刘浪将手一伸,歪着脑袋挑衅般看着朱涯。

    朱涯见识过刘浪的身手,早已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此时被刘浪的情绪感染,也哈哈一笑,喊道:“好,好久没有见识一下你的真本事了,今天,我们就来试试!”

    说着,朱涯将道袍往腰间一束,左手成拳,朝着刘浪的面门就砸了下去。

    刘浪也不在意,轻轻一躲,一个侧身,双脚回旋,迅速绕到了朱涯的身后,抬脚朝着朱涯的后心踢了下去。

    朱涯感觉到身后疾风传来,也不敢怠慢,猛然间一个急跳,身体腾飞而起,两只拳头直上而下,正朝着刘浪砸了下来。

    刘浪连忙伸出双掌,一把接住朱涯的拳头,大声笑道:“好个猪牙,今天让我用巫术来试试你的道术!”

    刘浪将手腕一抖,朱涯的身体跟着转了一个圈,立刻双脚着地,落在了三米开外。

    几个照面之下,俩人虽然看似只是普通过招,竟然已是微汗淋淋。

    朱涯眼见刘浪就要抽出无邪鞭,连忙一摆手,急道:“刘浪,不能动兵器,你那小鞭子太邪性,我们还是赤手空拳玩玩吧。”

    刘浪哈哈大笑了两声,朗声道:“好,那今天让你见试一下我的巫蛊之术。”

    说着,刘浪一扬手,只见一道黑线嗖的一下奔着朱涯疾飞而去。

    朱涯微微一笑,一侧身,挑起一块石头,朝着那道黑线迎面击了下去。

    噗!

    砰!

    碎石散开,化成了无数的小沙子,朝着四面八方炸裂开来。

    可是,一颗小沙粒却是在朱涯根本没有留意的情况下,噗的一声正击中了朱涯的左手中指。

    朱涯眉头微微一皱,低头一口咬破了自己手指,冷声道:“好啊,好你个刘浪,竟然将巫蛊之术用到了如此出神入画的境地。呸!”

    朱涯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那口唾沫中沾着血丝,竟然有一条比蚂蚁稍微大一点儿的小虫子,轻轻翻动了两下,不一会儿就干瘪而死了。

    刘浪一个箭步冲上前去,重重拍了拍朱涯的肩膀,兴奋的笑道:“猪牙,你行啊,我刚才随意弄了一只小蛊虫竟然都被你发现了,嘿嘿,茅山第一冷公子果然名不虚传呢。”

    朱涯也不气恼,伸出拳头捶了刘浪的胸膛一下:“好你个刘浪,还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这才几天不见面,你竟然从一个见了鬼都吓得直打哆嗦的小子,成了巫术高手了呢。”

    刘浪连连摇头,嬉笑道:“猪牙,你是明门正宗,我可是歪门邪道呢。”

    刘浪正说着,忽然将脸一沉,玩味般问道:“不过,你一个名门正宗的大弟子,跟我这个邪道巫人混在一起,会不会丢了名分啊?”

    朱涯嗤之以鼻:“哼,心正刚术正,心不正,就算是神仙又能如何?”

    “哈哈,哈哈,好个猪牙!”

    两人一边切磋着,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东北老林的边缘地带。

    太阳已慢慢西下,夜色也渐渐笼罩。

    刘浪二人正说着,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灯火通明,看起来好不热闹。

    刘浪跟朱涯虽然性感迥异,而且说不两句就会相互讥讽,但却不知为何,俩人在一起总会配合的非常默契,完全不用掩饰自己。

    说来也是奇怪,刘浪感觉,在朱涯的面前可以身心都无比的放松。

    刘浪和朱涯一起时,就是一个感觉,舒坦,想说啥说啥,想骂啥骂啥。

    无论刘浪说什么,朱涯也不生气,偶尔蹦出一句话来,指定会噎得刘浪半天喘不过气来。

    刘浪跟朱涯打得正爽,忽然看到前面有灯光,不禁贼兮兮的问道:“猪牙,你说前面会不会是妖精开会啊?”

    “哼,你长脑子想想,这里都是老林的边缘了,怎么可能还会有妖精?”

    刘浪登时白着脸低声骂道:“猪牙,就你有脑子!”

    朱涯也不理睬刘浪,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忽然说道:“咦,好像人还不少呢?”

    刘浪一听,连忙抬头仔细看了看,连声说道:“哼哼,就你看得出来,我早就看出来了,肯定是一帮人在野营呢。”

    “野营个屁,明明是在拍电影。”

    “啥?你、你说啥?”

    刘浪一怔,连忙急走了两步,窜到了离光亮处不远的一棵大树上,朝下一看。

    嘿嘿,还真是呢,在一片方圆一百米左右的小地方搭着好几个帐篷,架着两台摄像机,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小道具。

    圈子中间一个穿着古装的女子手里正拿着一只宝剑,身后挂着吊威亚,指着面前的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背着一个竹篓,脸上挂着汗水,却是一副书生的打扮。

    “嘿,怎么样,是在拍电影吧?”

    朱涯不知何时凑到了刘浪的身后,轻轻拍了刘浪的肩膀一下。

    刘浪吓了一跳,猛然间一愣神,鼻子一抽,正想讥讽两句,忽然感觉有什么不动劲。

    “猪牙,这里好像有鬼呢。”

    “切,刘浪,你又……”

    朱涯话刚说了一半,忽然止住声音,立刻从怀里掏出了一瓶东西,朝着自己的眼睛上涂抹了两下